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动脉介入化疗药效高 局部给药 减全身性副作用

医句话:

许多中期和末期的肝癌患者,都会因为肿瘤过大丶肿瘤位於敏感部位丶年长身体衰弱等各种原因而不适合进行手术切除。或者,他们在进行了传统化疗後,仍无法控制其癌症。又或者,其癌症已经对化疗药物产生抗药性。当这种种情况发生,而肿瘤科医生和外科医生没有其他选择时,他们就会寻求介入学科的协助。

肝癌 第二大癌症杀手

“全球每年有超过70万宗新增肝癌诊断病例,其中的75%落在亚太区。从1990年至今,亚太区的肝癌病发率已足足增加了65%。2017年起,肝癌更排在了癌症死因的第二位。

肝癌可根据巴塞罗那分期(BCLC)分为0丶A丶B丶C丶D五期,其中0为极早期丶A为早期丶B为中期丶C和D为末期。不同分期的肝癌有着不同的治疗方法,国际上有着一套治疗流程指南,其中A期患者能进行的治疗方法比较多,比如手术切除丶肝移植或消融治疗(ablation),B期则接受介入治疗,C期接受全身性治疗(systemic therapy),D期则接受支持性疗法(best supportive care)。

我国一群医学研究者曾于2015年在《国际消化病期刊》(Journal of Digestive Disease)发布一项有关我国肝癌病发率的报告,其中在调查了我国348名肝癌患者后,他们发现有34.5%为A期丶21.6%为B期,而24.1%为C期,19.8%为D期。由此可见,我国有近65%的肝癌患者属中期和末期,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挑战。

许多中期和末期的肝癌患者,都会因为肿瘤过大丶肿瘤位于敏感部位丶年长身体衰弱等各种原因而不适合进行手术切除。或者,他们在进行了传统化疗后,仍无法控制其癌症。又或者,其癌症已经对化疗药物产生抗药性。

IR:经皮vs经动脉

当这种种情况发生,而肿瘤科医生和外科医生没有其他选择时,他们就会寻求介入学科的协助。

我国的癌症患者需知道,介入放射学(Interventional Radiology,IR)其实也是癌症治疗的选择之一。IR是指在医学影像设备如电脑断层扫描(CT)丶磁力共振造影(MRI)及血管造影(angiogram)等的引导下,透过经皮穿刺途径,将特制的微导管丶导丝输送到病变部位进行治疗或活检诊断。

在癌症治疗上,IR的方法基本上有两种,一是经皮局部消融治疗(percutaneous ablative therapies),二是经动脉(transarterial)灌注抗癌药物或进行动脉栓塞术(embolization)。

-
陈绍发医生(Alex Tang Ah Lak)
血管与介入放射专科顾问
马来西亚介入放射科学会(MYSIR)主席
前亚太心血管和介入放射科学会(APSCVIR)主席


局部消融创伤小 翌日可出院

局部消融治疗有多种方法,其中包括射频消融(radiofrequency ablation)丶微波消融(microwave ablation)丶冷冻消融(cryoablation)丶高能聚焦超声(HIFU)丶不可逆电穿孔治疗(IRE)等方法,它们都是将微导管经皮穿刺抵达肿瘤位置,透过传递和产生高热能或冻结温度来引起肿瘤坏死。

局部消融治疗对早期的肝癌有效,而且绝大多数的消融治疗只需要进行局部麻醉,无需全身麻醉。局部消融治疗的创伤小,复原快,患者一般早上入院,下午完成治疗后留院一晚,第二天便可出院。

除了肝癌,局部消融治疗也适用于肺癌丶脊椎癌丶肾癌和胰腺癌。

改良微球自动溶化减复发

经动脉的IR治疗方法有9种,这里无法一一详谈,我就主要谈谈由我改良研发的两种治疗方法,即经动脉局部浸透化疗(Transarterial Chemosaturation,TACS),以及,经动脉酒精栓塞术(Transarterial Alcohol Embolization,TAE)结合载药微球经动脉化疗栓塞术(DEB-TACE)。

