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邀私人界建慈善医院 ‧ 自愿医保计划缓拥挤

(布城20日讯)医药资源供求分配的平衡一直是个严肃且富争议性的课题,联邦政府每年发放给卫生部的财政预算有增无减,但往往不敷开销,因此该部只能在有限的预算里求变,其中包括准备推出“自愿医保计划”(Voluntary HealthInsurance,VHI),鼓励私人界或非政府组织开办“慈善医院”等,以缩短医药供求的差距。

根据2017财政预算案,卫生部获得250亿令吉拨款,比去年230亿令吉拨款增加了20亿令吉。卫生部秘书长拿督斯里陈超明博士(Chen Chaw Min)提出,大部份的预算是用于提高公务员的薪金,而卫生部具有庞大的人力,全体职员共26万人,其中医生就占了3万5000人,他认为有庞大的人力才足以提供良好的服务给民众。

他说,一些国家只强化医院的服务,但我国不只注重医院,也提高诊所服务,因为诊所是人民的“初级保健”(Primary Care),即民众首要接触的基层医疗。目前,全国有超过4000间政府医院及诊所,包括县卫生局、政府医院、政府诊所、一马诊所及牙科诊所,民众可以用1令吉的廉价收费在诊所看诊,如果病情严重,医生可以建议病人到医院挂诊。

他表示,我国医药服务有98%是政府津贴,意即人民只需付1或数令吉就可有几乎免费的医药服务,事实是政府所津贴的医药费已超出人民所付。

“人民生病必须得到治疗,所以政府提供几乎全免的医药服务,但长远来看并不是一个可持续性的办法,因政府需提供更多资源分配,建造更多医院和诊所、更多的人力等,所以自愿医保计划应运而生。”

明年料落实自愿医保计划

他解释,政府过去有意推行的“全民健保计划”(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Scheme)因强制收费问题而无法落实,政府因此推出自愿医保计划,让人民以实惠的价钱投保,并取得良好的医药服务。

在自愿医保计划下,政府将设立一家隶属于卫生部的非营利公司,人民可通过实惠价钱向这家非营利公司投保,以得到医药服务,他指出,政府尝试推行的全民健保计划如“1Care o f1Malaysia”等因强制性收费和投保的问题,一直都无法落实。如今政府推出的自愿医保计划有别于新加坡或其他国这项计划预料将在2018年全面落实。

家所实行的强制性全民健保计划,而是由人民自行决定。

享受平等医药服务

陈超明解释,在自愿医保计划下,投保者如果想要得到快速且舒适的医药服务,可以选择到私人医院看诊,并从自愿医保中享有政府支付部份医药费的好处。

他明白民众到政府医院看诊时所面对的一些状况,例如投诉挂诊时要花很长的时间等待、医生看诊时间有限、医生或护士不友善、医院停车位不足、只提供“非专利药”而非原研药等,由此可见,民众并非投诉医药服务欠佳,而是医药服务周边和个人主观问题。

询及保费的问题,他说,由于这是非营利公司提供的保险,因此,收取的保费具有“竞争”性的,意即比一般保险公司的收费更低。

他指出,这项自愿医保计划已参考一些国家的健保计划,内容也在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的协助下完成。

“落实自愿医保计划,是赋予国民权力,以获得应有的医药服务,而且医药收费必须是人民可以负担的,以实现无论贫富都应该得到平等的医药服务。此外,医药品质如医生专业、医疗效率等也很重要。”

创新例子:将病人送到印度医治

陈超明指出,为减缓政府医院人满为患的问题,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公开表示,政府会与私人界或非政府组织合作经营收费与政府医院相近的非营利“慈善医院”(Charitable Hospital)。这项创新的计划出自卫生部,目前已有多项已执行的范例显示,慈善医院不但有效减缓政府医院的拥挤,也可以减少政府增建医院的成本等更多相应的好处。

他说,如果私人界有意盖建新医院来落实非营利慈善医院,那么,政府医院可以把部份病人送往该院治疗,病人所缴付的费用是根据政府医院的收费而定。

他举例,病人在政府医院看诊只需缴付1令吉,但是这项收费可能只是成本的2%,另有98%由政府支出。如果病人到私人界经营的“慈善医院”看诊,那么,病人可继续享有低收费,而大部份成本由政府承担。换言之,政府是向有关的医院购买医药服务提供给有需要的病人。

他解释,政府此举不但可以减缓政府医院的拥挤,也减少盖建更多医院或诊所。

“我们已有几项成功的范例,像政府医院的检验器材突然无法操作,我们把病人送到私人医院做电脑断层扫描(CTScan)、磁力共振造影(MRI)等检查,再缴付私人医院相关费用。”

收费比私人医院更便宜

他提到另一项创新兼具效率的例子,“我国有许多心血管病人,但是国家心脏中心(IJN)无法收治太多病人,甚至政府医院的私人专科也大排长龙,政府因此决定与印度一些医院合作,每年把固定数目的病人,送到该国医院进行治疗,有效减缓政府医院的拥挤,这些病人以年轻且有心脏相关疾病的居多。”

受询政府为何不把病人送到本地的私人医院治疗,他解释,与政府达成协议的印度医院收费比本地私人医院更便宜,包括病人医药费、病人与照护者往返机票和住宿只需2万令吉左右。

为鼓励私人界参与慈善医院的计划,政府甚至愿意提供四五百万令吉的“软贷款”(Soft Loans)助私人界推行这项计划。

他也提到,新山中央医药去年10月25日发生火灾,政府因此向私人医院购买医药服务,把一些准备接受手术的病人送往私人医院进行手术,而且政府与相关人医院商讨后达成良好的价钱协议,对方以“企业社会责任”做出回馈。

所有文章及广告内容所提及的产品、服务或是个案只供参考,并不代表本报立场,任何疑问请向有关部门询问或请教医生。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包素菡、唐秀丽‧2017.01.20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