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戒毒法 借助中药疗法戒除毒瘾


翻开报纸,看到各种“染毒舅舅59刀刺杀外甥女”、“毒虫弑母”等家庭悲剧,这种吸食新兴毒品以致丧失心智的吸毒者,让人意识到吸毒不再是影响吸毒者个人而已,身边亲近的人都可能会遭殃。

之前,全国毒品罪案调查部副总监(情报与行动)拿督江志坚曾表示,一些“奇怪”的案例,如在家、节庆或派对中突然暴毙的人,可能与使用新型毒品有关。

他提到,市面上新兴毒品是新型软性毒品,混合各种化学物质制成,如芬太尼(Fentanyl)、夫拉卡(Flakka),与上世纪60年代曾经出现过的迷幻药一样,吸食后效果比传统毒品与病毒高出20至30倍。这些新兴毒品中的兴奋剂催化导致体温攀升,令吸食者无法正常思考,甚至不受控制而崩溃、自残、过度吸食甚至会致死。

对于戒毒,就如戒烟一样,吸毒者要接受戒毒治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个人意志、家人支持、戒毒方法等,都是决定戒毒成功与否的因素。

中医戒毒法,是在欧美多个国家获得认证的戒毒法,早在1995年引进我国的政府戒毒所,成功率高达90%。在引进我国后,至今已经为约2000名吸毒者戒除毒瘾。

 

范博毅在大马设立的前进医药康复中心,获得内政部认可为合法的私人戒毒中心。
范博毅在大马设立的前进医药康复中心,获得内政部认可为合法的私人戒毒中心。

 

前进医药戒毒中心主任医生范博毅表示,该中心采用戒毒疗法“范氏康复糖”(FRC),是他父亲范世中担任中国北京现代中医临床免疫研究所所长时所研发,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获得联合国教科文欧洲协调局授予和平大学证书最高奖。

他表示,这套戒毒疗法总共10天,病人可以在中心内寄宿,或者回家隔离,但完成之后他都会建议病人离开原本生活的地方,远离以前的吸毒朋友,不然很快的又会染回毒瘾。

他举例,10年前有一位20岁不到的病人,是修车学徒,住在宿舍,6位室友当中,4位是吸毒者,剩下的两位最后也成为吸毒者,包括病人本身,最后甚至成为毒驴,所以结论就是,戒毒后若不离开原本生活的地方或群体,最后还是会走回头路。

他不讳言,医师只可以帮助戒毒,最重要的是戒毒之后要离开原地1至2年,恢复正常生活后才回来,断绝一切的毒品关系。

 

寄宿戒毒者成功率比较高

来自中国北京的范博毅,1995年时受内政部邀请来马,在政府戒毒中心进行中药戒毒计划。在合约结束后,于1999年自设私人戒毒中心,以中药疗法帮助吸毒者戒毒。

他表示,“范氏康复糖”获得中国政府认证,当时原本是用在治疗血液病,之后发现对戒毒、戒烟也有疗效,所以就广泛用在戒毒方面。除了马来西亚,中国、加拿大、澳洲等都有应用。

“刚来大马时,我是在淡边戒毒中心进行一项试验计划。当时有31位病人接受治疗,戒毒之后我们追踪了他们两年,只有两人重新吸毒,其他的都成功戒毒。之后因为97年经济风暴,政府没有跟我再续约,建议我自己开设诊所,所以在1999年就成立这家诊所,2000年获得内政部发出执照。”

在过去18年来,范博毅帮助过约2000人戒毒,当中寄宿的成功率是70至80%。所有新来的病人都需要问诊,了解毒瘾程度及毒龄后才下药。疗程分为10天,前3天是关键,一天服用90粒药丸,以帮助病人压住毒瘾,之后3天就会减少剂量,大约5天之后就可以清除毒瘾,第6至第10天是观察期,每天只需要服一次药。

他强调,所用的药物都是植物制造,如人参、橘梗、茯苓、当归、百合、黄苓等,也经过传统医药法令认可,只是口服药物,没有使用针灸或其他辅助治疗。不过,在戒毒过程中,医师会给病人一些心理辅导,家人也可以来探访。不过在首3天,病人吃药后会嗜睡,所以不鼓励家人来探望。

 

在戒毒期间,病人被建议在戒毒期间,病人被建议在中心为留宿,避免接触外界,戒毒成功率会更高。在中心为留宿,避免接触外界,戒毒成功率会更高。
在戒毒期间,病人被建议在中心为留宿,避免接触外界,戒毒成功率会更高。

 

中药成分药物副作用少

范博毅表示,目前来戒毒的都是以华裔居多,有少部分的马来人及印裔,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的效果更好,相信是因为他们从未接触过中药,所以身体对中药的反应更大。

他表示,来戒毒的人年龄介于35至50岁,自愿戒毒的人只占10%,60%都是家人带来的,剩下的则是被家人押着来的。吸毒的人心里是想改过,但自己下不了决心,对家人就发脾气,对外人则变得很担心,所以很少能够自己走进来说要戒毒。

“也有一些女性来戒毒,不过没有留宿,只是买药回家服用。坦白说,在家戒毒的成功率比较低,因为开始那3天是最辛苦的,无论是心理或生理,吃不了苦就失败,加上意志力与责任心没有这么强,所以居家戒毒就更难。”

他表示,纯中药成分的戒毒药物,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嗜睡,食量变大,有的人会觉得全身酸痛,毒瘾发作时会胡思乱想和烦躁,主要还是心理层面的影响比较多。

 

毒品对身体杀伤力强大

范博毅表示,大部分的病人都可以成功戒毒,需要第二次治疗的人不多,这些多半是毒龄10年以上的吸毒者。再者,就是成功戒毒后,回到原来地方生活,又和以前的朋友混在一起重新吸毒。

“在治疗病人时,我跟病人聊天时知道,新型毒品的价格很高,如冰毒,一天分量就需要300至400令吉,K粉100至200令吉,因此他们需要不断招收新成员,让自己做代理,赚钱吸毒。”

“他们也透露,毒品品种也有分地区,如吉隆坡一代流行吸冰毒、南马一代则是吸K粉为主。”

他分析,各种毒品所造成的伤害都不一样,如:

冰毒(安非他命)──破坏脑神经,睡眠周期错乱(吸食一次后可以3天不睡觉,之后可不吃不喝睡足三天)、脾气暴躁、产生幻觉、疑心重、情绪失控,会自残或暴力倾向,甚至因怀疑亲近的人而伤害亲人。

K粉──胃痛,尿道发炎、尿频,5分钟就要小解一次、尿液会有结晶体,以致划破尿道,小解时非常疼痛,最终可能需要置换人工尿道。膀胱发炎,甚至完全被破坏,会有性命危险,所以K粉对身体伤害比冰毒更严重。

白粉/海洛英──失眠、厌食、关节疼痛、怕冷、伤心难过等。对身体伤害虽然没有冰毒或K毒严重,却是最难戒的毒瘾,可以长达20至30年。

夫拉卡(Flakka)──俗称F仔,一种新兴毒品,药丸状,吃后可以帮助入眠,功效犹如安眠药,反之冰毒是吃后睡不着。虽然容易戒掉,但之后会产生精神错乱问题,所以戒毒后最好接受精神治疗。

范博毅表示,吸食冰毒与K粉的人,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就上瘾,但也因为如此,所以戒起来就比白粉或海洛英容易,毒瘾没有这么深。

他说:“过去20年里,我见过两名吸食F仔的人,戒毒之后因为精神错乱而被送入精神病院,所以F仔的危害很大。”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笔录:张露华.2018.09.28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