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四大死亡杀手 慢阻肺难逆转 戒烟减损伤

11月21日为世界慢阻肺日(World COPD Day),这是由全球慢性阻塞性肺病(简称慢阻肺)倡议(GOLD)与世界各地的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和慢阻肺病友团体合作组织的活动日,目的是要提高对慢阻肺的认识及其治疗水平。今年的主题为“从来都不太早,从来都不太晚!”,意旨治疗呼吸道疾病,任何时间都是恰当的。

85%由吸烟所致 

“根据2017年GOLD指南,全球有约3.84亿人患有慢阻肺(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每年死亡人数超过300万,目前占全世界人口死亡原因第四位,预计在2020年成为全球第三大死亡原因。

由於人类持续暴露於慢阻肺的危险因子,再加上人口的持续老化,慢阻肺的疾病负担预计会在未来的数十年内不断攀升。据世界卫生组织预计,美国於2010年针对慢阻肺所消耗的疾病负担成本,就已经高达500亿美元(约2080亿令吉)。

85%的慢阻肺是由吸烟所导致,其他相对次要的因素包括长期暴露在二手烟环境丶工作场所中的粉尘或化学物质丶室外空气污染丶室内空气污染(使用加热器或炉灶时产生的有害且浓烈的气体)和遗传(缺乏保护肺脏的α-1抗胰蛋白酶)。

非哮喘 气流阻塞无法恢复

慢阻肺是一种长期丶无法恢复的呼吸道阻塞性疾病,阻塞原因主要是以上所提的有害物质刺激呼吸道造成慢性发炎,导致支气管内壁肿大,除了限制吸氧量,也使痰液堆积不易排出。另外,它也会破坏肺泡壁,降低其将空气排出肺部的弹性及效率,进而导致呼吸困难。

由於初期症状相似,慢阻肺常被误以为是哮喘(asthma)发作,但两者之间还是有明显差异,最大的关键在於气流阻塞的可恢复性,哮喘在治疗後可恢复到正常的呼吸操作,慢阻肺的发炎情况则属慢性,即使接受治疗,也只可缓解症状,发炎情况将持续保留,气流阻塞的问题无法恢复。

医生一般通过这几种症状协助判断病人是否患有慢阻肺,其中包括长期性咳嗽(止咳药物无法缓解且越来越严重)丶呼吸困难(以致无法完成日常活动)丶喘鸣丶胸闷丶疲劳丶体重下降丶厌食丶晕厥丶肋骨骨折丶足踝关节肿胀丶忧郁丶焦虑等。

当然,最重要的诊断指标是通过肺量计(spirometry)测试病人的呼气肺活量,以判断其呼气气流受阻的严重度。”

-
拿督阿兹雅医生(Aziah Ahmad Mahayiddin)
呼吸内科高级顾问
马来西亚肺健基金会信托人



两大表现: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

“慢阻肺大致可分为两种表现病症,即慢性支气管炎(chronic bronchitis)及肺气肿(emphysema),大部分病人都同时拥有这两种病症。

慢性支气管炎造成支气管内壁肿大,支气管因此变得狭窄,导致呼吸困难,其症状为1年中有超过3个月的慢性咳嗽(有痰),且症状持续2年。

肺气肿则是支气管远端的肺组织因残气量增加,导致肺部纤维组织弹性降低,使肺泡受损且相互融合成较大的气囊,影响肺泡的气体交换功能。哮喘只是呼吸道发生问题,不如慢阻肺会造成肺组织损伤。

早期衰退最快 肺功能一去不回头

慢阻肺所造成的肺组织损伤是无法恢复的,所失去的肺功能也将一去不回头。

尤其在疾病的早期,肺功能衰退得更快速,就如当一个人在还有100%的肺功能时去吸烟,他能够被损伤的肺部比例是很大的,可当它的肺被损伤至剩下较少健康的肺组织时,他能够被损伤的肺部比例也随着变小了。

因此,肺功能的衰退实际上在疾病的早期才是最快速的,并非在疾病晚期才加速。所以,协助病人及早诊断是非常重要的,督促病人尽早戒烟,以免他们在早期就过度损伤其肺功能。

如果一个60岁的病人问我,“我在10年前就戒烟了,为什么还有慢阻肺?”

