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卵巢癌复发率逾75%,化疗加VEGF抑制剂有效延长生存期

案例:
刘太太某日突感下腹部剧烈疼痛,到医院进行电脑断层扫描后诊断为双侧卵巢肿瘤,后来进行手术切除肿块,术后做了3次化疗,半年后身体恢复,在准备回到工作岗位前,她一直追问医生复发率到底有多高?医生说高达七成。

刘太太又问, “那该如何知道癌症复发转移?” 医生无奈解释卵巢癌的早期几乎没有症状,尤其当肿瘤逐渐长大,压迫到邻近器官,会出现一些轻微,模糊的症状,但也容易被轻忽,等到腹胀,腹痛,消化不良,食欲降低等症状出现时,卵巢癌多已是第三期以上,因此卵巢癌被称为妇科癌症中最可怕的隐形杀手。

杨志明医生(雍车屙孟) 妇科肿瘤外科顾问
杨志明医生(雍车屙孟)
妇科肿瘤外科顾问

确诊已晚常被误为肠胃不适
癌症治疗是具挑战性的,尤其是卵巢癌的治疗,因大多的病例在早期并无出现任何症状,直到局部晚期才被检测到。即使出现症状,这些症状也被误认为是因为消化问题等非严重的问题所造成。因此,在疾病进一步发展之前,它不会被检测到。

根据马来西亚国家癌症登记局(NCR)于2007年至2011年的统计资料,卵巢癌是马来西亚排名第四位的女性常见癌症,每10万人当中,有6人会被盯上。

另外,卵巢癌的发病高峰年龄介于50至59之间,其中超过50%的患者属晚期癌症(第三期和第四期)。
局部晚期卵巢癌(第三期)是指肿瘤长在腹腔内及其淋巴结,并进入连接各器官或腹部和子宫壁的腹膜。这个阶段的肿瘤还没有转移或扩散到其他身体部位。

手术是局部晚期卵巢癌的主要治疗方法。手术管理(包括开腹子宫全切术和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以及网膜切除,腹膜冲洗和盆腔淋巴结取样)对卵巢癌的诊断,分期和治疗十分重要。最终的目标是切除盆腔内所有肉眼可见的肿瘤(适当减积),同时进行详细的检查,以揪出微细的转移性肿瘤。

传统手术化疗
5年存活率没大进步

肿瘤切除的程度对卵巢癌的预后有着深远的影响。对于一些患者,外科医生可能还会建议在手术前进行化疗,以缩小肿瘤,提高肿瘤完全切除的几率。

手术后,患者可能会接受化疗,目的是清除手术后留下的肿瘤细胞。除了预后良好的早期疾病(即第一期的和1A 1B阶段)外,化疗仍然是卵巢癌手术前后的主要治疗方法,其中标准的治疗包括卵巢癌减积手术和后续的观察。

在过去的40年内,我们通过许多临床试验,成功建立了一个 “黄金标准” 疗法,以验证最佳的化疗时间和方式。值得一提的是,化疗药物最显著的初步进展是将卡铂(卡铂)和紫杉醇(紫杉醇)引进使用。

对临床医生而言,卵巢癌的管理仍然是具有挑战性的。尽管在过去的15年内,手术和化疗始终是主要的治疗手段,但其5年存活率只取得了微小的进步。关于患者最初对化疗产生的反应,其中有大约75%的患者的局部晚期卵巢癌往往会在经过一段时间后复发。

尽管化疗方案和给药途径的改变都能改善疗效,但这些药物似乎已经达到了治疗上限。过去20年内,卵巢癌的整体存活率并没有取得显著的突破,因此我们进行多项试验,研究标靶疗法与标准治疗方案的疗效。

切断肿瘤营养供应阻止新血管增生
标靶治疗的出现无疑彻底地改变了卵巢癌的治疗前景,因为这种治疗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如抗血管新生,抑制多聚核糖聚合酶ADP(聚ADP-核糖聚合酶,PARP),标靶肿瘤相关性炎症,拮抗叶酸,抑制胰岛素信号等。

如果使用这些标靶疗法,医生可以在手术后处方患者抗血管新生药物,即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药物来联合化疗。抗VEGF和化疗的联合治疗也被用作转移性卵巢癌(第四期)的主要治疗方法。

VEGF抗药物会破坏供应肿瘤细胞营养和促进肿瘤生长的血管,它们也阻止新血管的生长。研究人员发现,如果患者在手术后接受了抗药物治疗和化疗VEGF(而非仅接受化疗),患者在其癌症没有进展的情况下可能活得更久。

抗VEGF和化疗的联合疗法最多持续6个周期,在此之后,患者可以仅接受抗VEGF治疗长达15个月或直到癌症复发时才使用。

实现延长生存期目标
有些因素决定了医生如何为患者制定治疗方案,其中包括患者在首次被诊断时的年龄和健康状况。而医生往往会更加小心地治疗老年患者,以及多重疾病的癌患。

标靶疗法改变了晚期卵巢癌的治疗方法。与治疗选择有限的几十年前相比,患者如今可以通过使用抗VEGF药物和其他药物来获得更好的疗效。未来的医学创新也将进一步延长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生存期。

除此之外,最新的资料显示,对于携带突变基因BRCA的患者,PARP抑制剂在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中具有良好的效果。

抗血管新生药物的标靶疗法在近期取得了进步,除了叶酸受体拮抗剂和胰岛素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PARP抑制剂,标靶VEGF受体或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治疗,均显示出满意效果,这样的治疗原则实现了延长癌患生存期的显著目标。

大马女性癌症排行榜
大马女性癌症排行榜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2018年9月19日 星洲日报 医识力整理 曾咏邰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