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医识力,肝脏移植,公院换肝中心不敷需求

公院换肝中心不敷需求 私院与印度合作 首创肝脏移植计划

案例:
32岁工地管工小李上个月因急性肝衰竭,被送往中央医院深切治疗部接受治疗,情况危殆,急需O型肝脏移植续命。

小李自小丧父后一直与妈妈相依为命,自小李入院后,李妈妈寝食不安,并向代议士求助,希望通过招开记者会筹备医药费,準备让小李到邻国治疗。

经过近两周的等候,小李最终等不及合适的肝脏进行移植而逝世。

1400国人死于肝病

“2014年,马来西亚肝脏基金会披露,60%国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脂肪肝,而且患病率不断增加中。

脂肪肝通常指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是一种与生活习惯息息相关的疾病,而脂肪肝患病率的增加与糖尿病、肥胖趋势平行。

虽说并非所有脂肪肝病患都需要进行肝脏移植术保命,但是即使只有少部分,却佔了肝脏移植的庞大数目。

因脂肪肝进行肝脏移植只佔肝移植的一部分,其他如B型和C型肝炎、病毒感染等也须肝脏移植,这为公共卫生带来了各种问题。其实,有许多患者因为等不到肝移植的机会而死于肝衰竭。

即使B型肝炎疫苗已被列入国家免疫计划中,但是仍有很多病患因为等不及换肝而逝世。同样的,急性C型肝炎有很好及革命性管理与治疗,这些药物多数是昂贵的,但仍有部分的患者因为肝衰竭和等不及手术而逝世。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2014年接近1400名马来西亚人死于肝病,这项数据只反映了部分事实,因为我国的统计数据不完善,相信真正的病患比呈报数据更高。

◎亚洲大体捐赠率低 与社会化文有关

肝脏捐赠主要分为大体捐赠者(deceased donor)及活体捐赠者(living related donor),前者是指已逝者同意死后捐出肝脏,而后者则是指受赠者亲属愿意捐赠部分肝脏。

在全球许多国家,马来西亚是大体捐赠率相当低的其中一个国家,以致大体捐赠的肝脏严重短缺,这和人们的社会文化及宗教信仰有关,使许多人在活着的时候不愿作出器官捐赠的承诺。

马来西亚的肝脏移植率,无论是来自大体捐赠或活体捐赠都很低,而在欧美国家,大多数的肝脏移植来自大体,意即受赠者获得的肝脏来自於脑死的病人,而捐赠者生前已簽署捐赠同意书。只有很少数肝移植的肝脏是来自受赠者亲友或活体捐赠者。

在东南亚区,大多数的肝移植器官来自活体捐赠者,而缺乏大体捐赠则是一种亚洲现象,我想这是因为亚洲国家都有共同的社会文化所致。

出国换肝回国跟进 助减政府医疗负担

我国共有两间肝脏移植中心,即士拉央医院和马大医药中心,其中马大医药中心的肝移植经验尚浅,迄今只有1宗活体肝移植的案例。

以现有的肝移植设备和经验来看,我国的肝移植服务仍不足以应付国内3100万人口的需求,仍有许多病人提出肝移植的需求,但最终仍无法如愿以偿。

国内已有私人医院与印度经验丰富的肝脏移植中心协手合作,把需要进行肝移植术的大马病患,推荐至位于印度的全南亚区最大肝脏移植中心。

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合作关系,能够提供或选择给有需要的病患,同时也间接协助减缓政府的负担,让政府医院或肝移植中心能够把专注力放在缺乏经济能力等病人身上,创造政府与私人医院的双赢局面。

在这项合作关系下,病人可以在本地私人医院接受初期治疗,然后飞往印度金奈的肝移植中心进行肝移植术,手术结束并飞返大马后,可在本地私人医院进行后续的观察和跟进治疗。

私人医院提供的综合性肝脏方案也包括肝脏筛检,让病人尽早发现问题和展开管理,以避免肝移植并发症。”

拿督玛汉达医生(Mahendra Raj)
拿督玛汉达医生(Mahendra Raj)
肝肠胃内科顾问

印马合作 换肝收费是欧美1/4

“我院的肝移植计划是经验丰富且在印度及南亚洲作出多次“第一”的创举。通过这次与大马私人医院的合作,我们希望提供最佳且可负担的治疗,以协助有需要的病人。

在这项肝移植计划下,病人的肝移植费用平均约4万5000至5万美元(18万至20万令吉),这项收费是欧美等国家的四分之一,而收费可根据病人的情况调整,例如手术复杂性较低的病人,手术费则减少,而手术较复杂的病人,收费则会稍微调高。

我们推介这项计划是为了要告诉民众已有很好的肝移植治疗选择,但更重要的是,病人能够得到全面的治疗。

我们不希望病人在没有专业咨询的情况下,独自到医院来要求换肝,而手术后又没有定时复诊。要知道,手术后的长期监控和管理是很重要的,如果出现术后并发症,并且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后果就会不堪设想。

有时候,一些医生没有肝移植后的护理经验,无法提供病人良好的护理和监控,因此本地合作医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烈拉教授(Shamsudin Mohamed Rela)
烈拉教授(Shamsudin Mohamed Rela)
印度Gleneagles Global Health City肝脏疾病与移植出国中心主席兼院长
曾为仅出世5天新生儿成功换肝而荣获健力士世界纪录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笔录:包素菡 ‧ 2018.03.10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