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乳房身心皆煎熬 心理治疗 助定位再出发

案例:

40岁的丽娜是广告界有名的女强人,不但拥有美丽样貌和苗条身段,还有疼爱她的丈夫和两名可爱的儿女。她并没有因此放弃事业,并从女强人晋升为“女超人”,事业家庭两头拼。

丽娜最近因乳房发现硬块,经专科医生检查後确诊患上乳癌,所幸癌细胞未扩散至其他器官,医生建议她接受乳房切除术,过後再根据情况接受化疗和标靶治疗,这段治疗期需时至少半年。

处於事业高峰期的丽娜感觉自己重重坠入谷底,难以接受,并且对治疗失去信心,终日躲在睡房,不愿出门。无论家人如何陪伴和劝解,也无法改变她负面想法。

肿瘤科医生因此建议丽娜接受心理治疗,希望丽娜尽快走出阴霾和接受治疗,避免病情恶化。

乳房全切生理变化 忧郁焦虑易上门
“癌症或多数慢性疾病患者被确诊时,会有情绪和生理两种不同的影响。例如乳癌患者被确诊时,可能因为接受乳房切除术(mastectomy)而大受打击。

乳房可说是女性象征物,失去乳房,不但令患者感觉到失去女性的特征,也会令她们对自己在社会上的身分,例如身为一名妻子丶母亲丶女友等重新定位而感到压力。

在生理变化方面,由於体内化学物质失衡,乳癌患者很容易因此患上忧郁症或焦虑症。

有些人以为,乳癌患者是因为不堪患癌的打击而患上忧郁症或焦虑症。其实,医学界过去10年发现,即使排除了环境因素,乳癌患者也会因为体内化学物质变化,而患忧郁症或焦虑症。

乳癌与患者的生理状况都会相互影响,这就是为何越来越来多的慢性疾病和癌症患者都前往寻求心理治疗的援助,确保治疗顺利进行。

乳癌患者被转介到心理治疗部并非治疗的规定,但是,在我执业的私人医院则会有肿瘤科转介癌症患者到心理治疗或精神科的习惯,这是因为医生们都知道心理障碍是病患的风险因素。除了确诊的病人,医生也会转介已接受治疗後的病人过来,希望病人和家属都可以获得适当的支援。

角色瞬换 照护者承受巨大压力
随着癌患被确诊後,照护者是继患者後,其中一个受到巨大冲击的人,这主要因为照护者的角色瞬间被更换所致,例如从一名丈夫换成癌症患者的照护者,他们同样承受很大的压力。

有时候,照护者如果承受太大的压力也影响癌患的复原,例如照护者不愿送患者去接受治疗,或不执行在家护理等。所以,提供患者家属支援是很重要的。

乳癌患者从被确诊患上乳癌至展开治疗,当中需要多久的时间进行调适则胥视患者得到的支援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患者来自积极的环境,例如家人的支持丶共同的治疗理念等,比起孤独面对疾病的患者更快能够调适和展开治疗。

这就是为何有许多支援团体,特别是乳癌支援团举办各种活动,除了提高民众的意识,也创造更多的社区意识,让癌患知道他们并不孤独,有许多人和他们站在一起。

排除恐惧 提供援助
并非所有癌症病人都需要心理治疗,除非病人要求,或出现绝望丶对诊断充满负面想法丶害怕丶焦虑等状况,医生将转介这些病人给心理治疗师。

我们的目标主要是协助病人解决心中对疾病或治疗的恐惧,让病人确定整个治疗过程。

每位病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恐惧,她们有的对死亡感到恐惧,有的放不下家人,我们尽力协助排除她们的恐惧,让她们对妈妈丶妻子等角色有个重新的定位,使治疗过程更舒适和顺利。

通常,我们首先会找出病人所关注的是哪些问题丶受影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等,那么,我们就可以列出一系列的评估,从中找出主要的问题,提供适当的援助。

几乎每一名前来接受治疗的病人都有不同的诉求,需要不同的对待和治疗方式,没有一种治疗是适合所有病人的。

有时候,病人不想把负面的消息和情绪和家人分享,造成家人的负担,那么她们可以向心理治疗师倾诉,从中得到帮助。

-
卡雅娜(Katyana Azman)
心理治疗师

正向思考增预後效果
虽然正向思考无法治愈癌症,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积极正面的想法能够提高病人的预後效果,这是因为希望和积极态度使病人更将致力於接受治疗和改变。

正向思考的患者不会视癌症为终点,而是把疾病视为一种机会和重生,而负面思考的病患可能态度消极,认为没有必要接受治疗或失去改变窘境的动力。

有些消极的病人不愿听从医生的指示,研究显示,消极的病人接受化疗或放疗的出席率有下降的现象,当中的原因包括病人失去希望丶没有得到支援等。

健康心理学不断在观察是什么促使人们在健康方面做出选择,而许多研究已经显示,病人正向思考,得到支援就会有良好的治疗依从性。

纯辅导无用药 不与乳癌药物起冲突
心理治疗师只提供心理咨询和辅导的帮助,如发现病人有自虐丶自杀或焦虑至失控的状态,我们将转介病人至精神科医生,由精神科医生评估是否要接受药物治疗,帮助病人改善病情。

多数医生会把癌症病人转介至心理治疗部,主要因为心理治疗是无处方药物的“非侵入性”治疗,与正在或即将接受治疗的癌患不会起医药上的冲突。

如果病人没有太多的功能障碍,我们会继续给予辅导,每周1次,每次约1至1小时半,如果病人的情况较严重,可能需要多次或频密的辅导。

通常初期治疗者建议接受12次辅导的疗程,胥视病人病情有否改善再决定是否继续。通常,拥有良好支援的病人经辅导後有良好反应,而缺乏支援的病人则需要更长时间的辅导。

除了心理治疗和精神科,还有许多乳癌患者或幸存者的支援团体经常到医院提供慰问和援助,那是因为即使患者已经完成治疗和痊愈,她们也需要继续得到家人丶亲友和社会支援,让她们能够继续生活下去。”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包素菡.2018.11.20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