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肠癌 男『冠』女『亚』 标靶药加化疗 晚期不等于末期

案例:


周先生一直以来为生活打拼,如今日子过得游刃有余,想想自己也差不多到退休的年龄,可是身体却出现了便血的情况,开始以为是得痔疮,就当痔疮来治疗。但1个月过去了,便血的情况没有改善,继续追踪,竟是肠癌,癌细胞已经由大肠转移到肝脏,肝两叶都有肿瘤,手术不可切除。

医生先把周先生的原发肿瘤切除,再建议周先生接受标靶药物合併化疗的疗法,希望藉由6个疗程后能让肝肿瘤明显缩小,再把握机会切除肝转移肿瘤。

医生告诉他说,“就是使用血管新生抑制剂,阻断供应营养予肿瘤的微血管生成,来饿死长在肝脏的转移性肿瘤。”


饮食习惯在大肠癌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流行病学研究表明,大肠癌在发展中国家非常罕见,如非洲,但在发达国家的病发率非常高,如西方国家,或如马来西亚,大肠癌是我国男性第一常见癌症,女性则第二。西方化的饮食习惯,食用很多的红肉、加工食品等,这些都可能是患上大肠癌的潜在原因。

诱发血管新生 肿瘤汲取营养增长

“当肿瘤越长越大时,这些持续生长的肿瘤细胞需要更多的血液、氧气和养分供应,这时的它们会产生某种蛋白质以诱使自身周围的细胞生出血管以为自己提供血液供应,让肿瘤可以持续生长和扩散,这个过程就叫做血管新生(angiogenesis)。一旦血管增生,这个肿瘤会变得非常不正常,内部非常高压,肿瘤血管也会渗漏(容易扩散),有时也导致输药困难。

血管新生的概念早在30年前已经诞生,由血管新生学先驱佛克曼教授(Judah Folkman)发现,但人类花了整整30年才找到各种有效的药物去抑制它,而这些药物都是可以阻断为肿瘤提供血液供应的信号和蛋白质的单株抗体(monoclonal antibody),比如bevacizumab药物。

当血液循环供应被切断后,除了能让肿瘤因没有血液和养分的进入而无法生长,也让肿瘤内部的血液循环正常化,减少其中的压力,接着化疗药物或其他药物也可顺利注入肿瘤。

现已有大量的研究显示,以化疗搭配抗血管新生的标靶药物的疗法,可以增加肿瘤的反应,这意味着肿瘤有极大的可能可以变小,或甚至消失,同时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存期。

这种疗法适合用在多种癌症上,如大肠癌、肺癌、乳腺癌等,尤其适合用在大肠癌上,是标准用来治疗转移大肠癌的疗法。

缩小肿瘤 行治癒性切除

抗血管新生药物只用在转移性的癌症,它不如辅助性化疗可以用来杀死可能已经扩散到体内的微小转移物,因此我们不会单单使用抗血管新生药物,因为其效用只针对血液循环,并不能直接杀死癌细胞,必须搭配化疗来共同使用。我们把它当作是一种维持性的治疗,因为它抑制血管生成的能力实际上可以防止癌症復发。

另外,通过抗血管新生药物将转移性的肿瘤缩小,并为病人进行治愈性切除(curative resection)的过程我们称为“转化治疗”(conversion therapy)。遗憾的是,大多数病人的条件并不适合这项治疗,因为当他们被诊断有癌症时,肿瘤已经扩散到身体各处。

大肠癌末期的中位生存期(median survival)大约为30个月,这是在病人被正确医治的前提之下,即病人有服用有效的药物,有正确的给药顺序,病人生活品质良好。如果加上几种抗血管新生药物的使用,则可延长3至6个月,虽然看起来不多,但却很重要,因为实际上它可能有长期的效应,我们看过有病人用了后活得更长久,5年或更长。这都是我们在这类标靶治疗还没开展之前所看不到的。

副作用较少 唯非人人适用

抗血管新生药物的副作用比化疗的副作用少,病人不会脱发,感觉噁心或呕吐。但它确实有一些潜在的危险副作用,比如可能导致血栓形成、结肠出血、肠穿孔,然后引起高血压甚至中风,另外也会造成尿液中的蛋白质洩漏等问题。

虽然这些副作用发生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和积极寻找任何潜在问题。但与传统的化疗相比,大多数的患者可以更好地忍受抗血管新生疗法。

并非所有病人都适合使用这个药物,我们必须选择正确的群组,一般以病人因素和肿瘤因素来考量,有些病人是绝对禁忌的(absolute contraindication)。比如患有心脏疾病、近期内中风、近期心脏病发作、容易流血出血、高血压不受控制的病人,都不适合使用此药物。

至于肿瘤因素则是看肿瘤的生长位置和肿瘤特征。有些肿瘤已经扩散到整个肠胃,比如已经扩散到腹膜(peritoneum),我们都避免使用这种药物,担心肿瘤消失时会造成肠穿孔。或是病人的肿瘤属出血性质的,尤其其位置接近大脑或气道的主要血管,都要避免这种药物。

-
刘胜辉医生(John Low Seng Hooi)
临床肿瘤内科顾问


大肠癌4问:家属患癌年龄 减5就是筛检点

问1:为什么癌症转移到肝脏之后,往往没有明显症状?
答:肝脏通常是大肠癌转移的第一个地方,因为肠道的血液供应大多数都是先到肝脏。肝脏的储备功能很好,所以必须破坏了大部分的肝脏,病人才会有症状。当然如果肿瘤拉扯肝囊,病人能会感到疼痛。肝细胞病变也会造成黄疸,比如肿瘤阻塞某个胆管,则会有阻塞性黄疸。

问2:未来还会看到更多类似抗血管新生的标靶药物吗?
答:肿瘤细胞是非常聪明的,今天我们阻断了一条血管新生的路,它可能还有其他很多的方法可以获得血液供应,只是我们还不知道。

问3:是否有任何新的癌症疗法是令人期待的?
答: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它已经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核准,现在仍处于早期测试中,如果病人有高度微卫星不稳定性(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MSI,一种生物标记),那免疫疗法对他有疗效。癌症治疗已经迈入新篇章,我们未来会看到免疫疗法、抗血管新生疗法和化疗的相互组合的疗法。

问4:无论有否家庭病史,我们到底要什麽时候去做大肠癌筛检?
答:一般人我们建议50岁后,但如果排便习惯改变了,突然开始有腹泻、便秘等这些症状发生时也不容忽视。如有家庭病史,假设该病人(直系家属)被诊断有大肠癌的年龄是55岁,你就往前推个5年的时间,当你50岁时,就是你必须去做大肠癌筛检的时间点。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曾咏邰.2018.10.09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