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管期 行房蜜月期?未必!疫情压力增  房事更不顺

医句话:
大多数人因疫情被困家中,看似十分空闲,但这未必只会令行房次数增加。即便无事可做,大多人仍得烦恼经济来源,心情不一定愉悦,再加上夫妻长时间相处所产生的沟通问题,都会令行房欲望减低,一些男性更可能因心理压力而“提不起劲”或表现不佳。

 

明年迎婴儿潮 有待揭晓

“由于大部分夫妻行动管制令期间都待在一起,国家人口及发展局(LPPKN)预料明年1月出生的婴儿人数或会大幅增加。不过,在这3个月中男女之间是否因长时间相处令房事次数增加,并没有实际的统计数据。明年究竟会不会迎来‘婴儿潮’,还有待揭晓。

在我看来,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因为促使行房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双方‘得空’了,环境、情绪、压力等多种因素也会影响性欲。当一个人持续感到压力或焦躁不安,可能会降低性欲;这些心理因素也会造成勃起功能障碍(也称‘阳痿’,erectile dysfunction)或早发性射精(也称‘早泄’,premature ejaculation)等问题,导致房事不顺。

由于没人能够给出这期间夫妻行房次数的具体数据,所以房事次数因为疫情而引发的担忧、生活压力、经济烦恼和行动被限制等原因有所减少,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这段时间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有两名二十余岁和三十余岁的男性前来求诊。我觉得十分奇怪,因为年轻人甚少前来挂诊房事问题。一般阳痿或和早泄成因与年龄增长、身体健康问题如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有关,而这类慢性疾病在年轻人身上的病发率较低。


有“闲”未必有“性”趣
因此,他们可能是因为疫情所带来的压力与情侣之间沟通问题,而产生了性方面障碍困扰。这并不难以理解,虽然人人看似空闲,但未必都心情愉悦或情绪高昂,毕竟生活节奏被打乱,还得烦恼诸多问题。同时,由于无法出门的缘故,一些人可能面临相似状况,所以没有将房事问题带到医生面前讨论。

阳痿和早泄都是男性中常见的性功能障碍问题,一般根据病史或患者所阐述的症状诊断。临床上也有一些相关的辅助检查,譬如身体检查、血液检查(检测男性荷尔蒙如睾酮素等)、尿液检查(了解是否有泌尿类或前列腺疾病等)。医学上也有阴茎海绵体造影(cavernosography)等仪器,不过很少会出现需要使用的情况。

在治疗上我们需从成因下手,譬如糖尿病者需控制好血糖、烟民则需戒烟,压力所致的话则需要从调整生活节奏、纾解压力方面着手。若仍不见起色,患者可进行口服药物治疗,这也是目前的一线治疗方案,即有效又普遍安全,就算处于过渡期也可暂时服用,待其他问题解决了,症状有所缓解,便不需再依靠药物。

至于阳痿或早泄是否能根治,这需视其成因,像是压力等因素当然能解决;若是心脏病、糖尿病或血压高等疾病,本身便无法根治,因此需要控制好病情,再加上药物辅助,才能缓解症状。


 

20200711_DrOng
王展翼教授(Ong Teng Aik)
马大医药中心泌尿外科顾问



他达拉非17.5小时最持久

临床上治疗或缓解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一线治疗药物是五型磷酸二酯酶(PDE5)抑制剂,譬如他达拉非(tadalafil)便是其中一种,主要的功效是放松肌肉和促进血液循环。

当男性受到性刺激时,体内产生的一氧化氮(nitric oxide)能够激活化学物质反应,导致cGMP水平增加。阴茎的勃起需要血液流入,cGMP是当中主要化学讯号,能够使血管扩张,但它可以很快地被体内PDE5代谢掉。PDE5是一种酶(enzyme),而他达拉非能够起到抑制PDE5的作用,从而提高cGMP的浓度,使肌肉放松和血液流入,达到继续勃起的效果。

