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CA基因突变数百种·乳癌和卵巢癌的终身风险

自从安祖莲娜祖莉(Angelina Jolie)因为有家族BRCA1基因缺陷,是乳癌及卵巢癌的高风险族,分别是87%和50%,因而决定做预防性的乳房切除手术后,BRCA基因缺陷也成为网络上的搜索热门名词。

如果BRCA1、2基因的结构发生了某些改变,那么它所具有的抑制肿瘤发生的功能就会受影响。2013年已发现的BRCA1、2的突变有数百种之多。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相关的癌症的终身风险,显示有BRCA1基因突变者,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分别是50%~85%和15%~45%,有BRCA2基因突变者,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分别是50%~85%和10%~20%。

除了乳癌,卵巢癌的确也是女性的公敌之一,其可怕之处就是没有明显症状,所以晚期确诊病例占大多数。

目前,卵巢癌的标准疗法是手术切除肿瘤,之后再加化疗。因为晚期患者复发率的可能性很高,所以患者需要接受多次化疗或持续性的化疗,以抑制癌细胞扩散,这也是大部份患者最为畏惧,但又没有其他选择的维持性治疗方案。

BRCA晚期卵巢癌口服新药
副作用比化疗低

如今有一种口服新药的发明,让因BRCA基因缺陷或突变所导致的晚期卵巢癌患者多了一种治疗方案选择,患者可以把这新药当作维持性治疗方案,摆脱或减少化疗所引起的副作用煎熬。

由Astra Zeneca有限公司所推出的Lynparza(Olaparib),是一种BRCA基因缺陷相关晚期卵巢癌口服药物,目前已经在40个国家核准使用,而马大医药中心妇产肿瘤顾问医生胡燕玲教授也进行了为期半年的新药试验计划,证明新药对BRCA基因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有明显的效果。

她表示,共有5位病人参与了Olaparib试验计划,结果显示BRCA基因突变型的患者对此药物反应良好,一些因为化疗副作用而无法站立及没有食欲的患者,在服用了此药物后,已经大有改善,虽然也有出现副作用如恶心、疲劳及呕吐,但与化疗副作用比较是好很多。

胡燕玲强调,要使用此新药,必须先符合两项条件,那就是必须是BRCA基因突变性卵巢癌患者,而且是复发患者,或已经做过化疗的患者。

“参与新药试验的病人都是晚期病人,已经做过手术,也做了3~4次化疗。

因为是晚期患者,所以她们必须定期做化疗,控制癌症复发,但化疗都会有副作用,这也是病人最担忧的地方,所以现在有了口服药疗法,病人多了一个选择,尤其是无法承受化疗副作用的病人。”

她认为,除了可以延长存活期,口服药物的副作用会比化疗来得低,而且生活素质可以改善,这3点是晚期病人最关注的。但是根据统计,大马的BRCA基因突变性卵巢癌患者只占卵巢癌患者12~15%,所以受惠的患者并不太多。

“试验计划目前还在进行中,包括研究是否可以让病患在手术后,化疗前或与化疗同步使用,作为以后的维持性治疗方案,这需要时间来证明。”

....
胡燕玲:现阶段新药只限于BRCA基因缺陷及曾经接受过两次以上化疗的卵巢癌患者使用。(图:星洲日报)

症状不明显
初期发现卵巢癌少

晚期卵巢癌口服药物Olaparib是一种口服多聚ADP核糖聚合酶(Poly ADP-Ribose Polymerase,简称PARP)抑制剂,能够利用肿瘤DNA损伤反应途径的缺陷,达到优先杀死癌细胞作用。

这药物是提供给曾经接受过至少3次化疗的晚期癌症患者的维持性治疗方案,提高她们整体生存率超过5年的可能性。

根据研究,在所有类型的卵巢癌中,估计有11~15%病例与BRCA基因突变相关。

我国第四位常见癌症

妇产科顾问医生及妇科癌肿瘤专科医生苏利斯古玛拉沙米教授表示,卵巢癌是我国排名第四位常见癌症。根据统计,我国每年有约500位女性确诊为卵巢癌,及早诊断和及时治疗是最重要,然而仍然有很多患者病没有及早治疗,待病情恶化至晚期为时已晚。

他解释,卵巢癌分为3类,分别是上皮癌、生殖细胞癌及线基质癌,其中上皮癌占大部份。卵巢癌没有症状,或在早期并不明显,一些病人可能出现腹胀、腹部或骨盆疼痛、厌食或很快就有饱胀感觉,以及频尿等问题,所以一些病人也会看错医生,找肠胃科医生治疗,甚至不当一回事。

“初期发现的患者只占约30%,治愈率高达70~90%。

大部份的患者都是晚期才发现,所以治愈率只有20~30%。

再者,虽然大部份患者对初次化疗反应良好,但约80%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会面对肿瘤扩散或复发情况。”

他表示,确诊后手术切除肿瘤是首要治疗法,是否要切除卵巢要视乎癌细胞歼灭程度。大部份患者之后还要接受化疗或综合治疗。

....
苏利斯:大部份晚期卵巢癌患者都会复发。(图:星洲日报)

晚期卵巢癌患者
80%会复发,存活率低

临床肿瘤专科顾问陶乃文医生表示,卵巢癌的诊断及治疗虽然近年来已经取得很大进步,但仍然看到很多复发病例,令人担忧的是,确诊为晚期卵巢癌的患者,80%都会复发,难以治疗,5年存活期几率只有20~30%而已。

数据显示,除了现有的常规治疗(包括手术和化疗),维持性的治疗方案也非常重要,可以延长患者的存活期限。

每9宗有1宗BRCA基因缺陷卵巢癌

他说:“BRCA是乳癌易感基因的简称,一种遗传性基因或基因突变,通常与乳癌及卵巢癌风险相关,以大马来说,每9宗卵巢癌中,就有一宗与遗传性BRCA基因缺陷相关。”

他解释,正常细胞的BRCA基因会通过称为同源性重组(Homologous recombination,简称HR)的途径,激活DNA损伤修复过程,抑制肿瘤细胞增生。但BRCA基因突变会导致同源性重组修复途径产生缺陷,进而降低细胞的DNA修复能力,使到细胞容易演变成癌细胞增生扩散。由于这个缺陷是具有遗传性,所以一旦确实为BRCA基因突变,将会提高罹患卵巢癌风险高达47%。

....
陶乃文讲解晚期卵巢癌患者接受了标准疗法之后的存活率期限。晚期卵巢癌患者的5年存活期几率只有20~30%。(图:星洲日报)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6.11.18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