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力受损·长久不理会失智

听力受损并非疾病,但可影响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生活品质,如果置之不理,长久的听力受损甚至可影响脑功能,让人逐渐失去言语和认知能力。

丧失听力或听力受损是长者常见的老化问题,虽然不是疾病,但是却可以引发其他的问题和疾病。

衰老会使人失去许多体力上的运动如咀嚼及消化、动作缓慢,记忆、视力和听力也越来越差,整体生活品质下降。

有研究显示,听力受损与精神问题、记忆衰退、失智症等疾病连接,而听力不良,听不见环境四周的声音,例如汽车经过也可以导致被撞或跌倒等意外。

许多丧失听力的长者常面对分离、孤独和患上忧郁症等问题,改善听力肯定能够为他们带来生活上的改变。

....
拉基班星(Rajbans Singh)
大马健康学会(Malaysian Wellness Society)主席兼老人医学内科顾问

影响脑功能
照顾听力避免噪音

听力深深牵动着人体和社会生存的功能,并影响我们脑部的整体健康,所以照顾听力,不管是尽量避免可导致我们听力受损的噪音,还是使用适当的装置或助听器,可具体改善知觉和听力的不足。

越来越多的研究和调查证实,听力受损和脑功能息息相关,其中美国约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学一项调查显示,听力受损与年长的认知能力加速衰退有关,听力受损的长者比保持听力的长者,有更高患上失智症的风险。

未来的保健技术将着重于保健管理中的保健科学,这意味着应用科学将解决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在医疗保健方面的运用。

....
古力尔(Ogan Gurel)
代医药主任

职业病受害者
助听器改善听力

会员中有许多当年因为接受枪击训练,经常暴露在强烈噪音下,加上没有保护听力的配备可用,以致年长后出现听力受损的问题。

我就是其中一名听力损伤的职业病受害者,因此非常清楚听力受损的痛苦。很幸运的遇到助听器供应商,经检验后佩戴助听器,与人沟通及生活上的许多不便因此获得改善。

....
阿都阿兹峇卡(Abdul Aziz Bakar)
退休警员福利协会“Skuad 69 PDRM”主席

首个听力调查发现
民众缺乏关注及醒觉

马来西亚一项有关听力的调查显示,国人对听力受损的醒觉和接受程度低弱,并认为丧失听力是年老的象征,无药可治也不予理会。专家认为,提高听力健康意识应从定期听力测试开始,以尽早发现问题,避免听力受损持续恶化。

一家听力护理器材公司于2017年1月至3月,在全马对578人进行听力调查。调查显示,362名受访者(65%)不曾接受过听力测试,而448名受访者(77%)表示自己或家人曾面对耳鸣、眼花或头晕、听力困难这三大听力症状。

少数会求助听力学家

该公司首席执行员卡诺汉(Olivier Carnohan)指出,听力是人类第五感官,与脑中枢及语言皆有重要的联系,听力受损或失去听力后将“一去不复返”,听力再也无法被修复和痊愈,显见听力对人而言是何等重要。

他说,全马听力调查显示,36%受访者不知道自己或家人曾否面对听力受损的症状,只有18.8%受访者坦承自己和家人曾面对听力困难,由此可见,大马民众缺乏对听力受损的关注和醒觉。

他声称,73%受访者不曾接受听力检验,也对家人曾否接受过听力检验表示不知情,另有228名受访者(40%)不知道听力检验和耳朵检验是否相同,而100名受访者(17%)相信两者是一样的。

....
卡诺汉(Olivier Carnohan)
听力护理器材公司首席执行员

他提出,少于半数的受访者面对听力受损时会咨询听力学家或助听器供应商,而35%受访者不予理会,抑或寻求传统或中医治疗。

“虽然有60%受访者表示会咨询医生,但是,有些医生未必能够提供帮助,曾有医生告诉病人说,听力损失是年长所致,没有治愈的方法,病人只好失望而返,这也是医生缺乏意识所致。”

他指出,42%受访者坦承一旦面对听力受损时会选购助听器佩戴,并认为小型或隐形式助听器是重要考虑的因素,接近60%受访者则表示胥视情况决定是否佩戴助听器。

恶化失去语言和记忆

他说,绝大多数受访者认同助听器能够提升与家人及朋友的连系,提高自信、自理能力及生活品质,话虽如此,事实上仍有许多人不愿购买有必要用到的助听器,反而花钱购买没有必要的奢侈品。

他补充,曾有听力受损者长达6年没有佩戴助听器,以致听力恶化,最后虽戴上了助听器也听得见旁人说话,但已失去了语言的记忆,无法理解他人所说,也无法表达心理所想,说话及沟通能力深受影响。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笔录:包素菡·2017.08.0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