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

吴奕品 曾服务于新山苏丹依斯迈医院麻醉部门,现为家庭医生兼飞行医生、新山区圣约翰救伤队医疗官。
吴奕品
曾服务于新山苏丹依斯迈医院麻醉部门,现为家庭医生兼飞行医生、新山区圣约翰救伤队医疗官。


若是问我行医的这些年里是否有遗憾?怎可能没有呢?在急重症病房的那些年里,一条条救不活的人命还少得了吗?现在回想起来,还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面对的。

曾经无数次以凝重的心情对着无助的家属,郑重地宣布病者的逝去。能坦然面对淡定处理,真的是自己内心的冷漠麻木吗?每每尝试与家属深聊,却终究无法成功,只因触动了内心一直隐藏着的感性面,情绪不受控制,哽咽了,眼泪近乎夺眶而出。然而,为了保持医者专业形象,也唯有转身离去。

我必须坦承,自己无法很好的面对死亡,更不善于面对逝者家属。成为家庭医生的这3年里,“死亡”这位老友始终不曾离开过。

●她因为末期肝癌离开了,我看着她日益消瘦却爱莫能助。
●她感染蚊症一星期后去世了,我第一时间将她送入医院却仍回天乏术。
●她致电通知我,说丈夫住院五十多天后,敌不过流感病毒,也走了。
●他腹部不适,检查后发现肝脏发炎,最终因为肝脓疡所引发的并发症而离世。

他们都是我的病人。我自己清楚,即便过了好多年以后,我仍无法忘记他们每一位,心中难免有那么一丝遗憾。遗憾的并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而是现实的残酷一再的提醒着自己的能力有限。我们都需认清,自己也只不过是上天手中用以助人医人的一样器皿,竭尽所能是必然,但结果却未必完美。

对于病者的逝去,自己有怎么样的感受?

我想,我愿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

 

溫馨提醒:文章與廣告內提及產品、服務及個案僅供參考,不能作為看診依據,須以醫生的意見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報.2018.09.07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