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安全 社会参与 高龄科技活跃老化

医句话:

全球各国都正面临人口老化的问题,马来西亚也将于2030年被列为高龄化国家。为确保长者得以健康丶安全丶舒适及有能力地去独立生活且参与社会活动,高龄科技已被研发,而我国也随着开展了自己的高龄科技研究。

高龄人口达9.62亿

“根据联合国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版》(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7 Revision)数据,2017年的全球老年(60岁及以上)人口数量为9亿6200万,并预计于2050年攀升至21亿,以及于2100年攀升至31亿。此外,于2030年,马来西亚丶泰国丶缅甸将被列为高龄国家,而新加坡会被列为超高龄国家。

高龄科技(gerontechnology)一词,是由高龄学 (gerontology)和科技(technology)所组成,其概念源自于于1997年在荷兰成立的国际高龄科技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Gerontechnology),它被定义为:为确保长者得以健康地丶安全地丶舒适地丶有能力地去独立生活且参与社会活动而设计的各种科技和设施。

高龄科技涵盖5大领域,即健康和自尊丶居家与日常活动丶行动与交通丶沟通与治理丶工作与休闲。

设立于马来西亚蒙纳士大学内的高龄科技研究所是由该大学及马来西亚科学工艺与革新部(MOSTI)所联合资助的研究项目,目前的研究主要包含以下3个领域:

1. 医疗保健,包括远程医疗(telemedicine)和一个非侵入性的膀胱管理穿戴设备(可向智能手机发出讯号)。

2. 软体机器人,帮助使用者从地板上拾取东西并放到指定的地方。

3. 智能家居,长者或残障人士可以通过点击智能手机上的图片,来操作和控制各种家居设施。这个系统曾让400名长者试用,他们皆回馈说使用操作非常容易。

互动关怀 幸福乐龄

许多人只关注于长者的健康,而忽略了科技实际上可带给长者‘幸福感’。

曾有个长者在使用了助行车(rollator)后告诉我,‘终于,我接到家里的电话了!过去10年,我用拐杖从沙发站立再坐到轮椅上,等差不多快移动到电话面前时,铃声已经停止了。’

2015年我造访了设立于台北的高龄科技研究所,他们开发了一个测量血压丶脉搏等的仪器。当长者使用它来测量后,测量结果会直接公布到其社交媒体上,长者的家人朋友便可第一时间看见,并在社交媒体上与长者进行即时的互动且给予鼓励。

这个由科技所创造的‘互动关系’,让长者更乐于每天主动进行血压等的测量,因为他们可以从中感受到家人朋友对自己的关怀。

昂贵费用成阻力

是否使用科技是个人的选择,但我们尽可能提供支援,如过去两年我们都为长者提供学习智慧手机内的种种功能的工作坊,他们都愿意敞开心扉,学习新技术,提升自己的知识与能力。

当然,前提是这个所谓的‘科技’是有用且有效的。研究显示,如果一个手机应用程序对一个人来说是没有用处的,他基本上使用30天后就不会再去使用它了。

另一个来自多数本地长者的回馈是,使用科技需要付出昂贵的费用,即使负担得起他们也不愿意使用。比如一些医疗保健设备或智能家居系统的电池更换(如一个自动门的电池需要每6个月进行更换)都非常的昂贵。”

-
郑佩莉副教授(Teh Pei Li)
马来西亚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
高龄科技研究所创办人


照护者忧虑多 自理会更好

“高龄科技必须考虑到如何改善长者的生活品质,如果不以这个为前提,科技可能只会让长者觉得更加沮丧与挫折。

世界卫生组织于2002年发布的《活跃老化政策框架》(Active Ageing:A Policy Framework)中曾提出,‘活跃老化’的三大支柱是健康丶安全和社会参与,而高龄科技可以在这些方面去发挥其作用,它是一个巨大的发展领域。

比如,我国长者有的一个困境是担心自己在使用厕所时会跌倒。跌倒不仅仅是跌倒,它可能造成骨折或心理恐惧,让长者不敢再踏离家中,害怕再次跌倒时没人帮助,因此自我限制,进而影响其生活品质。

那如果找家人协助搀扶上厕所呢?我们须认清,每个人的耐心都有限,想要让一个照护者长时间照顾你的生活起居,那他就不能有任何事业,他为你而活,可一旦你不在了,这个照护者会突然陷入一个震惊和沮丧的阶段,因为他扮演‘照护’的角色突然不复存在了。因此,如果一个人可以独立照顾自己是更好的。

设计考虑因素:健康状况 期望 信念

长者是一个多样化的群体,高龄科技的设计应考虑到他们的健康状况以及他们对生活的期望和信念。举例,一个糖尿病患,双眼曾做过激光治疗,手指经常发麻,那么一个屏幕小且需要使用者用手指不断去点击的科技工具就不适合他使用。

高龄科技必须与这些重要的利益相关者进行大量的交流。从预防疾病到早期检测丶治疗丶复建等,高龄科技都可以广泛发挥其作用。

比如可以去了解长者服用各种药物的复杂性。举例,不同的药物需要在一天当中的不同时间服用,有些药物服用时还有须坐直丶喝足够的水丶半小时内不准躺下等规则。高龄科技可以如何协助长者得以更简单丶方便且有效的去服用种种药物呢?

假设面向的是有严重失智症的长者,可以使用动物辅助治疗(pet therapy)来协助他们稳定情绪,无需药物就能管理其行为症状。因此,可以尝试使用科技制造一个机器宠物来陪伴失智症的长者,同时不需操心它会在家中到处大小便。”

-
李发顺医生(Lee Fatt Soon)
老人医学内科顾问
马来西亚老人医学科学会副主席



雇女佣照护非长远之计

“人类已经得以越活越长寿,在这个时间点上去讨论高龄科技是很好的。比如,日本的高龄化状况和挑战是十分严峻的,如果你不是真的病得很严重或很年老,你是无法进入政府资助的养老院,你必须在家养老,而且养老院的等候名单是极长的。

我认为雇用女佣来照顾长者不是一个可持续性的看顾模式,政府应该开始向国民引荐高龄科技。当我们都逐渐年老时,在未来,很有可能在照顾我们的,会是一台具有人工智慧的机器人,除非你非常富有可以长期雇用一个全职女佣,因为现今许多人都慢慢变得不愿意当一个‘全职专业护理人员’。”

-
张勇尊副教授(Chang Yoong Choon)
工程学博士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曾咏邰.2019.01.2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