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活力副刊,养生,针灸麻醉 ,无药麻醉法,手术,麻醉药,中西医合并

针灸麻醉 无药麻醉法

在西医医学中,清醒手术(awake surgery)不是一个新名词,那是用在脑肿瘤切除手术,避免手术误伤重要功能区,影响患者日后的活动能力。

清醒手术与普通手术的分別,在于麻醉程度的不一样,关键在于麻醉药的使用剂量,让病人完全麻醉或局部麻醉。

但在中医医学上,却可以使用无药麻醉法来达到麻醉效果,那就是针灸麻醉。

除了中国,大马也采针刺麻醉做手术

一个手术的成功关键,除了主刀医生的医术之外,还需要很多同伴的合作,麻醉师就是其中一个重要角色。病人需要麻醉多久?病人年龄及身体状况?麻药剂量用多少?这都需要麻醉师精準的计算,稍一不慎都会影响手术的成功率。

针灸麻醉在中医也不是新科技,中国在1958年已经开始用针灸麻醉来进行外科手术。发展到今时今日,针灸麻醉已经发展至中西合璧,以针灸加麻醉药来达到麻醉效果,称之为“针刺复合麻醉法”,大幅减低麻醉药的使用。

针刺复合麻醉法的好处,除了减低麻醉药剂量而减低医药开销之外,更重要的是病人可以更快甦醒,病人复原也会更快,副作用及并发症几率也会减少。

而今这中西合璧的麻醉法,已经成熟至可以用在重要手术,包括心脏手术或脑部手术。且利多于弊,因而被认为是中西合璧的最完美例子。

针刺复合麻醉除了在中国广泛使用之外,马来西亚是中国以外第一个把针刺复合麻醉用在外科手术,而采用该麻醉法的医院就是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润医院。

早在2012年,该医院首开先河的使用针刺复合麻醉进行一项甲状腺切除手术,当时执刀的是现任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他当时也是布城医院外科部主任。

6年后的今天,虽然传统辅助治疗在我国已经逐渐受到认可,至今全国已经有14间医院设有针灸部,但主要还是用来治疗慢性疼痛,但用在手术麻醉目前还是只有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润医院。

参与当年首例以针刺复合麻醉手术的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润医院麻醉及深切治疗部主任卡维达,是第一批被政府派遣到中国学习针刺复合麻醉法的麻醉师。

◎减低并发症风险、术后疼痛

她表示,尽管针刺复合麻醉法可以减低病人的并发症风险,理应是广为病人接受,但由于很多人对这种麻醉法不了解,也缺乏信心,所以至今采用这方法做麻醉的病例并不多。

她透露,从2012年至今只有约百宗采用针刺复合麻醉,但是采用过这种麻醉法的病人都给予很好的评价,觉得这种麻醉法可以减少术后疼痛,复原得更快。

在采用针刺麻醉前,她会先与病人或病人家属沟通,如病人或家属不要,就采用普通麻醉,这是选择性的疗法。

卡维达是第一批到中国学习针刺麻醉的麻醉师,在2012年首宗针刺麻醉手术取得成功后,政府陆续安排更多麻醉师到中国学习这门技术,至今已经有两批麻醉师学成归来,而我国也是中国以外,第二个采用针刺麻醉做手术的国家。

卡维达表示,随着已经有两批麻醉师掌握了针刺麻醉手法,该医院希望可以给其他麻醉师在职训练,不必再到中国学习。

◎可以节省麻醉药成本

“针刺复合麻醉可以节省麻醉药成本,病人也复原得比较快,理论上是应该获得大众接受,但病人还是会考虑医生及麻醉师的医术来做决定。”

或许我们会以为针灸是中医方法,更容易被华裔或年轻人接受这种新技术,但卡维达却说:“不见得,很难以此归类,当中不少老年病患接受,也有不少非华裔。”

她表示,目前,政府準备推展至更多政府医院,但这需要很多培训及医生的信心,无论是主刀医生或麻醉师,主刀医生需要更快及更好的技巧。

卡维达
▲卡维达是第一批到中国学习针刺麻醉的麻醉师。

针刺麻醉已获现代医学认定
甲状腺、乳房良性瘤切除术可采用

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润医院外科主任甄扬伟表示,针刺麻醉已经获得现代医学的认定,但目前该院只是用在简单手术,如甲状腺切除手术、乳房良性瘤,不过也要视乎病情而定,如甲状腺手术不能超过2厘米,但只是作为一个指南,成功率比较高。若在剖开之后发现大过2厘米,如技术上可以克服就可以继续,若不能,可转回普通麻醉,以病人的安全为考量。

