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年夺千万人命 超级细菌比癌症更致命

医句话:

2019年抗微生物药物抗药性(AMR)调查显示,704名受访者中,高达86%的受访者不了解AMR的原因何在,同时每3名受访者中就有1人误以为抗生素可用于对抗所有微生物。因此,马来西亚迫切需要加强AMR和负责任使用抗生素的公众教育。

2019年抗微生物药物抗药性(AMR)调查:

问题1.抗生素是一种有助于对抗__的强效药物。
a.病毒
b.细菌
c.所有微生物

问题2.当我的身体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时会发生抗生素抗药性。
a.是的
b.错误

问题3.抗生素抗性细菌可通过以下方式传播给人类:
a.与患有抗生素抗药性感染的人接触
b.接触具有抗生素抗性感染者的人接触过的东西(例如在卫生设施欠佳的卫生工作者的手或器具)
c.与携带的活动物,食物或水接触抗生素抗性细菌
d.上述所有

问题4.如果我得到抗生素抗药性会发生什么感染?
a.我可能会病得更久
b.我可能需要挂诊更多次或在医院接受治疗
c.我可能需要更昂贵的药物且可以引起副作用
d.上述所有

问题5.抗生素抗药性已经失控,而且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我无能为力。
a.是的
b.错误

问题6.我可以帮助解决抗生素抗药性,如果:
a.生病时与我的家人分享我的抗生素
b.一旦我感到不舒服就立即服用抗生素,或直接从药房或朋友索取。
c.定时接种疫苗

问题7.可以使用医生开给朋友或家人的抗生素,只要它们用于治疗同样的疾病。
a.是的
b.错误
c.不确定

问题8.示例场景:你患有流感或发烧。可以向医生请求或购买相同的抗生素,因为它可以治疗你以前出现的相同症状,帮助你复原。
a.是的
b.错误
c.不确定

问题9.一旦我感觉病情好转,可以不必完成医生处方的抗生素,并将它们存放以备将来使用。
a.是的
b.错误
c.不确定

问题10.可从药剂师而不是医生那里购买或索取抗生素。
a.是的
b.错误
c.不确定

正确答案:
1.b
2.b
3.d
4.d
5.b
6.c
7.b
8.b
9.b
10.b

细菌非人体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2019年抗微生物药物抗药性(AMR)调查的宗旨是要了解马来西亚人对抗生素的知识丶使用及AMR的影响,同时也要进一步提高‘反超级细菌战役’运动的认识,并教育公众关于抗生素抗药率高的问题。

共有704人来自不同领域和年龄层的大马人参与这项问卷调查,其中以25至34岁年龄层(268人)及学院或大学生(556人)的受访者居多。

这项调查共有10道问题,受访者通过网上及书面问卷回答的方式参与调查。

调查结果指出,大多数人都知道抗生素是用于对抗细菌,不过,每3名大马人中仍有1人误以为抗生素可用于对抗病毒或所有微生物。

第二题是有关抗生素抗药性如何发生的问题,高达86%受访者提供错误答案,受询者认为是身体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所致。其实,正确答案是人体感染的细菌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由此显示绝大多数民众还是不明白抗生素抗药性的实际发生。

此外,接近35%的马来西亚人并不完全了解抗生素抗药性的细菌如何传播。

调查指出,大多数公众相信一旦得到抗生素抗药性后,就会面对生病更久丶挂诊次数提高丶进院治疗丶需要更昂贵且可以引起副作用的药物治疗,甚至以上所有情况的发生。

5国人1错用抗生素

高达504名受访者认为按时接种疫苗可以解决抗生素抗药性的问题,虽然此举显示民众已经意识到及时接种疫苗对抗抗生素抗药性至关重要,但仍有接近30%的受访者表示可能不需负责任地使用抗生素。

调查发现,绝大多数民众都知道与家人或朋友分享抗生素是不合适的行为,但是,5名大马人当中仍有1人仍然错误地使用抗生素。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民众都会谨慎要求或购买抗生素,有18%的受访者则相反或不确定。

在大多数情况下,民众都理解按规定完成整个抗生素疗程的重要性,而不是将其储存以备将来食用。绝大多数民众都知道他们应该只接受医生处方的抗生素治疗,而不是咨询药房。

虽然受访者对大部分的问题提供正确答案,但是,仍有不少受访者对抗生素抗药性或使用方式感到混淆,因此,我们有必要加强这方面的教育。”