TACS通过血管造影的导航,经肝的动脉将化疗药物直接灌注到肿瘤局部(肿瘤的毛细血管),并使用可生物降解(biodegradable)的自溶性栓塞物质(由薯粉所制)将肿瘤的供血动脉暂时封闭,让肿瘤‘浸透’于化疗药物达1小时,以此集中灭癌。这个技术在治疗转移癌上非常有效。

一般的全身性化疗药物在注入体内后,其药物浓度会被人体中大量的水分所稀释,而TACS却可将化疗药物直接送抵肿瘤局部,使肿瘤局部接受到的药物浓度提高500至700倍。当高浓度的抗癌药集中于肿瘤组织,便可使癌细胞快速死亡,治疗效果特别显著。

目前在西方国家有许多人喜欢用一种无法生物降解的载药微球来进行这种局部化疗,这些微球将造成永久性的血管栓塞,若里面的肿瘤组织没有完全被杀死时,它反而会诱发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形成,进而促进新血管生成并加速肿瘤的生长。反之,我所使用的自溶性栓塞物质会在注射后的35分钟至40分钟后自动溶化,而这暂时的局部缺血,也可增强化疗药物的细胞毒作用。

TAE加DEB-TACE 治中大型肝癌

TAE是将纯酒精经动脉注射进肿瘤局部,同时栓塞住供应肿瘤的小动脉和门微静脉(portal venules),以引起肿瘤的细胞蛋白质变性和凝固性坏死。

DEB-TACE则是将具有载药和栓塞特性的微球,经动脉送往肿瘤局部,让它释放化疗药物,同时将肿瘤的供血动脉封住,让肿瘤得不到血流供应,以此‘堵杀’肿瘤。

我发现TAE和DEB-TACE的结合,可以很有效的治疗中型和大型的肝癌,肿瘤大小可达15公分。我所进行的TAE,会混合使用高浓度(高于66%)的酒精和含碘的油性栓塞物质(lipiodol),以此加快癌细胞的凝固性坏死。”

介入治疗3问:晚期肝癌无法动刀 IR列第一线治疗

问1:介入治疗可以作为肝癌的第一线治疗吗?可以用作单一治疗吗?
答:经皮消融治疗与手术切除在治疗早期(0期和A期)的肝癌时具有相似的治疗效果和存活率。消融治疗适合用于大多数患者,它除了提供患者有效且微创的治疗方式,造成的创伤也较小,复原较快,而且它可以在局部麻醉下完成,完成后患者只需留院一晚,治疗成本更低。

如果肝癌更大或更晚期,而当肝癌无法通过手术切除,IR通常会成为第一线治疗。在治疗晚期肝癌时,IR需要结合其他的全身性治疗,如结合使用标靶治疗(如使用标靶药物sorafenib丶lenvatinib丶regorafenib)或免疫治疗,以增强临床效果和存活率。

若是肝转移癌或肺转移癌,患者在接受IR治疗后,需再通过传统的全身性化疗来抑制癌症复发。又或者,当一个大肠癌患者出现肝转移时,肿瘤科医生也会先请我们使用局部消融治疗将肝转移癌杀死,之后他们才让患者开始其大肠癌的化疗疗程。

因此,IR必须结合其他的癌症治疗,不可以单一治疗,患者在接受IR治疗后,还是要接受维持性化疗(maintainance chemothrapy),不该在接受IR治疗后就认为什么都不需要做了。

问2:介入治疗的潜在风险?
答:每个手术都有其风险,而每个患者的情况也不一样,需要彻底地替他们检查并作出分析,再看他们适合进行哪个手术。IR的治疗有许多种,所需技术也并非简单,有经验的医生可以协助做出正确的治疗选择,并降低手术风险。此外,IR治疗的副作用比手术切除或全身性化疗都来得低。打个比方,如果全身性化疗需要注射1克的化疗药物,那经动脉局部化疗只需要500毫克。

问3:我国已有介入治疗?
答:我国有许多患者在确诊患上癌症后都迫不及待往国外求医,他们误以为外国才有介入治疗,却不知我国已有医院引入先进的介入治疗技术用于治疗肿瘤,患者应积极查询和善用这些医药资源。民众若欲知更多详情,可咨询马来西亚介入放射科学会(www.mysir.orgwww.apcio2019.com)。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曾咏邰.2019.08.15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