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肾衰竭.转用自动化腹膜透析.边睡边洗肾

(雪兰莪.沙登17日讯)陈成水从小就体质纤弱,几乎每个月都前往诊所报到,医生发现他尿液中的蛋白量高,甚至有血,怀疑症状与肾脏有关,继而写信让他到医院进行检查。

在后来的4个年头里,他的体质依然羸弱,他因此成了医院的“常客”,即使定时进行检查,也无法诊断病因。他曾远赴吉隆坡中央医院进行切片检查,却同样苦无结果。

辗转之下,他回到怡保的专科医院进行检查,最终确诊为肾功能衰竭,功能已损坏60%。当年的他只不过是名初中二的学生,无奈年纪轻轻就得面对洗肾的日子。

他是家中老么,对上的6名兄姐身体都健康正常,唯独他得了肾病。

经过多次询问,父母深感心痛,却无法给予儿子一个答复。年少懵懂的成水从那刻起明白,即使再追问,也于事无补,默默接受肾衰竭的事实。

尽管从小常生病,但他绝不是人们想像中依赖性强的孩子,独立自主才是他的性格。

他向学校告假暂停课业,独自来到隆市,在中央医院展开洗肾的日子。

吞下不少苦酸

他在院方推荐下,与数名病友在医院附近合租公寓单位,大家互相照应及鼓励。然而,每周3次洗肾,让他咽下不少苦酸。

医生考量当时的他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人生路仍漫长,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洗肾岁月才是关键所在,继而建议他与家人商讨进行肾脏移植手术。

家人也不忍见他的人生自此受困于洗肾,因此父亲决定把其中一个肾脏移植予他,祈望他摆脱洗肾的日子。在洗肾约莫一年后,他进行肾脏移植手术。

选择自动化腹膜透析

陈成水的肾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他也如愿地展开新生活,并格外珍惜得来不易的健康体魄。不过好景不常,医生在18年后再度为他带来噩耗,告知移植肾脏的功能开始衰退。

医生“宣判”陈成水的肾脏衰竭,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对肾病一概不知的无助少年;他在院方协助安排下申请社会保险,再度踏上洗肾这条路,惟这次是选择自动化腹膜透析(APD)。

有别于传统洗肾仪器,APD可由病患亲自动手更换透析液,特别之处是在晚上睡眠时才进行,历时10个小时。换言之,病患可在睡眠期间洗肾,换来更大的“自由度”。

陈成水每日睡觉前,把仪器及透析液置于床边,把导管衔接至腹膜透析仪器及透析液的循环器。

社险承担医药费

当他睡觉时,APD仪器将排出已用(之前注入)的透析液,重新补充新的透析液,同时监督透析液留在腹腔的时间。

在早上,该仪器将作最后的补充,他在解除导管后,就准备起床上班,透析液将留在腹腔直到晚上的睡觉时间。

他庆幸,本身的医疗费用由社险所承担,否则他每月得缴付数千令吉的医疗费用。

马来西亚肾脏基金会(National Kidney Foundation of Malaysia)
电话:03-79549048/03-79549049
网址:http://www.nkf.org.my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叶佩盈‧2017.01.17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