目前该医院有3位医生可以做针刺复合麻醉手术,在过去5年里,有逾百位病人接受以针刺复合麻醉做手术麻醉。

他坦言,尽管这项技术对病人有利,但要说服病人接受不容易,除了针灸麻醉之外,病人无法相信在未完全“睡着”下接受手术,更別谈接受清醒手术。

“所以大部分人即使接受针刺复合麻醉,也都要求全麻醉。不过,如果选择清醒下做手术,手术做到一半时病人感到害怕,也可以要求做全麻醉。”

◎只有20~30%病人会接受

“在手术前,我都会事先向病人解释针刺复合麻醉与普通麻醉的做法与情况,让病人自己选择。但以目前来说,大部分病人都会选择完全麻醉,即使开始选择清醒手术,但半途觉得害怕了,也可以回到完全麻醉,麻醉师会全程都在。”

不过,当他向病人提出针刺复合麻醉法时,病人第一个反应都是“真的可以吗?真的有这种麻醉法?”,10位病人当中,只有两三位病人会接受。

“毕竟文化不同,要病人接受这种新医术很难,病人会觉得害怕,所以要让针刺复合麻醉广泛被病人接受,还有一段很长的路!”

虽然一些手术或病人情况是适合用针刺复合麻醉,但他也会通过术前与病人接触当中,了解病人的想法,才决定是否要向病人提出建议。

他表示,人们听到手术,都只是想到手术,其实术前、手术中及术后的配合都很重要,尤其是术后跟进,并不是手术结束,医生的职责就结束。

“虽然甲状腺切除手术及乳房良性瘤切除手术都是当天就可以出院,但也要符合一些条件,所以我们现在都是以医院附近的病人为主,毕竟术后他们还要回来复诊及观察,所以暂时没有外州病人来求诊,除非是有亲人住在附近。”

◎针刺麻醉与普通麻醉程序一样

他表示,采用针刺复合麻醉,可以减少四分一至一半的麻醉药剂量,视乎手术与病人情况。无论是针刺复合麻醉,还是普通麻醉,都是一样的程序,等候时间是一样的,针灸只是一种方法。

“目前,我们只是用针灸麻醉做一些简单或手术时间短的手术,不如中国经验丰富的医生,已经可以做各种大手术,可能将来我们会与中国有更多的学术合作,累积更多经验,把这种麻醉技术用到更多手术,或术后的止痛或减压方面。”

甄扬伟
▲甄扬伟是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润医院针刺麻醉外科手术的主要人物之一。

 

手术半小时前
针灸师先扎针
麻醉师之后放麻醉药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副研究员王珂讲解针灸与麻药结合的麻醉法时指出,在手术半个小时前,针灸师就要为病人扎针,之后才由麻醉师放麻醉药。如今的针灸都是使用电针,扎针时间约半个小时。扎针之后麻醉师就可以离开手术室,由麻醉师负责麻醉工作。

“术后,我们也会给病人做针刺复合麻醉,每隔半天时间就给病人扎针一次,以减少伤口疼痛,扎针时间是30分钟。”

王珂
▲王珂:手术前半小时,针灸师先为病人扎针。

针刺麻醉=针灸+麻醉药
减少70~90%麻醉药剂量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副院长周嘉,是中国第一位以针灸麻醉方式,在病人清醒下做手术的医生。

周嘉是受邀到来大马国际医药大学主持医学工作坊,并接受媒体访问。他表示,针灸麻醉有几种方式,有的单用针灸,有的搭配麻醉药,好处就是减少麻醉药剂量,对病人甦醒及复原有帮助。而大马近年来与中国医院合作,使用针刺麻醉法来为甲状腺病人做手术,取得很好的效果。

他坦言,现今医学上中西合璧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最完美的中西结合例子不多,针刺麻醉(Acupuncture Anesthesia)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他认为,结合针灸与麻醉药的针刺麻醉,是中西医学结合最高境界,针刺是中医名词,而麻醉是西医名词,两者合二为一,不但意味着突破统一论,更符合广大病患的最大利益。

