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者骨折进院丢命 压倒最后一根稻草  往往是肺炎

医句话:
根据研究,侵袭性肺炎球菌病(Invasive Pneumococcal Disease,IPD)的死亡率介于20%至50%,相比心肌梗塞12%来得更高,而人到了65岁则是年龄的一个分水岭,此时的长者由于体能退化,恰恰就是肺炎高风险群,再来长者容易因症状不明而延误就医,往往等到发现时已错过了治疗时机,因此唯有采取防范于未然措施,如接种疫苗才能让长者在健康老化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在人与肺炎的这场战役中,尤其是与细菌性肺炎(bacterial pneumonia)的对抗,有赖于医学技术的进步,对于较轻微的情况或患者年龄低于65岁,抗生素为主要治疗,但由于肺炎链球菌有多重抗药性,其抗药性比率也不断增加,因此若患者感染的菌株具有抗药性,将会加重治疗的进展。

早在20年前针对肺炎链球菌抗药性菌株的疫苗已出现,至今已发展出多糖体(polysaccharide)及结合型(conjugate)等,而这些年来科学研究已证实,通过接种疫苗可降低肺炎症状及并发症,同时也可控制细菌产生抗药性,对于肺炎高风险群的长者可说是迟来的福音。

当一个人感染肺炎后期症状持续恶化,将会引发一连串的并发症,包括呼吸困难及多重器官衰竭等,严重的话会有生命危险,而就算没有致命急症,患者的身体状况也无法回到患病前,不仅影响了生活素质,亦容易再度出现肺炎症状,后遗症颇多且影响深远,因此接种疫苗就有其必要了。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肺炎链球菌是一种革兰氏阳性的链球菌,至今已发现了近百种血清型,但只有部分具感染风险,而通过接种疫苗对抗最常见的致病菌株已被视为有效减少感染,目前3种针对性的疫苗,其中两种疫苗分别为肺炎链球菌23价多糖体疫苗(Pneumococcal Polysaccharide Vaccine,PPSV 23)以及肺炎链球菌13价结合疫苗(Pneumococcal Conjugate Vaccine,PCV 13),两者的差别是其保护的血清型、适合年龄及施打时程的不同,所起到的保护亦有60%至70%。


PCV 13及PPSV 23  防御率达70%
以PPSV 23为例,它含23种血清型别,包括1、2、3、4、5、6B、7F、8、9N、9V、10A、11A、12F、14、15B、17F、18C、19A、19F、20、22F、23F、33F;至于PCV 13,则含有13种血清型别,包括1、3、4、5、6A、6B、7F、9V、14、18C、19A、19F和23F型,这两种疫苗已涵盖60%至70%具感染风险的血清型,换言之就是可减少60%因侵袭性肺炎球菌病造成伤害包括死亡,说肺炎链球菌疫苗是每个人一辈子中最重要的疫苗也不为过。

其实最初疫苗是用于给儿童接种,确实起到减少了肺炎病例,但之后当地的研究人员意外发现,在儿童接种减少病例之余,当地的长者感染侵袭性肺炎球菌病的病例也出现了降幅,即达到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效果,于是也依据这项研究给长者接种疫苗,从而让疫苗发挥更佳效果。

根据研究,以前PCV 13是给儿童接种,这些年来的科学研究,已发展至给成年包括65岁后的长者注射;至于PPSV 23则需接种两次,分别在65岁前以及65岁后(即在55岁接种一剂,65岁后再接种一剂),通常接种一剂可维持5至7年效益。

至于免疫系统较差及抵抗力较逊色的人士,如果在经济能力许可之下,我会建议分别接种PPSV 23以及PCV 13,必须在相隔一年接种才能让疫苗发挥效果。

以PPSV 23而言,在私人医院每次接种的价格是100令吉左右,至于PCV 13的价格则是300令吉左右,但是倘若经济能力不许可,仅接种PPSV 23亦可。

其实,从12月1日开始,肺炎链球菌疫苗已被纳入国家免疫接种计划(NIP)中,所有在今年出世的大马籍儿童,都有资格享有接种福利。至于长者,据我所知,目前在一些政府医院的做法是,如果有获得些许拨款将会购入疫苗,并为高风险群接种,但也仅限于那些经医生评估后,如免疫力低落、癌症及爱滋病的患者才有望获得免费接种,一般民众仍须自费。


