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走向数码医疗化 企业自我规范 加速法令落实

医句话:

数码医疗在全世界并没有一个完善的标准可供参考,因为数码医疗是很新颖的概念,很多国家仍在计划和努力达到标准的路上。我们是少数落实数码医疗概念的国家,很多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与各领域都是各自为政,因此,一些先进国家也开始向我们看齐,并前来取经。

远程医疗vs数码医疗

“数码医疗(digital health)即将资讯科技(IT)纳入医疗保健。把资讯科技纳入医疗实际上是为了提升医疗水平和效率,但两者的结合不只限于数据(data),它其实涵盖了多方面,包括远程医疗(telemedicine)。

远程医疗是数码医疗大伞下的分支,其定义其实蛮狭窄的,着重的是治愈效率,例如机器人手术,而数码医疗则包括如何管理或储存数据丶如何在病人无需上门的情况下提供医疗保健等。

但是,我们接下来即将举办的‘2019年马来西亚远程医疗大会’采用了远程医疗字眼,主要因为外行人对远程医疗较有概念,知道它是一种结合科技的医疗,而我们实际上要探讨的是数码医疗。

我们当初也是以远程医疗发展小组作为开始,由于已经达到预期的目的,我们开始拓展至数码医疗。

其实,数码医疗在全世界并没有一个完善的标准可供参考,因为数码医疗是很新颖的概念,很多国家仍在计划和努力达到标准的路上。

也有一些标准已经出现,例如创建数据结构来存储信息,目前已有国际性标准了,而马来西亚遵守这项标准。另外,一些医疗术语的国际标准已经建立,也有一些标准是为了让彼此互相沟通而创建。

不过,目前有一些标准是比较糢糊的,例如数据所有权(data ownership)。医生会诊时所写下的资料,包括病人的病历丶治疗与处方等,在现有的法律下,这些资料的所有权属于医院,而医院必须对病人的资料保密或负起责任。

数据安全的独立考量

但是,在目前数码化的时代,这些病人的资料可以储存在云端,而云端可以分布在很多不同的国家或位置,未必是在大马,所以,关于数据应储存在哪里的规则与监管还是很模糊,大家都在寻找一个适合的方案。还有数据储存的安全考量,像数据如果储存在大马的话,该选择本地公司还是国际的数据储存供应者呢?本地公司的保安会比国际公司来得好?这些都是数码医疗的困境,因为旧有的条规已经不适用于数码医疗。

不过,我们也知道,这是一种正常现像,因为条规永远都是落在科技的后面,而全球都在积极赶上。

打造远程医疗生态系统

2015年,当时还没有一项会议讨论过医疗的未来,也是就资讯工艺医疗的课题,我们因此举办了第一届远程医疗会议,并促成了大马数码医疗的落实。

当时,出席推介礼的卫生部总监拿督诺希山认为,数码医疗不能随着会议的结束后就此告一段落,我们需要一个大型的组织,提出马来西亚迈向医疗数码化的课题。

诺希山建议我们成立一个开发小组,我们因此成立了‘远程医疗开发小组指导委员会〔Telemedicine Development Group (TDG)steering committee〕’,并由卫生部总监与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担任联合主席。

这项小组是由5人代表不同领域,包括政策制定者丶研究丶学术及企业所组成。传统上,每个领域可说是各自为政,但成立这项小组就是要把大家聚在一起,并打造三螺旋生态系统(Triple Helix System:政府丶学术及企业),共同创造价值丶建设和创新。

这5名成员包括我本人代表学术领域丶卫生部电子健康(eHealth)规划组副主任法芝拉(Fazilah Shaik Allaudin)医生代表政策制定者丶许思铭博士(Khoh Soo Beng)为企业代表及2名MCMC的代表是艾德林阿都甘尼(Adrian Abdul Ghani)及玛丽妮(Malini)。

TDG指导委员会有4个特别利益小组(SIG),即SIG 1(政策与监管)丶SIG 2(知识传播/网络)丶SIG 3(研发和临床试验)及SIG 4(认证丶上市和制造)。

