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活力副刊,养生,吴奕品,文凭,学历,真假

真的假不了,假的不能真

最近全城热议的莫过于“文凭”二字。

开业看诊的这几年,不乏有病人询问关于自己的学历,也有人会问我怎么不到新加坡去赚那三倍的工资?心里的痛谁人知?新加坡都不承认我的医学文凭啊!在我国也只有马大及国大的医学文凭是获得新加坡医药理事会所承认的。我有种顿悟的感觉,原来其他大学医学系,如理大医学系,博大医学系等等,在新加坡都是野鸡大学!

“文凭”到底重要吗?那些说它不重要的人,请问你们愿意让没有文凭的“冒牌医生”看诊治疗吗?那些说它非常重要的人,你们又是否愿意成为“财迷心窍”的“无良医生”刀俎上的鱼肉?

这是相对复杂的问题,涉及了多个层面。以医学文凭为例,想要在马来西亚成为合格医生,必须先拥有合格文凭。那一纸“受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所承认”的文凭确实重要。唯有考获此文凭,才能向医药理事会申请临时注册(Provisional Registration),也就是所谓的实习医生。而实习满两年后,才能再度向医药理事会申请正式注册(Full Registration)成为正式的合格医生。实习医生并非正式合格医生。

只是在正式获得了“医生”这一称号,头上顶着“悬壶济世”的光环后,文凭似乎变得没那么重要了。相对的,医德与诚信会更受重视。病人不会凭着医生的学历来选择,反之却会凭着医生广传于民间的各种善心美事,精湛医术与高尚医德闻风而至。

大马这些年来乱象丛生,以假乱真的案件层出不穷。过去几年单在新山便出现了多起冒牌医生在诊所为人看诊的案例,这也只是冰山一角。我们也不难发现许多人上了两个星期的针灸课程就自称为中医师,卖着直销香精油的自称为芳疗师,上了几个小时萨提亚课程就自称为心理学家或辅导咨商师,学过一些伤口处理就自称为护士,医学生自称为医生等等。

我们无法否定文凭的重要,特别是在医学领域这一块。但高举学术成就而罔顾诚信与品德,将“塑造”出更多心术不正之徒。

文凭不受承认,就等于出自野鸡大学吗?全球医学专业排名第15的瑞典卡洛林斯卡学院,排名第25的清华大学,排名第50的北京大学,也未被列入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所承认的医学大学中,难道这些也都是野鸡大学?是由谁来鉴定何为合格或受到承认呢?

文凭出自何处,坦白告知即可,无需蒙蔽混淆大家;更不该没有却说有。可别为了一张纸出卖了自己的人格与诚信。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吴奕品
吴奕品,曾服务于新山苏丹依斯迈医院麻醉部门,现为家庭医生兼飞行医生、圣约翰救伤队新山区指挥官。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文:吴奕品 · 2019.03.15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