针灸与麻药共用的麻醉法也称作针药复合麻醉,以心脏瓣膜置换手术为例,只需要使用照胃镜的麻醉药剂量就足够,病人可以不用气管插喉情况下接受手术。

周嘉在2009年已经发表第一篇针灸麻醉医学文章,颠覆传统的麻醉方式。

过去在进行开腔手术时,病人必须进行全身麻醉,但现在配合针灸,减少70~90%的麻醉药剂量,就可以达到同样的麻醉效果。

“这对病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气管插喉很容易造成喉管损伤,尤其是一些气道狭窄的病人,要做插管非常困难,所以不用插管就可避免气管损伤。”

“再者,老年人通常都会肺气病,插管放进去后很难拔出来,会引发器官衰竭,所以使用针刺复合麻醉就可以避免这些问题,手术完成后病人也恢复得比较快及比较好。”

◎副作用减少一半,复原更快

周嘉表示,中国早在1958年已经开始使用针刺麻醉做外科手术。临床实验显示,病人术后康复得更快。

以腹腔镜手术为例,过去因插管需要用麻醉药进行麻醉的病人,胃道复原慢,而改用针刺麻醉之后,复原进度快很多。

他表示,传统开刀手术,病人之后都会经历伤口痛,需要服用止痛药,有的病人会因此出现呕吐、便秘症状;而以针刺复合麻醉进行麻醉的病人,副作用会减少一半。而且在手术完成,医师拔针之后,还有半天的麻醉作用,可以减缓伤口的疼痛。

“也就是说,扎针之后,麻醉作用还可以维持半天。之后若病人感觉伤口痛,也可以用针灸做术后止痛作用,病人就无需服用止痛药。”

他解释,麻醉师只是西医的名词,当中必须包含5大因素,即镇痛、镇静、肌肉放松、内环境稳定及脏器保护,所以麻醉是一项复杂的工程。

“单靠一枚针是无法发挥这么复杂的作用,但如果是比较简单的手术,如甲状腺手术,就可以使用纯针麻醉完成,因为该项手术可以只是局部麻醉,病人可以在清醒之下目睹手术过程。”

◎针刺麻醉分为3种,分別是:

  1. 纯针麻醉:只用针刺法刺激经穴,完全不用麻药达到麻醉效果。
  2. 针刺复合麻醉:针灸与麻醉药一起使用,病人无需气管插喉。
  3. 针刺复合麻醉(术后康复):术后使用的麻醉法,主要用于病人术后止痛。

周嘉表示,这3种麻醉方法都有各自的限制,如胸腔镜手术则不适合用纯针麻醉,因为纯针麻醉没有松肌作用,但胸腔镜手术如不插管,效果不好,在没有松肌作用下,肌肉会绷紧,无法松开就难以插管,所以胸腔镜手术一定要用针药辅合麻醉法。”

“使用上述麻醉法,病人术后排便时间更快,复原得也就更快。不过,要使用哪一种方式,最终还是由医生来决定。”

他提及,中国针灸麻醉法早在1972年为前美国中通尼克逊做心脏手术时就已经使用,当时就是采用针刺麻醉法,手术完成后,美国还派了一支代表团到中国考察针刺麻醉法。

“不过,当时针刺麻醉法没有现在的成熟,考察人员看到病人在手术中流汗,他们感到害怕,认为这种方法不道德。之后不断改进到现在针灸与麻醉药一起使用,是更好的配合。”

不过,他也说,其实,西医在进行一些外科手术,如脑瘤手术也会在手术中唤醒病人,因为要确定手术过程中有没有损坏到影响说话能力或活动能力的部位,所以会在手术途中把插管拔掉,唤醒病人,之后再把插管放回去,所以现在若使用针药复合麻醉,就省却这个步骤。

他表示,针刺复合麻醉法的发明对中国病人帮助很大,因为中国很多低收入群,医药费对他们是一笔负担,所以麻醉药减少,医药费也会减少,加上病人复原得快,所以是事半功倍。同样的手术,就可以省下约20%的医药费。

他表示,人体内有360个穴位,针灸每个穴位都可以治疗一种病,甚至可以不用药或推拿就达到治疗效果。

周嘉
周嘉:我们已经可以使用针刺复合麻醉进行大手术,如心脏手术。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报道:张露华 · 2018.05.25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