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现代医学辨证论治 新一代中医让科研数据说真话

医句话:

用夫妻关系来形容中医与西医相当贴切,一个完整的家庭必须是其中一方主外,另一方主内,倘若把两者绑在一起,最后就是家变。同样的,在中西医结合治疗上亦如此,如果中医可以帮助患者调理好体质,而较为急性的症状则交由西医接手,当两者可以互辅之下,受益就是患者,因此中西医互补是有必要的,让双方发挥其不同作用,而摆在眼前的第一道坎就是双方必须互相了解,而这应该是从医学教育体制的课程开始。

世卫:中医药列全球主流医学

“今年5月28日对于中医而言是个不平凡的日子,因为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大会上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ICD-11),首次将中医药纳入全球主流医学纲要,说明了中医的重要性已获得认可,而中西医结合治疗将是日后医学界的方向之一。

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丶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以及梅奥诊所(Mayo Clinic)被公认为全美前三名专科医院,更是研究癌症治疗的翘楚。多年来,中医的针灸技术及中草药等已被广泛运用在这3所中心的研究及实体治疗上,肯定了中医在结合西医治疗上的努力及疗效。

在大马,由于医疗体系以西医为主,中西医结合治疗尚未普及化,但随着越来越多成功案例出现,比如在国家癌症中心的传统与辅助医学部门与西医治疗互相配合,从而让患者获得最大疗效,因此日后中西医结合治疗疑难杂症指日可待。

多年来,我以西医及中医身分来行医,发现大马的患者分为3类型,第一是西医拥趸,除西医之外,其余谢绝;第二则是中医铁粉,绝不吃西药;最后一类就是在面对重大疾病或疑难杂症如中风丶不孕不育或癌症等,一开始患者是愿意接受西医治疗,但在一段时间后病情没有大突破,他们就转向中医或所谓的传统医学求助,期望有奇迹出现,至于最终奇迹是否有出现就因人而异。

其实第三种患者的求医心态在另一方面就折射出大马目前医疗所面对的挑战,当某些西医申诉中医没有科学根据,某些中医师亦对西医持不认同意见,归根究底是彼此之间缺乏认知所造成的误解,而这误解却是患者无法获得中西医结合治疗的‘破坏王’,倘若中西医之间可以多一份理解及多一份认识,不仅可造福人群,更能提升人类的医疗水平。

新中医教育体系 涵盖40%西医基础课

这些年中国和马来西亚的中医教育体系不断改善,并加入约40%的西医基础课程,比如生化学丶病理学丶解剖学或西医诊断课程等,因此新一代的中医师对西医并不陌生,也具备一定的认知,尽管受限于法令而无法在行医时为患者安排验血丶磁力共振造影(MRI)丶超声波及X光摄影等西医影像诊断,但无阻他们分析报告,只因为在他们的5年本科中,西医诊断是必修课之一。

可是对于西医医学系而言,对中医的认识却是少之又少,只因为在本地的医学系课程中,传统与辅助医学仅占1%,还是选修课,一些已执业多年的医生对中医的认知还停留在药材店抓药的郎中印象,丝毫没想过新一代中医早已是现代化丶规范化及标准化。

在传统的望闻问切上,新一代中医已能翻阅患者的X光片或MRI报告,结合现代西医发现来辨证论治,因此可以这么说,在中西医之间的认知上,中医相对跨前一步,而西医的固步自封反而局限了医学向前迈进的努力。

以国家癌症中心传统与辅助医学部门为例,多年来接待来自不同医学系学生到访了解中医,尤其是中草药及针灸的运用,最为常见的有牙医系丶护理系丶物理治疗系丶药剂系或中医系等,反之纯医学系却几乎没有,这是叫人感到沮丧不已的事,倘若这些准医生也不愿去多了解中医或其他传统与辅助医学,那日后想要中西医结合治疗则难上加难。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如今在国家癌症中心传统与辅助医学部门已开始与肿瘤科医生紧密合作,一旦患者出现治疗副作用,或是生活质量较差,如恶心呕吐丶贫血丶四肢末梢病变或失眠等,中医即会介入,而这一切都是有科研数据来支持。不得不说,以数据来说话也是新一代中医必须加强的一环。

-
林仁吉医生(Lim Ren Jye)
中医(肿瘤科)



不再术语连篇 统一化用辞

以前曾有患者申诉说在咨询中医师时,对方说了很多术语,结果满头雾水只会乖乖跟从,但如今新一代中医早已撇除这套方式,改用患者可以理解的词汇来形容病情,这就是中医专业及规范化后带来的好处。