我就会答:“因为你的肺功能在10年前就被损伤了40%,加上每个人的身体器官功能,包括肺功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所以你的肺功能现在已经丧失了50%的功能,到了一个你无法忍受的门槛,所以你开始发病且恶化。

呼吸困难而不动 伴多种共病症

据益普索医疗研究(IPSOS Healthcare)调查,97%慢阻肺病人认为呼吸困难对其日常生活产生负面影响,冲击生活质量。当病人哮喘时,他在进行日常活动如散步,爬楼梯等时,都是一种挣扎,他们常感无助丶恐慌丶焦虑及忧郁。

为减少呼吸困难的程度和频率,或为避免社会投以异样的眼光及评论,慢阻肺病人宁愿只待在家中,进而养成了久坐不动的静态生活模式,这容易并发其他疾病。

据日本呼吸科学会的英文杂志《呼吸系统调查》(Respiratory Investigation)於2015年发表的一项有关慢阻肺共病症的研究,与慢阻肺相关的最常见的共病症包括心血管疾病丶肺癌丶代谢症候群丶骨质疏松症丶骨骼肌功能障碍丶精神疾病丶认知障碍丶胃肠疾病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

因此除了通过药物纾解症状及戒烟,我们须鼓励病人进行运动疗法丶肺部复健丶呼吸训练(如噘嘴式呼吸)丶饮食及营养的补充和控制,让他们在生活中保持活跃。

支气管扩张剂助呼吸接种疫苗防感染

慢阻肺的药物治疗主要为吸入型支气管扩张剂,它可分为β2型交感神经促效剂(β2-agonists)和抗胆硷剂(anticholinergic),此二类均有长效剂型与短效剂型,透过活化或阻断某些交感神经或副交感神经的受体,来刺激支气管平滑肌的舒张,或抑制支气管平滑肌的收缩,进而达到扩张支气管的效果,让病人可以更好地呼吸。

如果病人的症状严重,可混合使用两种扩张剂以达致更好的疗效。如果症状不严重,则使用一种即可。

另外,吸入型类固醇则有助於减少急性加重,而口服类固醇也有助於减少呼吸道发炎。

最後,建议慢阻肺病人定时接种疫苗,如流感疫苗和肺炎链球菌疫苗,以降低感染几率丶并发症与死亡率。”

-
冯永杰副教授(Pang Yong Kek)
马大医药中心呼吸内科高级顾问
马来西亚胸腔科学会主席

 

微创手术减“肺容” 风险低复原快

肺气肿是一种长期进展性的疾病,肺组织的受损使得病人呼吸困难,尤其已破坏的肺部组织会压迫到邻近正常肺组织时,或当肺部越肿越大,会将横膈膜往下压(无法协助呼吸)。

目前针对晚期肺气肿而进行的手术有外科肺减容手术(Lung Volume Reduction SurgeryLVRS)、肺移植(lung transplant)和经支气管镜肺减容手术(Bronchoscopic Lung Volume ReductionBLVR)。

LVRS属一种侵入性手术,切除部分已遭破坏的肺部组织,减少对邻近正常肺组织的压迫及减少肺部过度充气,这种传统开刀的手术方式潜在的并发症及手术风险较大。

目前,我们能够为晚期肺气肿病人提供的微创手术是BLVR

支气管内单向活瓣 减肺过度充气

BLVR透过病人口腔引入支气管镜,把支气管内单向活瓣(endobronchial one way valves)放置于通往肺气肿病变部分的支气管中,把该支气管封闭,当病人吸气时,气流压力会使活瓣闭合,阻止空气进入肺叶,这样便可阻止肺气肿病变部分继续过度充气,并将气流转移到其他正常的肺组织。

另外,这个单向活瓣可使该支气管所连接的肺叶内的残气在呼气时排出,从而缩小肺气肿组织的体积,达到“减容”效果。

相对传统的LVRSBLVR所需时间较少,只需45分钟,病人的康复时间也较快,术后只需留院观察48小时。另外,BLVR术后潜在的并发症是气胸(俗称爆肺)、活瓣的迁移(有时甚至咳出来)、慢阻肺急性恶化的发作,但这些都获得处理。”

Dr. Jamalul
嘉马鲁医生(Jamalul Azizi Abdul Rahaman)
雪兰莪沙登医院呼吸内科顾问
卫生部全国肺病服务部主任
马来西亚支气管学和介入性肺病学协会主席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曾咏邰.2018.11.29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