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年前百般照顾·如今我来尽孝

昔加末的社团活跃份子陈玉霞(68岁),照顾患上初期失智症的家婆陈金花(94岁)多年。

陈玉霞表示,家婆于2015年出现智力退化症状之前,她在2007年已开始在家里安排每周两回的麻将大战,让家婆搓麻将以保持脑部灵活操作。

当她发现家婆打麻将的速度愈来愈慢时,就怀疑失智症已经开始找她了,后来也证实家婆患上此症,因此维持数年的每周麻将大战,也告一段落了。

不再划月历提膜拜

她说,家婆以前每天在月历栏上用笔划叉记录,而每逢初一或十五之前两天,就会提醒她说要准备水果祭拜了。

后来,她和家人发现家婆不再提前提醒祭拜一事时,才察觉家婆睡房里的月历格上叉线停在2015年6月某一天,因此推测这是家婆开始失智的日期。

她说,家婆每天进进出出本身的睡房,不过偶尔会忘记其睡房是哪一间,而她则以轻松的口吻,指着家婆的睡房来回应,再目送她慢慢走入睡房里。

她表示,家婆仍认得自己的内外曾孙,不过,一些较少见面的友人则会表示不认得了。

她说家婆的体格硬朗,之前每天步行到住家邻近的俱乐部,与前来打球运动的人闲谈几句,不过,此步行运动已在这两年停止了。家婆能够料理本身的起居饮食,还可以自行洗碗和梳洗,甚至可以推拉沉重的住家大铁门,以其94岁高龄有此力气,的确让人刮目相看。

她表示,家婆的眼力和脚力都没问题,只是听觉开始不灵光,要提高声量和她对谈。家婆可以自行步走,出外时都不需扶持,只需在梯级坑洞处给予提醒,以免跌倒摔地伤及骨头。在家里使用坐式厕所,偶尔到超市广场闲逛,使用蹲式厕所也难不倒她。

她说,家婆习惯每天早餐吃两粒生熟蛋,午餐和晚餐则以稀食为主。当一家人去快餐店时,家婆则爱吃薯泥。

她的丈夫于1994年病逝,家公则于2012年去世。目前,婆媳俩住在一栋单层半独立式屋子。每天早上,她都载着家婆到邻近女儿的家,坐一两个小时,让家婆与至亲聚聚,抱抱外曾孙。

她若得出坡参与社团活动时,就交代儿女前来代为照料家婆。社团邻里都了解其家婆的情况,因此举办大小活动餐聚时,都再三交代她记得带家婆赴会参与热闹。

她嫁入夫家迄今46年,是夫家唯一的媳妇,获得家婆的百般照顾,如今,轮到她来照料家婆尽孝心。

....
陈金花(右)在媳妇陈玉霞引导下,竖起四指表示她今年94岁。(图:星洲日报)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黄胜龙·2017.06.0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