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活力副刊,养生,谢建裕,假牙

他的假牙呢?

“老伯,你到底是用一副还是两副假牙”?我重复的问道。

80岁的老伯一脸茫然的样子。我开始有点哭笑不得了。

“阿爸,你牙齿下排有戴假牙吗”?三对子女在争议着,到底他们的父亲有没有戴下排的假牙。

老伯已有点老人痴呆的症状,而且行动不便,坐在轮椅上。他只是不停的指着喉咙,一脸痛苦的样子。

今早,孩子们趁着父亲节,带老爸去吃点心。老爸吃着爱吃的糯米饭,一个不小心,上颚的假牙连同糯米饭,一起被吞下了。假牙也正好卡在喉咙里。来到诊所时,被住院医生找到亮点:老伯的下颚也有明显的缺牙区。那么,老伯的下颚是否也有戴假牙呢?如果没有还好;如果有,那是不是也一起被吞下了呢?这一点我们需要知道,以防误诊而遗留下另一副假牙。

儿女孙子们并没留意到老爸的假牙状况。谁也不肯定他到底戴一副还是两副假牙。平时照顾老伯的女佣刚好联络不到。

“看看阿爸最近拍的照片,可能可以看到”。孩子和孙子们开始滑手机。“哎呀,为什么阿爸拍照都不笑,都看不到……” 我差点喷饭。

◎可能误吞了部分假牙

“没关系,我们可以用X光检查,同时也能够确定假牙卡住的位置”,我尝试缓和局面,也不要大家被那假牙给逼慌了。X光片上明显看到一副假牙两侧的金属钩,处於咽喉环状软骨后面的位置。除此之外,在胸和腹部都没有看到其他的异物了。大伙儿听了,如释重负。然而,假牙的塑胶或复合树脂部分是不容易从X光片上看得到的。换言之,如果老伯吞了一副没有金属部分的假牙,在X光片上可能是看不到它的。

入院后,老伯被安排进入手术室,全身麻醉,以便食道内镜异物取出。食道内镜检查能够从喉咙直通胃部,彻底检查任何卡在喉咙和食道的异物。住院医生小心翼翼地钳住假牙,以确保两侧的金属钩不刮伤食道的四周。假牙被取出后,如我们之前所预测,并没有发现第二副假牙。

假牙是比较私人的物品。对一个较不能自理的老者来说,家人不只需要準备三餐,也须瞭解和照料老人的近身用品。大部分老人对个人用品已无多大要求,只要还能够用,他们都不会去更新或维修,这也包括了他们的眼镜、助听器等。

“他这副假牙也许比较松旧了,我建议带他去见见牙医。”

糯米饭给老伯全家留下阴影。我想,此后,老伯再也没有机会吃他喜爱的糯米饭了。

谢建裕(Dr. Sia Kian Joo)
谢建裕(Dr. Sia Kian Joo),马来亚大学医药中心耳鼻喉科专科医生兼医学院讲师,曾於美国加州史丹佛大学医院专研人工耳蜗和听神经瘤手术。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特约专栏:谢建裕· 2018.04.20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