每一种PDE5抑制剂的半衰期不同,有些为5或7小时,而他达拉非则是最长的,为17.5小时,通常服下后半小时便会起作用。药物半衰期是指药物的浓度经过代谢后,降低到初始浓度之一半所消耗的时间,意味着药物在这段时间内能够发挥药效。

服壮阳药不会成瘾
需要注意的是,许多人会误解服药后,男性会长久的勃起,事实上并非如此。只有在受到适当的性刺激情况,加上交感神经的作用,才会令阴茎勃起。所以千万不要以为在药效发作时,男性会一直处于勃起状态。

此外,许多人也担心长期服用壮阳药会否上瘾?最简单的答案是:不会,只有毒品才会让人上瘾。若他达拉非会令人上瘾,国家药物管理局等也不会批准售卖。众所周知PDE5抑制剂原是为了治疗高血压而研发的,只是发现效果不理想,反而对治疗阳痿等作用较大。好比高血压患者服药一样,我们不曾听说吃降压药上瘾的例子。

因此,只要遵照医生指示和按照建议服用,PDE5抑制剂是非常安全有效的药物。他达拉非在2003年获批上市,至今已有17年用药历史了,临床纪录也很多。基本上当一种药物已存在10年并仍被使用,大多还是比较安全的,因此患者不必过于担心。


性爱戴安全套 比戴口罩更重要

早前一则关于‘哈佛大学人员建议发生性行为时戴口罩,以减少病毒传播风险’的报道引起许多人的关注,我特意查证了一番,发现确有此事,连纽约市卫生局的防疫宣导指南中,也鼓励成人在享受性生活的同时戴口罩以兼顾安全。

究竟在房事中戴口罩究竟是不是多此一举呢?理论上确能降低风险,因为双方在此时都不可能维持1米的社交距离。不过,这项建议其实是针对特定情况的,而且我认为戴安全套比戴口罩更为重要。

这份指南提及,若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皆已隔离14天且无症状,进行性行为时便无需戴口罩;若是不清楚对方有无隔离14天、是否为病毒带原者,尤其是陌生人的话,便会有传染风险,在这种情况下不鼓励发生性关系,若仍坚持最好戴上口罩。


美国对“性”开放  指南未必适大马
其实大马与美国不同,这些指南建议并不100%适用,美国的性开放程度比较高,所以会针对民众提出安全建议。此外,美国群体感染的案例很多,可能被感染的几率较大;本地则不同,我们的社区感染病例很少,这几周的确诊病例也包括境外输入,本地传染病例也以非大马公民居多。

至于没有固定性伴侣者想要与他人进行性行为,我的建议是自我评估对方的传播风险。就好像我们进出商店时所需要填写的体温、有无咳嗽或发烧等症状和14天内有没有出国等,以此为依据和判断,若如果对方出现症状,就应该避免发生性关系。


房事压力2问:精液存病毒 未必具传染力

问1:有研究人员在COVID-19患者精液中发现病毒,这是否表示COVID-19病毒会通过性行为传播呢?
答:大多数患者仍是经由呼吸道传播被传染,仍然没有直接证据显示该病毒可以通过性行为或精液传播。目前有数研究让确诊患者自愿捐精检测,发现仅26%至30%患者的精液中含有病毒。不过,精液中的COVID-19病毒是否具有传染力仍未知。虽然病毒检测呈阳性,但病毒有可能已经“死了”,结果为“假阳性”。此外,COVID-19病毒需要结合ACE2受体才能进入人体。ACE2受体广泛存在肺部细胞,至于在阴道存在的数量多不多,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其实比起精液传播,人们通过呼吸道传染的几率更高。此外,近距离接触如接吻等,也可传染COVID-19病毒。

问2:大众可以自行到药剂行购买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吗?
答:不行。购买PDE5抑制剂需要医生处方,不能随意购买。除了担心随意用药出事,PDE5抑制剂也并非合适所有人服用,譬如有过敏反应、曾中风或有服用硝酸盐(nitrates)药物的心脏病患,应避免使用PDE5抑制剂。此外,患者也不能在同一天内服用PDE5抑制剂超过1次。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0.07.11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