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肠癌最先转移肝 化疗后肿瘤不活跃 病情受控非痊愈

我父亲患上第四期降结肠癌,CT scan和化验显示有双肝转移(left and right liver lobes),两个月前他进行了结肠肿瘤切除手术,目前已完成4次化疗,医生建议做12次化疗及肝脏切除手术。上周他进行了PET scan,结果显示没有了活性癌细胞,尤其是肝脏部位。 

Q1:请问我父亲是否无需做肝脏切除手术呢?

A1:结肠癌在转移的时候往往先影响到肝脏,这是因为结肠的血在回流心脏的途中首先会经过肝脏。癌细胞沿着血流到达了肝脏,假如行程就此“打住”,那就表示可能还没有到达更远端的器官。

假如电脑断层扫瞄(CT scan)或正子断层扫瞄(PET scan)显示其他器官没有受影响的话,病人是有可能被治愈的。

根据法国古斯塔夫鲁西研究所(Institut Gustav Roussy)的研究报告,假如有办法把肠癌和肝转移都切除干净的话,5年生存率(相等于 “痊愈率”)是30%。即医学可以治好约三分之一的结肠癌肝转移病患。不过前提是肠和肝脏的肿瘤都必须用局部疗法(通常是手术切除)清除干净。

你父亲的结肠癌已经转移到左肝叶和右肝叶 ,在切除上就会出现一些难题。不过现在的肝脏手术很先进,即使肝的左右两叶都受到影响,还是有可能处理干净,重点在于肿瘤的位置:

1)太靠近肝门静脉(portal vein)或胆管的肿瘤比较难切除─这是处在肝中央位置的肿瘤

2)假如影响到超过5段肝(liver segments),就没办法全部切除─肝在手术结构上可分为8段,手术切除不能超过5段,要不然就会失去太多肝功能,不能存活。

在没办法用手术切除的情况,有时候可以退而求其次,用比较没有那么“激进”的办法(当然成效也比较低),如射频消融法(radiofrequency ablation,RFA)、冷冻治疗(cryoablation)、经动脉化疗栓塞术(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TACE)或身体立体定位放射治疗(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SBRT)等,也是局部疗法的一种。

Q2:请问他是否还需要继续做化疗呢?

A2:经过4次化疗,肿瘤就不再活跃,那是相当令人鼓舞的成绩。当然,肿瘤“不活跃”和肿瘤“全消失”差别还是很大,不过至少好的反应是成功的第一步。

这个时候不要自满,或误以为问题已经消失,因为这个时候假如停止治疗的话,几个月后问题再度复发,做第二次治疗就没那么有效了,错失了痊愈的机会。这时候应当继续努力,先做完6次的治疗,进行肝磁力共振造影(MRI liver),看看是否已经适合手术。假如肿瘤的体积已经减少了许多,这是手术的好时机。手术(或其他局部疗法)之后再决定是否要继续另外6次的化疗疗程。

Q3:请问没有了癌细胞是不是代表治愈了? 还是只是受到控制呢?

A3:正子断层扫瞄没照出肿瘤,不代表“没有癌细胞”,往往只是因为化疗让癌细胞暂时不活跃。医学上称之为“缓解”(remission),即癌症暂时受到控制。

Q4:请问第四期癌症能否治愈呢?

A4:如上,不过癌症到了越后期越难治愈,即使有办法治愈也需要更多的努力,所以“病从浅中医”是恒古不变的道理。肠癌是可以提早被发现的,即在息肉的阶段就把它去除,不过必须先“找到它”,所以人们到了45岁以后,可以定期做一次大肠内窥镜(colonoscopy)检查,以提早发现和去除任何长出来的息肉,减少肠癌的病发率。

现代医学把晚期肠癌分为四大类:CMS1、CMS2、CMS3及CMS4。CMS1和CMS4对免疫治疗比较有反应,CMS2则对标靶治疗有反应。这是根据肿瘤的基因特性的分类法。

其中两个最基本的检验是RAS和MSI的基因突变。前者假如没有突变的话,可以考虑在治疗的时候加入抗癌抗体,如cetuximab或panitumumab,有利于增加化疗的疗效,不过价钱昂贵;后者是免疫治疗的指标性基因,假如有特定的基因突变(即所谓的MSI-H的肿瘤),又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免疫治疗目前是一种非常昂贵的治疗),在其他选择都用尽的情况下,可以考虑试用anti-PD1抗体类型的免疫治疗,对于一部分的病患会有很好的疗效。

何国煌医生 肿瘤科
何国煌医生  肿瘤科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報.2018.03.0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