 

20201129_DrWong.
黄德威医生(Wong Teck Wee)
马来西亚健康老化学会(MHAS)主席
心脏内科顾问




致死率比心脏病高

这是一个我们必须互相照顾(kita jaga kita)的时代,所以我认为每个人也必须扛起照顾自己健康的责任,不管面对的是COVID-19抑或肺炎链球菌等,必须学习如何在生活中预防及避免感染,这样才能发挥出互相照顾的效果。
以下为我所列出的预防措施:

1. 保持运动
不管到了哪个年纪都必须保持运动,以长者为例,在过去曾见过一些长者因骨折进院,之后就长期卧床,最后就是咽下最后一口气,但其实他的死因并非骨折的伤害,而是因为缺乏运动而导致肺活量大减,最后肺炎并发症而逝世。
因此我会建议一定要多做有氧运动,就算是接受手术后的患者,医护人员也会安排他们吹气袋,目的就是要帮助训练肺活量。

2. 饮食要均衡
要在这场人与细菌交战中获胜,就一定要确保身体有摄取到足够的营养,倘若一个人偏食,意味着他所摄取的营养必然不足,想要和细菌交战谈何容易,但若是摄取太多垃圾食物而造成体重超标亦不可取,这只会造成身体缺乏所需的高质量营养。

3. 接种疫苗
诚如我所提及的,肺炎链球菌的疫苗发展至今已20年了,这段期间也获得医学上的证明有效,尽管政府基于经费的缘故没有提倡65岁以前要接种,但如果是本着‘自己的健康自己顾’的观念,在健康意识醒觉的情况下去接种疫苗亦是对自己的健康负责任。
此外,至今没有证明指出肺炎链球菌疫苗有哪些副作用,但一般在注射后会有红肿及痛一两天则是正常情况。

4. 早发现早治疗
之前我在政府医院服务时,尽管当时尚未爆发COVID-19,但肺炎已是长者中最常见的死因,甚至比心血管疾病还要多;根据观察,很多长者在住家感染严重肺炎后,但因身体机能退化,误以为只是疲倦去休息一会儿,就这样病情在短短数小时内恶化而去世了,倘若他们可以及时被发现送院抢救,是可以有生还机会的,因此我也促请家有一老的年轻人务必要有肺炎这方面的常识,平时多关注家中长者,一旦发现他们的血压无故降低及心跳加速,尽快向医护人员求助。

以目前的医疗技术,验血、照X光及电脑断层扫描(CT Scan)是检验肺炎的三步骤,而电脑断层扫描最为精准,但由于有辐射及费用不菲,因此在一般政府医院通常是采取另外两类检验。


传播途径:呼吸 唾液 伤口

截至目前,医学界认为肺炎尤其是侵袭性肺炎球菌病的传播途径有3类,即通过近距离的呼吸、从唾液(包括醉酒人士在不清醒的情况,唾液流入肺部)以及伤口处。

前两者即呼吸及唾液是一般肺炎常见的传播途径,至于伤口处虽也是传播途径,但却鲜少人有提及,其中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长期卧床的长者,由于背部出现褥疮或压疮(pressure sore),细菌就可以从伤口处进入血液。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细菌在医院与不同抗生素对抗,‘身经百战’后抗药性已很强,这也解释了为何院内感染型肺炎(Hospital Acquired Pneumonia,HAP)的死亡率会如此高,可达30%至50%。

因此在医院内不管是医护人员抑或患者,时刻都要保持清洁,避免传染细菌给他人,其实在面对肺炎时,医护人员亦是高风险群,接种疫苗有其必要,而长期处在二手烟环境的男女,由于肺部细胞组织受到破坏,也是高风险群,建议应尽早接种疫苗。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对肺炎有足够的认识,因为肺炎所造成的伤害是非常惊人,不管是病毒性肺炎如COVID-19,抑或是细菌性肺炎如肺炎链球菌,稍不慎就是赔上自己的性命,不可等闲视之。”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20.11.28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