当世卫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ICD-11),把中医纳入主流医学后,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中医对病症的称呼统一化,世卫认可中医的贡献之余,也等于中医科研与执业指南必须标准化。

目前卫生部已为本地政府传统与辅助医学部门拟定一套临床执业指南(CPG),包括针灸指南或中草药运用指南等,这与以往各家各派不同方式有很大不同,中医可依循执业指南来看诊,因此患者在咨询时也无须感到困惑。

另一方面,往常我与外国医生谈及中西医结合治疗他们都很有兴趣,因为这类医者不否定其他医学的存在,他们认为研究世界里没有对或错,既然你提出了这样的假设,那就应该继续向前行来证明你的假设是正确的,而这一思维模式还需在本地西医圈子加以推广。

-
林仁吉医生(左三)与他的医疗团队积极与西医配合,共同为患者健康把关,左起为陈慧倩医师丶陈诗欣药剂师 丶林江峰医师丶文咏欣医师及胡继意医师。


洗泡药材改善周边神经病变

当一名肿瘤患者在化疗时口服某些药物后,有可能会出现四肢末梢麻木症状,即周边神经病变(chemotherapy 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尽管可用上西药如加巴喷丁(gabapentin)或普瑞巴林(pregabalin)等治疗神经性疼痛药物,但有者疼痛依然。

不仅如此,当四肢末梢出现麻木后会进一步溃疡,以致无法进行下一步治疗,而一些患者在复原后,麻木感觉依然在,严重影响他们日常生活作息,就连扣衣服钮扣或拿起一枚小小硬币也做不到。

根据患者形容,此时双手好比戴上厚厚的手套,没有丝毫感觉,而双脚踩在地面也没有感觉,因为就像套上一个厚厚的鞋套,就因为没有感觉,患者容易跌伤,这与糖尿病患出现周边神经病变没差,若出现伤口感染后没有妥善处理,严重的话可能要截肢。

2017年上海的胸科医院曾发表一篇论文,当恶性肿瘤患者在进行化疗时出现上述症状,他们以针灸与电针来处理问题,研究发现其疗效令人满意。此外,国家癌症中心也尝试开展为患者用药材泡洗法来处理出现周边神经病变的研究,这让患者在治疗上有了另一个选择。

针灸电针止化疗呕吐

恶心呕吐也是化疗常见的症状之一,目前西医亦有止呕药,而且对于一般恶心呕吐相当有效,可是对于化疗后或是心理所引起的恶心呕吐,这类止呕药也无法发挥功效。早前在国家癌症中心曾进行一项相关研究,通过针灸和电针在足三里及内关穴位上下针,能把急性恶性呕吐症状大大减低。

当时医护人员用了一周来跟进患者针灸后的状况,包括询问他每天有多少次呕吐,或者其他细节等,直到有一天患者竟然告知‘我忘了要吃止呕药’,当时医护人员都感到非常振奋。其实每一名接受化疗后的患者都获分配一定数量的止呕药,因为恶心呕吐是常见的症状,但接受针灸后的患者没有恶心呕吐感觉,当然就不必吃药了。

根据中医理论,内关是心包经穴位,至于足三里则与调理脾胃有关,现代医学研究证实针灸刺激足三里穴可增强肠胃蠕动,因此针灸可发挥止呕效果,不过须由受过正规培训的中医师,而不是随意自行扎针。

患者悄悄不来 西医最揪心

西医在治疗肿瘤患者最常面对一个情况,那就是患者悄悄不来了,原因是他们在接受治疗期间暗地里也接受其他治疗,比如中医丶土方甚至是吃某些保健品等,而这也是西医最为揪心的事,因为往往就是患者不愿坦诚相告,结果两者互相排斥而影响了疗效,也因此当中医介入治疗时,医生会对此感到惊恐。

第一原因是他们担心患者在选择接受中医治疗后,中医师没有及时发现复发转移或病情恶化,以致延误黄金救治时间;第二则是因为西医对中医介入治疗究竟在做什么一概不知,担心服食药物中含有来历不明的成分,因此对于中医介入治疗有排斥之感。

而担心患者在服用中草药后会影响肝肾功能亦是西医常顾虑的另一要点,因此当他们知道中医介入治疗后,后者会持续跟进就相对放心。

其实化疗期间出现的骨髓抑制丶恶心呕吐丶四肢麻痹以及关节疼痛等症状,中医早已有相关对策,包括口服中药与针灸方式来应付,更为重要的是,每一个切入点都有相关数据支持,若是西医愿意放下身段去了解,相信可以对患者的治疗有极大帮助。”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19.07.17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