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医识力,癌症

患癌是耻辱 迷思阻就医 癌症亚太区第二大致死残凶手

每100人中 15人命丧癌症

癌症是亚太区第二导致死亡和残障的因素,换言之,每100名死者,有15人死于癌症,而主要导致死亡的还是心血管疾病(33%)。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亚太区每年平均有300万宗癌症新病例,同时有200万人因癌症去世,这反映了癌症是亚太区面对的重要课题。

癌症患病率虽佔亚太区非传染性疾病(NCDs)版图的一小部分,但是癌症却对病患健康的生活带来巨大影响,因为癌症不只会带来死亡,也会导致患者残障或失去自主的能力。

在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s)评估下,癌症影响着患者的生活习惯和生命品质,是重要的疾病负担。

人口愈密集 DALY影响愈大

伤残调整生命年(Disability Adjusted Life Years,DALYs),意即伤残经调整后所损失的生命年,综合早夭所损失年数及无法完全健康存活的年数进行测量,而1个DALY单位等于损失1年的健康生命。

亚太区人口密集如中国和印度的国家,癌症DALY影响就越大。根据2015年的数据,中国和印度的癌症DALY分別是6000万和2700万。另外,也有一些国家如台湾癌症病患并不多,但是DALY的影响却可以比癌患相等的国家来得高。

肝癌和肺癌是亚太区常见癌症,而台湾和韩国的肝肺癌DALY比率最高,名列亚太区榜首。

肺癌、胃癌、肝癌、大肠癌和乳癌是亚太区五大常见癌症,平均每10万人就有29宗肺癌、22宗胃癌、21宗肝癌、21宗大肠癌及17宗乳癌新病例。

虽然如此,亚太区每个国家的常见癌症却不尽相同,例如澳洲、中国和印度常见癌症分別是非黑色素瘤皮肤癌、肺癌及乳癌。这说明了我们在想办法帮助这些病患的同时,每个国家也要有自身应对的专业能力。

此外,男女罹患的癌症也截然不同,以中国和印度为例,肺癌(21%)和乳癌是中国男女主要罹患的癌症,而印度男女则分別以口腔癌(13%)和乳癌(21%)居首。

应对癌症对许多亚太区国家来说具有挑战性,这除了因为癌患的数据与日俱增外,癌症带来的影响,不只对患者,还包括患者家属和社会都是沉重的负担。

约半癌患陷财困

即使在中高收入的国家,癌症仍然给患者带来重大的经济负担。调查显示,每100名癌患当中,分別有29人病逝和48人面对财务困境,另有23名幸存者没有财务灾难。

根据EIU在亚太地区应对癌症的关键挑战分析,高龄化或富裕人口有高度癌症罹患率,例如快速老化地区的日本、中国、新加坡、台湾,还有一些已有能力负担的国家,如中产阶级尤其在中国和印度的增加,主要因为这些人已经具备醒觉意识和能力,懂得进行筛检而增加确诊率。

分析指出,亚太区对晚期诊断的治疗效率低,这主要是指郊区病患缺乏癌症意识,不如城市的病患般具备疾病筛检的意识和轻易取得治疗。

缺乏足够的资金是应对癌症重要的挑战之一,许多国家虽有健保计划,但是受保的范畴有限,以致病患仍需要自费获得治疗,以致医疗负担的增加。

如何以最低的支出提供高品质医疗给民众,是许多国家未来共同的目标。因此,亚太区许多国家的政府及医疗行业现已注重在癌症的预防与早期发现,以缓解癌症带来的经济负担。

预防意识缺失+误诊=晚期诊断

晚期发现或确诊是导致癌患治疗无效的其中一个因素,在亚太区,晚期诊断有两大因素,一是因为患者缺乏对预防癌症的意识,二则是在癌症治疗过程中被误诊。

病患缺乏防癌意识主要是指缺乏取得定期检验的意识和知识,包括一些免费的检验计划,这种情况在中国、印度和马来西亚特別常见。

病人遭误诊主要因为缺乏训练有素的医生或技术人员所致。另外,郊区有限的检验器材使民众难以取得检验,造成确诊时已是晚期癌症,加剧治疗的困难。

在印尼,每5名妇女只有1人主动接受子宫颈癌的筛检,除了缺乏意识,一些地区如印度因为患癌是耻辱的迷思广泛被散播,造成超过一半的乳癌患者首次被确诊时已是第三和第四期乳癌。

大马政府推乳房X光检查 
7年仅1.5%妇女受检

EIU对亚太区癌症的控制展开调查后列出控制癌症的六大关键基础,即意识、早期发现、幸存者支援与拥护、治疗品质与接受、临终关怀及数据采集,而亚太区国家当中,澳洲的表现最好,乳癌控制较差的则是中国和印度,这也许与人口密度有关。

我们发现,缺乏意识的情况不会迅速消失,一些国家如泰国和马来西亚,即使富裕或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有许多与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妇女对疾病拥有相同的担忧。

为提高乳癌早期发现和治癒率,特別是年龄介于40至70岁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妇女,马来西亚政府推出乳房X光检查,但是这项计划进行了7年,却只有1.5%符合资格的妇女主动接受检验。

批药慢 亚太比欧美迟3至5年用新药

亚太区国家在核准新药,尤其创新癌症药物程序方面效率缓慢,这意味着亚太区的癌症病患需在欧美国家病患率先使用新药的3至5年后才取得相同的治疗。

从2011至2015年,全球共42项新癌症治疗面市,而美国和英国各批准了42和37项癌症治疗。澳洲共批准了20项新癌症治疗,是亚太区批准最多癌症治疗的国家。

澳洲在批准新癌症治疗的效率与欧美国家差异不大,但是,其他亚太区国家即使与澳洲相比也有明显的差异,包括菲律宾(10项)、印度(4项)、中国(4项)、印尼(4项)和越南(1项)。

以中国为例,一项全新和创新的癌症治疗上市后,需要超过3至5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获得中国的批准。

 

丘琪铮(Chee Hew)
丘琪铮(Chee Hew)
新加坡经济学人智库(EIU)亚太区高级首席顾问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亚太区癌症景观”媒体工作坊 特派:包素菡.2018.01.0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