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专栏】盛晓峰.脊柱动静脉畸形.双腿不听使唤

汉娜,44岁的资深空服员,因脊椎畸形血管影响工作而求医。

汉娜发现自己久站后脚软无力,偶尔下半身还会发痲、刺刺热热时,还道是空服员的职业病,心里想,在飞机上工作量大,重物也多,再加上活动空间狭窄,手、脚、背酸痛是常有的事,不足为奇。

后来症状加重,严重时双脚几乎不听使唤,影响工作,还有几次穿人字拖鞋时拖鞋从脚趾脱落自己却毫不知情,汉娜这才感觉惊慌,决定求医。医生诊断后没有说太多,就把她介绍到我这里来。

虽然双脚乏力,但汉娜的步伐还算稳当,也没有面对失禁问题,检查时双脚的反射力度也正常。于她这个年纪,脊椎应该还不至于老化,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所以还是进一步做了扫描,结果在第11和第12节胸椎(T11、T12)处发现脊椎畸形血管(Spinalarterio-venous malformation, AVM),即动脉和静脉之间不正常的血管构造,造成两者之间血液异常的流通,过多的动脉血液注入静脉,导致静脉高血压,进而造成脊椎水肿,压制神经线,引致双脚不灵活。倘若水肿持续,长久下去会变成创伤和疤痕,病情就无法逆转了。

1
脊柱动静脉畸形(Conus medullary AVM)(箭头所指)


脊椎血管造影确定血液来源

为了确诊,我给汉娜做了脊椎血管造影(Spinal angiogram),确定血液的来源。医治脊椎畸形血管的方法有两种,一是由介入放射科医师进行的血管内栓塞(Endovascular embolisation),另一种就是开刀切除术。

我向汉娜坦白两种方法都有风险──血管内栓塞术的质料不一定适合每一位病人,有时候也无法完全栓塞,可能会有遗漏的畸形血管,造成日后旧病复发;开刀切除术的风险高,重则可能导致半身不遂,但却是一劳永逸的方法,很少会有复发的机会。

汉娜和先生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决定开刀。

手术费时三四小时,全程在肌电图(EMG)和神经线监测(SSEP)下进行,以确保不误伤周遭的神经系统,此外我也为汉娜注射吲哚菁绿素(Indocyanine green),在畸形血管荧光造影的辅助下顺利完成手术。

手术相当成功,经过3个月的复健和物理治疗,汉娜的双脚慢慢恢复了知觉,双脚也比以前有力气多了。

9个月后复诊,汉娜笑说她已经重回工作岗位,又当空中飞人了,只是穿鞋子时痲痲的感觉仍在。我告诉她说这个小毛病可能会跟随她一生,不过不忘给她打气:“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你可以继续在天上飞,不用提早退休了!”

盛医生的话

“畸形血管可分为4大类,”
一、硬脑膜动静脉瘘管(AV dural fistula),只有一条血管受影响,通常因后天因素如受伤和手术引起。
二、髓内球囊动静脉畸形(Intramedullary glomus AVM),长在脊椎表面的先天性畸形血管。
三、少年形先天性血管畸形(Juvenile AVM)
四、硬膜外周围髓质(Intradural perimedullary AVM),影响范围广,会造成静脉高血压和水肿,汉娜罹患的正是这个类型。

医生简介

1
盛晓峰(Dr.Sia Sheau Fung),马大医院的脑神经外科医生,也是神经外科和脊柱专科顾问,同时也在马大医学院教课。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