通过TDG的形成,也就是如今的大马数码医疗(Digital Health Malaysia,DHM),我国已建立了一个整体框架和支持结构,打造一个良好的远程医疗生态系统。

-
黄志彪博士(Wong Chee Piau)
儿科与儿童神经内科顾问
首要大学-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
(Perdana University-RCSI)教授



SIG1规范标准 供政府参考

制定法令是一项耗时的工作,政府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进行大量的研究才能落实一项法令,但是,科技的进步和运作是难以被等待的,我们急需一些条例作数码医疗的指南,因此,我们成立了企业财团来自我规范,而自我规范中所采取的条款与规则是由SIG 1所拟出。

在SIG 1里,企业们同意使用相关的条款与规则来自我规范,如果发现一些有用的条款,我们可以提呈给DHM,让政府制成法令。

我们知道现有的数码医疗标准,通过自我规范的方式来使用这些标准的话,不但可以落实一套很好的条款与规则,也可以因为不断在运用中得到实际收效而加速法令的落实。

其实,我们是少数落实类似DHM概念的国家,很多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与各领域都是各自为政,因此,一些先进国家也开始向我们看齐,并前来取经。

马来西亚远程医疗会议4.0即将在6月20及21日一连两天在梳邦Grand Dorsett酒店举行。”

-

辞医生职 创办医疗服务网站

“我医学毕业后在政府医院的外科与麻醉科工作,离开政府医院后与伙伴在吉隆坡开设诊所。当时,我已经意识到有些远程医疗服务可以提供给民众,因此,我在2013年开始创办提供上门医疗服务的网站,当中的服务包括在家护理医生或护士丶视频问诊或看诊等。

通过设立网站,我开发了技术以及IT,包括如何储存数据丶协调等。也因为对科技产生了兴趣和热情,在2017年,我决定转换跑道,离开诊所和网站,投身IT。当我探讨医院IT时,我发现身为医生的我对医院的认识太少了,包括背后的运作如库存丶财政丶药剂系统丶实验室系统丶放疗系统等,而IT竟然可以包办所有的幕后工作让我们操作一家医院,所以,我对此很感兴趣,并在机缘巧合下,加入了DHM。

一直以来,各自为政是是很多组织的经营方式,像政府拥有数个发展计划,即使有共同的目的,参与的单位却各自为政,即在没有相互交谈的情况下操作。医疗企业也一样。

现今的医疗领域因为传统的作业方式,所以不断面对日新月异的新科技丶创新管理等的挑战,造成医疗企业的发展不断落在其他领域如金融丶商业等后面。

沙箱实验助拟法令建议书

DHM是结合了政府丶学术与企业的三螺旋组织,目前共有84家公司或成员。DHM成立的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SIG 1所负责的政策与监管。

许多企业有很多指南丶条规及法令供参考和对照,但是,医疗领域却相反,例如医生要进行网上处方时,现有的医药法令无法提供参考。

我们有必要制定适合医疗企业的条规,让医疗领域与时并进,因为数码医疗不但提供便利,更可省下许多不必要的开销,对医生丶病人及这行业者都有好处。为设定一套适合医疗领域的条规,我们打造了一个‘监管沙箱’(regulatory sandbox)。沙箱是一种安全机制,为执行中的条规或程式提供隔离环境。我们可以把现有一些看似适用的条规或程序用来作实验,而实验进行时所带来的改变不影响‘沙箱’以外的作业。

同业们可以在沙箱作业,并实行自我管制,这是很好的机会可以学习,如有不适合的条例或程序,我们也可以进行调整,最后可以得到更好的成果。

我们会把沙箱实验(第一份建议书)提呈给卫生部及MCMC作为制定法令的依据,预料年杪将获得批准。”

-
帕达班医生(Prathaban Raju)
马来西亚数码医疗SIG 1联合主席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包素菡.2019.06.17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