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活力副刊,养生,盛晓峰,器官捐赠

器官捐赠 只为救人遗爱人间

慕沙,40岁巫裔男子,有超重和高血压问题,因脑部急性出血去世,太太忍痛替他器捐肾脏,遗爱人间。

慕沙是个夜猫子,常常三更半夜和朋友泡在嘛嘛档喝茶聊天,太太爱莎看不过眼,要他少出夜街少吃宵夜,他满口答应,但一转身就忘得一干二净。这天午夜,慕沙又出门了,说约了朋友在嘛嘛档看世界杯入选赛。凌晨两点,睡梦中的爱莎被电话铃声吵醒,电话中慕沙的好友气急败坏地告诉她说慕沙突然无法说话,右边身体像被石头压着似的动弹不得。

10分钟后,朋友把慕沙送回家里,爱莎手忙脚乱地帮他抹风油,要他稍事休息。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情况依然毫无好转,爱莎才急召救伤车,火速把丈夫送院。

到了医院后,慕沙的昏迷指数跌到8(正常人是15),呼吸困难,左脑内有大型血块,诊断是脑急性出血。

脑神经外科医生第一时间为他做了紧急脑减压手术,也取出了血块。手术相当成功,可是慕沙却一直处在昏迷状态,手术后3天,还是没有甦醒过来。到了第8天,昏迷指数再次下跌,扫描时发现他的脑部肿胀,瞳孔也开始放大,生命的迹象正在逐渐消失。

医护人员为病人做了最大的努力后,大家都心里有数,我和慕沙的太太以及叔叔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向他们详述慕沙的情况,最后我小心翼翼地询问他们慕沙是不是器官捐赠者。

爱莎一脸茫然表示不知情,不过,当知道慕沙脑死和返魂乏术后,她强忍伤痛,决定把他的肾捐出,希望遗爱人间,为另一个生命点燃希望。

在马来西亚,器官捐赠仍不普遍,根据2016年的数据,每100万人口中,西班牙有35名器官捐赠者成功捐赠、泰国有2.6人,而马来西亚只有0.54人。虽然器官捐赠者的人数有逐年增长,但远远不如等待器官和组织移植的人数,许多生命就在等待中抱憾结束。

作为医生,我的立场必须中立,我必须顾及家属的感受,做好沟通解释。尊重每一个生命,是我作为医者的绝对坚持。

如果你想要对器官捐赠瞭解更多,可上网dermaorgan.gov.my查询。

左脑急性出血
左脑急性出血(箭头处)

 

问:哪一种病人适合成为器官捐赠者?
答:
有4类脑死亡病人适合捐赠器官──蛛网膜下腔出血者(subarachnoid hemorrhage)、严重创伤性脑损伤者、高血压导致的颅内出血者和缺氧性脑死病人。

问:可以捐赠的身体器官有什么?
答:
心脏、肺、肾、肝、眼角膜、心瓣片、骨骼和皮肤都可以捐赠。

问:宗教反对器官捐赠吗?
答:
不管任何一种宗教,都没有反对器官捐赠,只要出于救人,非关金钱买卖,在生命结束时捐出器官来挽救他人的生命,都是一种慈悲的行为典范。

 

盛晓峰(Dr. Sia Sheau Fung)
盛晓峰(Dr. Sia Sheau Fung),马大医药中心的脑神经外科医生,也是神经外科和脊柱专科顾问,同时也在马大医学院教课。

【小启】您有关于脑神经和脊椎的问题想要请教盛晓峰医生?您可以把问题电邮到[email protected],电邮上请说明病况,并附上个人基本资料,盛医生将筛选出部分问题,在【医识力】版中详细答复,敬请读者留意。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特约专栏:盛晓峰· 2017.12.29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