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糖药liraglutide再下一城 降三大心血管致命风险

案例:

47岁的陈大明患有二型糖尿病,虽有定时注射胰岛素,但是疗效还是时好时坏,血糖难以受到控制。

有一天,他在会客的时候,突然心脏病发,所幸及时送院抢救,挽回一命。令他感到疑惑的是,他的胆固醇水平不算太高,也没有高血压的问题,但是却有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糖尿病主要的死亡因素为心血管并发症,因此控制血糖的同时,也要预防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含有liraglutide的糖尿病药物Victoza,通过胰高血糖素样肽-1(glucagon like peptide 1,GLP-1)刺激天然胰岛素的分泌,除了有效降低二型糖尿病患的血糖,赋予减重的效果,如今更被证实能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让接受治疗者一次达到多重疗效。

3名糖友1有心脏病
“心血管疾病是糖尿病患死亡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34%的二型糖尿病患同时患上心血管疾病,意即每3名二型糖尿病患就有1人同时有心血管疾症。超过三分之二年过65岁的糖尿病患死于心血管疾病。

治疗心血管疾病其实不是什麽大问题,问题在于心血管疾病是一种会复发的疾病,即使经历一次的突发性心脏病获救治,也难保不会有下一次的病发,而且复发风险高。幸存者也需要面对收入或经济丶生活素质等的负担。

糖尿病带来的并发症如突发性心脏丶糖尿病足溃疡截肢等不容小觑,但是许多大马人都有“事不关己”的思维,以为自己不会和糖尿病扯上关系。要知道,每个人都有患上糖尿病的风险。

虽然我们可以通过治疗高胆固醇来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但是心血管疾病不但无法治愈,而且其后果是“无法改变”(non-modifiable)。

控制HbA1c及风险为最佳
我称liraglutide为“疾病改良药物”,因为它能够改变疾病的模式,并可在最低的并发症风险下存活得更久。但前提是患者必须持之以恒,并且尽早开始接受治疗。

糖尿病的病因很多,包括肥胖丶家族遗传丶生活习惯丶饮食等,虽无法改变罹变糖尿病的事实,但至少可以选择治疗方式有效地改变疾病模式。

控制血糖可通过控制糖化血色素(HbA1c)和风险而达成,这里所指的风险可以是胰岛素丶吸烟丶肥胖等的可能风险,未必是指高血糖所引起的风险,当然,我们都希望一种糖尿病药物同时拥有控制HbA1c和风险的功能。

在一项涉及超过9300名二型糖尿病患的临床实验Leader结果显示,liraglutide除了可控制血糖,也有效降低3个终点指标风险,即心血管疾病死亡事件丶非致命突发性心脏病或非致命中风的发生率达13%,成效比安慰剂更显着。”

-
拿督斯里阿兹哈里医生(Azhari Rosman)
国家心脏中心心脏内科高级顾问

大马180万糖友未被确诊
“根据2017年国际糖尿病联盟(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IDF)报告,马来西亚超过360万成人罹患糖尿病,是国家人口的16.4%,令人担扰的是,其中一半的患者,即180万人未被确诊。

我国的调查与IDF预测结果相近。2015年全国健康与病发率调查(NHMS 2015)显示,我国约有17.5%年过18岁人口,即360万人患上糖尿病,换言之,每6人就有1人是糖尿病患。病发率将持续上涨至2020年的23.4%和2025年的31.3%。

大家都知道,糖尿病是我国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不但如此,糖尿病也和血管及微血管并发症的增加有密切关系。

复杂和不灵活的治疗方案丶低血糖风险是控制血糖受阻的重要因素。不过,即使有再好的糖尿病药物或治疗面市,我们在协助国人控制糖尿病的努力上还是面对各种的困难。

80%政府医院求诊 国家吃不消
糖尿病患也日趋年轻化,调查显示,年轻病患的增长最明显,20至24岁及25至29岁患者的病发率分别是5.9%和8.9%,而年龄越小的病患,越难被确诊。

大马人无法良好控制血糖主要的原因是饮食习惯所致。我们有太多的美食,其次是不良的生活习惯如缺乏运动丶久坐不动等。

约有80%的患者在政府医院和诊所接受治疗,而卫生部专注于提供糖尿病相关的教育,因为教育是病人配合丶生活习惯的实践等关键因素。

糖尿病对个人或国家都是一项负担,因为很多时候,政府已经背负大部分的糖尿病管理费。”

-
再娜丽亚医生(Zanariah Hussein)
内分泌内科高级顾问

糖尿病年轻化 并发症更高
“数据已经显示,我国的糖尿病患日趋年轻化,这意味着患者有更长的时间需要与糖尿病并存,并发展出心血管疾病和突发性心脏病。

糖尿病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平均寿命,调查显示,没有糖尿病的正常人可以活到平均寿命或更长命,但是患有糖尿病者的平均寿命比普通人减少6年,而同时患上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患者,平均寿命比普通人少了12年。

liraglutide当中的活性分子是GLP-1,也是人体肠道细胞所分泌的一种肠促胰素,而后脑中的神经元也分泌GLP-1。

GLP-1对人体多个器官都有作用,例如脑丶肺丶心脏丶胰脏丶肾和大肠,这些器官都有GLP-1受体,能够与GLP-1结合反应。

liraglutide在降低血糖有显著的疗效,无论是单独使用丶结合使用,甚至与常用的结合治疗都能带来疗效。

liraglutide还有减重的好处,比其他降血糖药有效减低两三公斤体重,并加强降血糖的疗效。

liraglutide减22%心脏病死亡风险
LEADER是一项高风险患者使用降血糖药物后心血管疾病风险的临床研究,这些所谓的高风险患者包括50岁以前已患有心血管疾病丶肾损伤者丶60岁以上高血压等患者,受试者分组接受liraglutide和安慰剂治疗的对比,两组受试者同时也提供标准的降血糖护理。

这项试验的目的是观察受试者发生心血管疾病死亡丶非致命突发性心脏病丶非致命中风及其他扩展复合心血管疾病风险。

结果显示,liraglutide组比安慰剂组降低22%的心血管疾病死亡率,这是难得及令人感到激动的结果,因为心血管疾病死亡是可以得到预防的。”

-
陈小平医生(Chan Siew Pheng)
内分泌内科高级顾问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包素菡.2018.10.2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