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世代定序 找出突变基因 打造低毒高效个性化治疗

                                                                                                   “引领癌症走向治疗之路”媒体工作坊 记者笔录

即使非高表达或炎症 免疫结合治疗仍有效

“抗PD-L1/PD-1免疫治疗对PD-L1/PD-1高表达癌患有良好的疗效,虽说不同种类的癌患有不同程度的PD-L1/PD-1表达,而整体来说,约有四分之一的癌患对PD-L1/PD-1呈阳性反应,但是这不表示只有这25%的癌患从免疫治疗中受惠,因为PD-L1/PD-1表达较低的癌患同样可以通过结合治疗,取得相等的疗效。

PD-L1/PD-1的活性出现在多种癌症类型,包括头颈癌丶肺癌丶肝癌丶黑色素瘤丶肾癌丶大肠癌丶膀胱癌丶胶质母细胞瘤丶乳癌丶胰腺癌丶胃癌丶卵巢癌和霍奇金淋巴瘤。

抗PD-L1/PD-1免疫治疗有效作用于一些已发炎的肿瘤,一些非炎症肿瘤则需要结合治疗,如果操作得宜,同样能够取得良好的疗效。

癌症的存在历史悠久。很早以前,我们认为癌症是一种疾病;现在,我们知道癌症有超过250种亚型,已经没有人单纯认为乳癌就是乳癌,而是各种类型的乳癌,例如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HER2)阳性乳癌,并且拥有针对性如HER2阳性的标靶治疗。

越深入的发现使癌症变得越复杂。以肺癌为例,2004年只有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和KRAS基因突变两大类型被确定,而大部分肺癌仍是未知类型。10年后的2014年,除EGFR和KRAS,还有更多如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等接近10种类型被确定,如今则有PD-L1/PD-1活性等越来越多的类型陆续被发现。

癌症分类 助处方最佳方案

通过这些癌症类型的分类丶了解其机制,医生可以知道,病人接受哪些治疗将可获得最佳疗效,这实质上就是一种个性化的医疗。

通过肿瘤标志的检测,医生不但可以知道病人适合哪些治疗,同时也可以知道病人对哪些治疗没有反应,降低了病人接受不必要治疗的毒性,并提高了治疗的安全性。

目前,药厂对药物开发采取了创新的方式,这种新颖的研究设计包括了“篮式试验”(basket trials)及“伞式试验”(umbrella trials)。

一般上,通过试验在某种癌症类型上检测出治疗的反应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如果要在各种癌症上进行检测,例如乳癌丶大肠癌丶胃癌等癌症检测PD-L1/PD-1是否呈阳性反应,试想想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完成。

因此,通过“篮式试验”,我们可以一次过同步对各种癌症进行检测,以确定抗PD-L1/PD-1在相关癌症的有效性。

至于“伞式试验”则是一种囊括各类型癌症对药物反应同时进行的试验,例如抗PD-L1/PD-1用于亚洲区域病患丶亚洲且EGRF阳性反应之肺癌病患等,可聚集不同类型的癌症。这种创新的试验设计比常规试验让癌症药物可更快速进行。

临床终点试验加快批药

创新的临床终点(clinical endpoints)试验是目前全球许多卫生当局所感兴趣的试验,因为常规的临床试验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显示有关治疗对病患的“存活率”,但临床终点试验,如病理学完全反应(pathologic complete response,pCR)则是另一种替代方案。

就以用于测试早期乳癌的治疗药物为例,与其用10或15年的时间来证实存活率后才来批准用药,不如使用1年,有时候甚至更短的6个月临床终点试验,因为病患一旦达到pCR,意味着就能存活下来。这是一种通过短期的临床试验为治疗药物快速获得批准的方式。

虽然接受治疗的癌患所取得的疗效或存活率不同,胥视病人何时获得诊断丶确诊时属哪一期癌症丶何时开始治疗等决定疗效,但是每一次新药或治疗的出现,都会带来突破性的疗效,这就是临床试验的意义。

病历衔接国际平台 选择更广

目前,全世界趋向个性化医疗,如果这项医疗制度得到良好发展,意味着各领域都能够受惠,包括病患得到最佳丶安全丶耐受性良好的医疗,负责“埋单”的一方能够有效运用医疗预算,医生及医疗提供者则提供最佳但毒性最低的服务,监管机构与决策者能够提高好处多于风险的比例。

在常规治疗下,一种用于所有相同症状者的药物称之为“一个尺吋适合所有”的治疗方法,不过,这种治疗得到的结果往往是只有半数人从中受惠,有些只获得一些反应,有的人完全没有,有的不但没有反应,还得承受治疗副作用。

在个性化治疗下,具有不同特征但相同症状者都获得兼顾。就以乳癌患者为例,病人不单纯只是乳癌患者,还要进一步鉴定是哪一类乳癌丶突变的基因有哪一些等。如果病人所属地区没有适当的药物可治,那麽病人的病历可以被衔接上更广阔的平台,通过咨询世界各地医药专员,从中找到适当的治疗方案。

这种个性化的医疗让病人有机会找到的治疗不只局限于现有获批准使用的药物,也包括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病人从中取得更快丶更好且更安全的治疗方案。

-
西华巴兰博士(Sivabalan)
亚太区罗氏(Roche)药厂区域医药主任

驱动突变基因 影响标靶疗效

目前已有先进的诊断工具可用于复杂型癌症病人,即次世代定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病人可通过基因测序,从中找出所有的突变基因,这样一个检验可引导病人作出决策。

我举个例子,一个病人经过NGS进行基因测序后找到突变基因,那麽病人接下来的选择有可以是A:在美国有药物可应对相关的突变基因;B:没有任何药物可治,但是却有相关的临床试验可参与;C:在国外有相似的病患,病人可以联系和互助。

现有已知的生物标志可能存有或不存在临床相关性,我以HER2阳性乳癌患者为例,以前,HER2乳癌是难治型癌症,但是标靶药物出现后,治疗HER2乳癌患者变得轻而易举。

不过,令人感到有趣的是,抗HER2标靶药用于HER2阳性的子宫内膜癌患时却宣告无效,“驱动突变”(driver mutations)的理论因此诞生,也就是说,HER2在乳癌是驱动突变基因,而在子宫内膜宫则不是。

所以说,找出生物标志是一回事,以生物标志为目标作为治疗又是另一回事。病人无论如何还是要咨询医生,以找出最佳的治疗方案。”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笔录:包素菡.2018.01.11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