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活力副刊,养生,谢建裕,老年性聋

老年性聋——两代之间的薄纱

今早,莉娅準时来掛号复诊了。

要不是瞥见她的登记资料,还看不出她已年过七旬。莉娅有自立的个性,事事亲力亲为。即使是今天的复诊,也是她独自驾车来到。她坚持着有规律的运动习惯,维持着健康的体魄。然而,这几个月来的老年性聋(Presbyacusis),是她心里的隐忧。

自从半年前开始,莉娅开始与儿女有语言上的矛盾。由于听力下降,孩子们说的话,莉娅常听不清楚,或没听见。孩子们因此常提高声量,失去耐性,大声地向她对话。莉娅觉得他们不尊敬她,经常对她呵责似的。渐渐的,她觉得孩子们都不喜欢与她沟通了,令她心情失落。再加上,耳鸣的问题最近也开始困扰她。尤其是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更为明显。莉娅开始觉得,她是不是病了。

著名作家,海伦‧凯勒(Helen Keller),自幼就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只靠双手与外界接触。她说过:“失明,令人与事物隔离;而失聪,则把人与人分开”。当人与人的沟通受阻时,误会就会产生。如果得不到家人亲友的谅解,长者就会失落,自我隔离,社交圈子逐渐缩小。

这是很多年过花甲人士的困扰。随着年龄增长,生理机能慢慢退化是不变的定律。老年性聋,就是其中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耳蜗里的毛细胞在老化的同时,耳鸣也常会随之而来。这种症状可以很轻微,也可以造成干扰。老年性聋并不是病,它是一个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自然老化过程。

年轻的一代多点耐心沟通

当察觉到家里的长者听力下降时,除了感叹岁月无情,我们更应珍惜大家相处的时间。助听器有补助听力的功能,但更深层面的精神支撑是来自家庭成员的扶持和关爱。年轻的一代与长辈沟通时,应放慢说话的节奏,让他们能更清楚听见每个字句。说话时,尽量別背向他们,因为高频的声波将受阻,声量除了会变小,清晰度也会被四周的噪音所淹没。同时,应给予眼神的接触,让长者通过眼神,脸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更能明白所表达的内容。这也让他们感觉到我们对他们的尊重和重视。如果发现长者在对话中反应迟缓,或没有反应,年轻的一群应给与耐心,重复句子。

暮年时期,老年性聋是人生的一个历程,长者和家人应以正面的心态面对和接受,让生活素质保持温度和价值。

 

谢建裕(Dr. Sia Kian Joo)
谢建裕(Dr. Sia Kian Joo),马来亚大学医药中心耳鼻喉科专科医生兼医学院讲师,曾於美国加州史丹佛大学医院专研人工耳蜗和听神经瘤手术。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特约专栏:谢建裕· 2018.04.0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