-
莎菲娜兹副教授(Syafinaz Amin Nordin)
马来西亚传染疾病与化疗学会(MSIDC)秘书
博大(UPM)医学微生物学与寄生虫学科主任


经济因素影响抗生素处方

“全国约有7000名普通医生,他们经常面对病人提出抗生素治疗的要求,这对医生,尤其私人领域医生而言是很困难的决定。

WHO估计,全球有一半的药物遭不适当地处方丶分发或出售,而且,有一半的患者没有正确服用药物或完成抗生素治疗。

有时候,医生知道处方抗生素的适当剂量,但是碍于经济因素而影响了医生处方抗生素的方式,例如雇主限制医生收费,以致医生只能给病人处方3天的抗生素,3天过后再回诊继续抗生素治疗,有时候病人还得负担超额的医药费。普通医生可说是病人第一个接触的医疗人员,因此,病人应由医生决定是否需要接受抗生素治疗,而非向医生索取抗生素。

有些病人甚至恐吓医生,如果不处方抗生素就会作出投诉,有时候会令医生陷入两难的困境。因此,病人有必要接受和提高这方面的教育。

MMA一直都遵守抗生素治疗和处方的指南,尤其在AMR发生时期,我们都会发出通知给所有的会员,务必遵守抗生素处方指南。”

-
莫哈末那玛兹医生(Mohamed Namazie Ibrahim)
马来西亚医药协会(MMA)主席


药剂师处方抗生素属犯法

“抗生素是在1952年毒品法令下受到管制,这也说明了抗生素是处方药物,只有医生可以处方,药剂师只能根据医生处方配药。

我们有必要教育民众,让他们知道不该向药剂师索取或购买抗生素,如果有药剂师在没有医生处方下提供抗生素将受到对付。

药物管理是以处方作为开始,所以,要有合理的处方,而药剂师则是在接过处方后给予配药,并提供附使用指示的正确标签丶咨询服务和监督(医药病房)。

根据我们在网上的调查,约有70%的受访者如出现发烧丶咳嗽症状时,在挂诊普通医生以前,都会到药房咨询社区药剂师的意见,由此可见,社区药剂师扮演着重要角色。

通常,病人到药房询问时已出现症状,社区药剂师必须对病人的症状如发烧或头痛给予应对的建议,其实,我们的职责就是处理这些症状,但是我们没有权力对疾病作出诊断。

很多时候,病人在药房没有咨询过药剂师的情况下买药,都会买到没有需要的药物或治疗,但有些症状根本不需要用到抗生素,例如喉咙疼痛,药剂师会建议病人选择喉糖丶咽喉痛喷剂等减缓症状。”

-
安拉希(Amrahi)
马来西亚药剂学会(MPS)主席


医院最怕CRE

“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意识到,AMR是目前全球卫生最大的威胁之一。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估计到了2050年,全球每年将有约1000万人因AMR感染而死亡,这比目前癌症的死亡人数还要多。

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感染机体是没有有效的抗生素可以治疗的,病人只能挣扎求存或渐渐死亡,我们只能尽量控制,避免更多人受到感染。

在我们社区常见的感染已有AMR上升的情况,而在医院,碳青霉烯抗药性肠道菌(Carba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CRE)是其中一种我们最怕的,但是在大马医院出现率却是显著性地上升。

在所有大型医院,无论是政府还是私人医院,加护病房内有CRE感染的病例并不稀奇,我们只能期望不要发现更多的病例。

家禽禁用粘杆菌素

碳青霉烯是一种常见用于病情危急患者的强效抗生素,如果病人对碳青霉烯的治疗也无效的话,意味着病人已经失去一个很好的治疗,并有感染了革兰氏阴性菌(gram negative)的可能。

革兰氏阴性菌感染是一种在加护病房内常见的病例,不幸感染的话,病人只剩下‘最后一线药物’,即粘杆菌素(colistin)可以选择。

粘杆菌素在一些国家如中国用于添加在饲料中给动物吃的生长促进剂,大马的农场也曾经使用粘杆菌素作为饲养鸡丶猪等家禽的生长促进剂,不过,从今年1月1日起,政府已发出粘杆菌素作为生长促进剂的禁令。

农民仍可以使用其也抗生素作为禽畜生长促进剂,虽然我们还是感到不满意,但是,我们不可能完全改变农民的作业方式。目前至少要避免粘杆菌素用于饲养禽畜,以保留给人类使用。”

-
拿督李国忠医生(Christopher Lee)
卫生部(研究与技术支援)副总监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包素菡.2019.07.1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