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诊所推行mQuit 药物加辅导 7年助1.7万人甩烟瘾

医句话:
一根烟的伤害有多严重,戒烟也就有多重要,这些年来卫生部默默致力于推广戒烟疗程,目的就是让有心要戒烟的烟民能成功摆脱烟瘾及重获健康。值得鼓舞的是,卫生部的戒烟疗程已协助1万7000名烟民脱离烟瘾,至于要如何才能达致“零香烟”的目标,则有赖于全民的努力。


1令吉助戒烟

“无可否认,烟瘾固然难戒,但是否意味着无法做到呢?答案是可以做到,任何有心要戒烟的人士只要到邻近的政府诊所都可以寻求‘mQuit’戒烟疗程,而其中一位成功戒烟的代表就是现任霹雳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扎。

卫生部从2012年开始推行mQuit戒烟疗程,根据数据截至2018年已帮助1万7000名烟民脱离烟瘾,也包括阿末法依扎,以前只要一走到他的办公室即可闻到烟味,可想可知有多严重,但通过戒烟疗程他终于摆脱烟瘾,说明了戒烟是否成功取决于烟民本身的决心。

如今全马731间政府诊所、46间政府医院、3所私人医院以及164间社区药剂行都有提供戒烟疗程,除了提供药物之余,也有为烟民进行心理辅导及再教育,目的就是要让烟民成功摆脱烟瘾,而收费只是象征式的1令吉而已。

mQuit戒烟疗程一般上是6个月左右,须视各种情况,比如烟民本身的决心、家人的支持度、甚至对药物的反应等,当一名烟民为戒烟而愿意踏出第一步时,医院或诊所即安排一名专属医护人员先了解烟民的情况,采取不同方式来逐步减低烟瘾,需时长短因人而异。

心理烟瘾最难戒
不过从过去的例子中,我发现一大关键,那就是烟民必须在准备接受戒烟疗程前,主动对外公布‘我要戒烟’,一来可获得身边人的支持,二来亦可加强本身戒烟的决心。

烟瘾分为两部分,第一是生理方面,第二则是心理层面,若要遏止烟瘾,生理方面可采用咬嚼口香糖或喝水等方式,心理层面则比较复杂,它是属于一种行为,就如一些烟民总会有‘饭后一根烟’的心理,因此此时心理辅导就极其有效,它可针对不同的情况而制定不同的应对方式,总的来说,只要有决心,没有戒不掉的烟瘾。

另一方面,从2012年推行mQuit戒烟疗程以来,今年的参与人数比以往来得踊跃,去年一整年在mQuit计划下全国共有485人报名,但今年仅在首3个月已有410人注册,这也说明了越来越多烟民意识到香烟对健康的伤害。

民众若想深入了解戒烟疗程,可浏览网页(jomquit.moh.gov.my)或拨打热线03-8883 4400以了解情况。”

20190831_DrLee
李文材医生(Lee Boon Chye)
卫生部副部长兼心脏内科顾问

 

 

短暂快感 解压不成反增压

“遍布全国的政府诊所(Klinik Kesihatan)是烟民想要戒烟的首选,从2012年推行mQuit戒烟疗程以来,政府诊所的医护人员就是想要戒烟的烟民‘最好的朋友’,说这里的医护人员对抽烟甚至戒烟更有心得也不为过。

根据一篇在《尼古丁与烟草研究》(Nicotine and Tobacco Research)的研究报告,约有68.9%的人在尝试抽烟后的一段时间每天开始抽烟,从一根烟到每日抽烟的转换率超过了50%,这也厘清了为何青少年因好奇尝试偷抽烟,以为自己不会上瘾,但最终却沦为新烟民。

其实烟民内心明白抽烟不是好东西,但是却常常为这行为寻找理由,这就是所谓的心理依赖,通常最常用的理由就是抽烟可缓解压力,以抽烟来逃避现实的问题如工作、家庭和经济问题。无可否认,尼古丁短暂的愉悦感确实可让他们觉得一阵子开心,但是这种短暂的快感不但无法舒缓压力,反而会增加压力,由于抽烟的罪恶感会增加这种压力,就好比一个人站在流沙上,越是挣扎就越陷越深。

另一种烟民常用的理由就是认为抽烟是社交所需,既然身边的朋友都抽烟,那如果不抽烟岂不是不合群?一个人在公开场合抽烟,只会让人觉得此人没有自制力,留下负面印象是肯定的事,试想想如果今天你结识一名新朋友,可是对方一开口就是烟味,你会怎么想呢?


尼古丁vs非尼古丁替代疗法

除了一小部分的生理依赖, 抽烟更多是心理依赖,亦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因此必须从这方面下手,很多人戒了又抽, 抽了再戒,不断地循环,就是因为他们虽然已摆脱了生理依赖,但却没有‘解决’心理依赖。

点烟是一种习惯,强大的惯性推动烟民一根又一根的点烟, 而自己根本没有察觉,而观察自己抽烟的欲望,恰恰就可打破了这种固定思维方式,让大脑意识到自己是在吸烟,这样就迈出了戒烟的第一步。

在《习惯的力量》(The Power of Habit)这本书也提到习惯是由大脑的反射自动运作的,要有暗示(cue)动作就会完成,简单说明,有些人吃饱饭(cue)就会点上烟(action),但如果他察觉到这个暗示,并用新的习惯去取代,好比说吃饱饭后就去散步或者吃水果,那就能避免点上烟这后续动作,因此烟民首先必须先承认自己对香烟的心理依赖,从而观察到这个习惯的暗示就能戒烟。

至于药物,它确实可以辅助烟民解决生理依赖,目前市面上的药物有尼古丁替代疗法(Nicotine Replacement Therapy,NRT),这些药物代替香烟中的尼古丁,帮助烟民戒断烟瘾,并逐渐减少对它的依赖,比如尼古丁口香糖(nicotine gum)和尼古丁贴片(nicotine patch)。

此外,市面上也有不含尼古丁的口服药物如戒必适(varenicline),它能够降低抽烟带来的满足感,同时舒缓戒烟时的脱瘾症状,当两者同用时,可提高戒烟的几率,但必须咨询合格的医护人员。”


戒烟2问:电子烟无法解烟瘾

问1:早前有人提出用电子烟来帮助戒烟,是否有效呢?
答:对于这一点,我并不认同,电子烟是对含有尼古丁和香精的液体进行加热,产生蒸汽或喷雾,然后吸入,姑且不论它对烟民的健康风险,也没有证据显示它可帮助戒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烟民用电子烟后对香烟的心理依赖还在,根本没有解决到上瘾的问题,因此想要戒烟还是咨询合格医护人员,从各方面着手摆脱烟瘾。

问2: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或者是中国邓小平都是名人,更是著名的老烟枪,不见得他们会去戒烟吧?
答:没错,以前社会的精英阶层以抽烟来标榜自己的社会地位,比如你所提及的英国首相丘吉尔或邓小平等,但那是以前的事,如今越来越多人认清一根烟对健康的伤害,香烟已被人厌恶及回避,因此愿意主动去戒烟才是“最酷的事”。

 

20190831_DrTan
陈欣怡医生(Tan Sing Yee)
雪兰莪仁嘉隆政府诊所主任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19.08.31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