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F引进AI技术选最优胚胎植入达个性化疗

案例:
李先生和李太太结婚后想要为家中添个小宝宝,却心知肚明彼此都患有地中海贫血症,一旦怀孕了,疾病一定会遗传给宝宝。然而,李先生是家中的独子,两人承受着为李家传宗接代的压力,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前几天,李太太阅读到有关全球首位试管婴儿路易斯(Louise Joy Brown)已经40岁了的新闻,想起朋友曾告诉过她可以通过试管婴儿,让精子卵子在体外结合形成受精卵,并发育成胚后植入子宫。他们于是前往咨询助孕专科医生。由于俩人都有地贫,因此医生建议在植入胚胎前进行基因检测,以排除宝宝患上一些遗传性疾病如地中海贫血症。

李太太想想还是觉得不是很舒服,感觉不是自然生育,况且李家父母也未必能接受,便再次打消了这个念头。

费雪尔博士(Simon Fishel)英国生物化学家兼生理学家试管婴儿技术开创先驱之一
费雪尔博士(Simon Fishel)
英国生物化学家兼生理学家试管婴儿技术开创先驱之一

全球800万个试管婴
“根据最新消息,世上已经有800万个试管婴儿。科技的演进极快,试管婴儿(体外受精,也称体外受精,简称IVF)的技术也大步提升。比如IVF现在已经是个门诊的治疗,无需住院,只需花费约10天的时间完成。

或现在通过超声波引导下取卵的方式,也逐渐代替了腹腔镜下取卵的老方法。也比如从前没有胚胎培育箱(培养箱)时,取出的卵子和精子只能放在玻璃瓶内,但现在除了有培育箱,更有缩时摄影胚胎培育箱(time lapse incubator),让你每10分钟就能通过你的手机或电脑观察及研究胚胎的生长。

再来,IVF也早把分子遗传学的知识技术引进使用,让IVF正式踏入了医疗保健的领域,而非单单帮助不孕不育的夫妻解决生育困难的问题。打个比方,一对可生育的夫妇想要生一个孩子,却知道彼此都带有家族遗传性疾病,担心伤害自己所生育出来的孩子的性命及健康,他们现在可选择通过试管婴儿,在培养出来的胚胎中筛查出健康的胚胎来植入子宫。这可让你的家族遗传性疾病从此根治,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可以从该疾病中解脱。

40年前第一个试管婴儿的诞生,已经让社会发生了重大的演变,不单只环绕在不孕不育的小部分人身上。

修改病态DNA不浪费生命
未来甚至会看见IVF引进更多的人工智能(AI)技术。现今许多人去看医生,会希望医生坐在你面前两三小时,要他告诉你,什么对你才是最好的,但是医生可能会苦苦挣扎于今时今日可用的种种知识和经验。有了AI,他就能从电脑中的AI找取最适合你的治疗方式。

AI可以让我们客观地去分析和管理那庞大的临床数据以及胚胎数据。比如,试管婴儿目前已经在用AI数据分析,帮助不孕症者选出一颗最好的胚胎来植入。另外,目前也有一个小的AI项目,内含2万5000个IVF的周期疗程资料,当一对夫妇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准确地去预测如何帮助他们,比如还没开始前就可以预测到从女性体内可取出多少的卵子。通过AI,在未来可以达到个性化的精准医疗(Personalized Medicine),而且是通过基因研究来进行。

这已经不是技术性的问题,而是哲学伦理的问题。如果人类已经来到可以修改DNA的时代,我们会视它为一种人类的进化?或视它为一个神圣的,永不该碰触的东西?

比如我们知道一个胚胎有地中海贫血的基因,我们一般会把它丢掉,但假设我们可以纠正这个疾病的突变,不必再浪费这一个胚胎呢?DNA的修改到底会带领人类到哪里?从直立人( Homo Erectur)到什么人?或像以色列历史学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说的带我们变成神人(Homo Deus)?必须强调的是,这里所说的DNA修改仅基于人类的健康问题。我们或还需要5年的时间去证明其安全性,但它可能永远都无法被带到临床实践,因为不知道社会可否接受。

减遗传病降医疗负担
美国及英国有着一个很巨大的问题,那就是人口生育率的持续下降,举例英国如今的生育率是1.7,需至少2.4才能达到人口替代水平。全世界都有一样的问题,生育率下降,人类却可以活得更老,更长久,那谁来支援这人口老化现象?

