星洲日报,活力副刊,特约专栏,谢建裕

新专栏登场:打鼻鼾,很普通吧?

这已是第三次的复诊了,如意料之中,他还是和以往一样“大摇大摆”的走进我的诊室。
小民的妈妈如犯错的小孩一般,一见到我立即辩护说:“我已经尽量控制他的食量了,但不知怎么他的体重就是下不来。

小民今年才6岁,但是站在他妈妈身边的时候,他就像一个小巨人。圆润的脸加上胖乎乎一节节的手臂,他就像是米其林轮胎宝宝似的。护士递来他的身高体重报告,我说:“小民,你的体重就要超越叔叔了。”妈妈无奈的苦笑。

一年前,小儿专科的同事介绍小民给我的时候,主要是他的睡眠受影响和严重的打鼾。小民不止打鼾,妈妈还不时留意到他睡眠时停止呼吸的现象。

这停止呼吸的情况维持10秒左右,严重时长达20秒。

妈妈明确的留意到这一点,因为嘈杂的鼾睡声顿时停止了下来。这周期性的打鼾和停止呼吸在整个晚上的睡眠不断的重复。与此同时,幼儿园老师也开始留意到小民的学习缓慢,注意力薄弱,甚至在上课时昏昏欲睡。小儿科医生诊断他为病态肥胖,并在验血报告出炉后,排除了内分泌失调的可能性。他的肥胖主要是高能量食物的过度摄取和缺乏运动所致。

在耳鼻喉科的角度来看,病态肥胖与阻塞性睡眠窒息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是息息相关的。初步的鼻喉内镜检测,小民的上呼吸道出现狭窄的现象,主要是扁桃腺肥大和咽喉壁增厚。这种情况发生在肥胖人士是很普遍的。

身上多余的脂肪淀积在咽喉肌肉之中,造成咽喉组织变厚。相对的,呼吸道自然就变窄了。

在清醒的时候,大脑能不知觉的控制咽喉肌肉的收缩,倘开呼吸管道。然而,在熟睡时,咽喉组织就会不知不觉的放松。软腭、舌底、扁桃腺会往内下榻,严重地阻挡呼吸功能。这就是造成嘈杂的打鼾和阻塞性睡眠窒息的原因。

医生,睡觉打呼很普通吧?没错,打鼾很平常,但如果加上白昼酣睡,间歇性睡眠呼吸困扰,那可是不容忽视的状况了。小民这样的档案在我国为数不少,尤其是我们的食物多为高脂,肥胖人口指数在东南亚可是数一数二的。因此,阻塞性睡眠窒息症案例也节节攀升。

然而,国人对阻塞性睡眠窒息症还不够瞭解,以为肥胖的人打鼾是正常不过的,以致寻医的患者少之又少。

周期性的呼吸中断不止影响睡眠,也导致血液氧气降低,造成头脑,心肺长期缺氧。短期内,患者精神不佳,常疲惫,学习和工作表现下降。长期,它则会造成患者提早患上心血管疾病,心脏肿大与衰竭,高血压和中风。翻了小儿科的复诊病历,小民的心脏测验还属正常。可是,如果等到后遗症病发时才治疗,可是为时已晚了。

“小民妈妈,上次和您提到的扁桃腺切除手术,你们同意了吗?切除了肥大的扁桃腺,他的睡眠素质肯定的将大大改善,可是手术,饮食控制和多运动是同步进行的,手术后,我们还得跟进他的睡眠呼吸情况。”

从小民妈妈难堪的表情中,我知道,为了“打鼾” 而去进行手术,在大众眼中还是不合常理的,尤其他还是个小孩。

谢建裕
谢建裕(Dr. Sia Kian Joo),马来亚大学医药中心耳鼻喉科专科医生兼医学院讲师,於美国加州斯坦福大学医院专研人工耳蜗和听神经瘤手术。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特约专栏:谢建裕 ‧ 2017.10.13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