我们应该欣然地去接受IVF,任何人如果有爱心想要将一个婴孩带到这世上,他都应该要被允许,也被鼓励这样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始迈入一个提供保存生育能力的时代。

国家政府必须了解,他们所建立及经营的国家卫生服务,其实是对国家经济效益有贡献的。许多政府对IVF持有非常短见的见解,只关心其手术费用,而没看到IVF对一个国家的长期利益是巨大的。比如之前所谈的人口下降问题,就可以使用试管受精来解决。

再举个例子,马尔代夫有高达27%的人口患有地中海贫血症,试想想,一个地中海贫血症需要花费一个国家多少的经济成本?那是巨大的,因为那是一种遗传性疾病,而且人类拥有的遗传病高达两万种。使用试管婴儿可以减轻遗传性疾病对国家及社会造成的成本负担。

除了在国家经济上做出一大节省,IVF还可带来刚刚所提的种种医疗好处。因此,从长远来看,IVF绝对可以为一个国家带来巨大经济效益,也为人民带来健康。

新科技和社会伦理的拉锯
IVF在过去曾是一个禁忌的课题。像DNA发现者之一,即美国分子生物学家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也曾在反对的浪潮,认为IVF只会让你得到一个异常的婴儿。这个反对的浪潮当然包括世上的一些宗教团体,社会及专业人士,至今,他们都认为IVF是不合法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仍处于一个拉锯战中。

对任何参与IVF研究及实践的国家来说,这一直都是个很重大的旅程,也不断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议题─每当新的科技出现,都会触碰到社会的伦理壁垒。

即使在西方国家,每当和上了年纪的人谈IVF,话题总是会被扯到很远,说我们做的过多了,而且必将会越做越糟。但现在IVF已经经历了几十个年头,实际上并没有越做越糟,或制造任何问题,反而是创造了许许多多的美丽,快乐及幸福。

如果你去问生长于科技发达年代的年轻人,他们可能就会反问你,就如医疗健康是一种科技,那为什么生育保养不能是一种科技呢?

除了理性的去了解IVF,国家设下的规制也很重要。一个国家的规制影响社会的运作,然而在许多的国家仍然没有关于试管婴儿的规制,因此医生必须通过“感觉”社会来决定他们要做什么,因为医生们不想要被批判,他们需要正面的支持。

没有任何的规制让医生很难做决定,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医疗科学技术)可以如何地去帮助病人,但他应该去做吗?或他可以做什么?如果病人想要在培养胚胎前就决定婴儿的性别,医生应该这样做吗?对于该医生身处的社会环境来说,做什么才是正确的?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课题。”

大马IVF3问多担忧费用1年5000个IVF
问1:IVF在我国是否被普遍接受全国平均1年有多少个试管婴儿?
答:IVF在马来西亚是普遍被接受的,人们大多担忧的是其费用实际上没有人或单位掌握这个数目,但我们估计1年有5000个IVF周期疗程。

问2:我国市面上的每一家IVF医疗中心皆提供相同的服务,人们该如何选择?
答:首先我不认为每家中心都提供相同的服务,有些中心的技术或许还没到下一个层次,好比如它们无法让病人进行胚胎筛选(胚胎选择),如通过基因检查以找出较有发育能力的胚胎再植入。这非常关键,因为许多人误以为培育到了胚胎,放回子宫就第一定可以生得宝宝,其实很多IVF不成功的案例都是因为所培育出来的胚胎是有基因异常的问题。

问3:我国试管婴儿的研究目前是在哪一个层面上?
答:我们是落后于其他国家的,首先就没法去谈尖端的DNA技术,我们致力于加快所有试验室的效率和速度,以为患者提供更优质的护理希望未来可以建立起大数据的收集和共享系统,像其他国家一样可以用数据分析并做出智能决策。

伊森医生(Eeson Sinthamoney)妇产及助孕专科顾问马来西亚妇产科学会候任主席
伊森医生(Eeson Sinthamoney)
妇产及助孕专科顾问马来西亚妇产科学会候任主席

 

文章来源:
2018-08-11 医识力 特约笔录曾咏邰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