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乳癌喜讯·抗癌组合 提升存活率

转移性乳腺癌至今虽然还是无药可愈的癌症,但不断研发的新药却尝试延长患者无恶化生存期(Progression-FreeSurvival,PFS),如去年才面市的治疗转移性乳腺癌CDK4/6抑制剂帕搏西尼(palbociclib)除了证实可延长无恶化生存期之外,第二项临床试验也证明此药用在亚洲患者身上,同样可以达到延长生存期超过两年功效。

癌症疗法除了讲求有效性,副作用控制与生活素质也很重要。帕搏西尼在大马推介时,其制药商辉瑞(Pfizer)公布了临床试验PALOMA-1报告,证明帕搏西尼搭配复乳纳膜衣锭(letrozole)能够延长患者无恶化生存期。

联合药物治疗法

随后今年2月,该公司再公布第二期临床试验PALOMA-2报告,证明此药物对亚洲患者也带来相同效益,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超过24个月或两年。

PALOMA-2是以两种药物组合作比较,分别是帕搏西尼搭配复乳纳膜衣锭与复乳纳膜衣锭配搭安慰剂placebo,结果显示前者更有效延长亚洲患者的无恶化生存期超过11个月。

在临床医学上,无恶化生存期的定义,是从药物生效到患者的肿瘤或癌症扩散或恶化之前生存期。

被列为转移性乳癌第一线治疗标靶药物的帕搏西尼搭配复乳纳膜衣锭,去年已经获准在大马上市,也是东南亚第一个面市的国家。这个联合药物治疗法,已经证实比单纯使用抗荷尔蒙药物,能延缓疾病发展及延长生存期多达一倍。

临床肿瘤内科顾问刘胜辉(John Low)及肿瘤内科顾问玛斯杜拉(Mastura Md Yusof)让两名转移性乳癌患者服用上述新药,并连同她们出席分享会,分析适合新药的病例与功效。

30%患者会转移
提供新治疗选择

乳癌是马来西亚最普遍的癌症,早期确诊固然有更多疗法可以选择,治愈的机率也高,但是30%的患者会变成转移性乳癌。

转移性乳癌,是指癌细胞已扩散至乳房以外的身体器官,而肿瘤的生物性质,也即荷尔蒙受体(HR)和人类表皮第二型生长因子受体(Her2)决定了以后的治疗对策。当中HR可分为雌激素受体(ER)与黄体素受体(PR),目前普遍用于治疗乳癌的荷尔蒙疗法就是以中断雌激素给癌细胞,从而阻止癌细胞生长及繁殖。

60%甚至更多的乳癌患者都是荷尔蒙受体阳性(HR+)患者,现有的雌激素受体调节剂如tamoxifen、letrozole是已经沿用很久的药物,其主要治疗目标是乳癌,之后出现的抗雌激素疗法(anti-estrogentherapy)也只是针对癌细胞,不会伤害好细胞。

....
刘胜辉(John Low)
临床肿瘤内科(吉隆坡)。

参与者分成两组

以帕搏西尼配搭复乳纳膜衣锭,是针对雌激素受体阳性(ER+)/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阴性(HER2-)的晚期乳腺癌,在随机第3期研究成功达到超过两年无恶化生存期中位数,为患者提供一个新的治疗选择。

PALOMA-1试验有666名亚洲转移性乳癌患者参与,分成两组,即以帕搏西尼配搭复乳纳膜衣锭,以及复乳纳膜衣锭配搭安慰剂placebo,结果显示第一组疗法的无恶化生存期是25个月,而第二组疗法只有15个月。

而PALOMA-2试验有95名亚洲转移性乳癌患者参与,结果与PALOMA-1相近,无恶化生存期也一样,也就是说,这疗法对亚洲患者也一样奏效,以后这疗法也许也能用在治疗其他癌症。

谁是转移性乳癌风险群?

根据统计,大马每年有5000名年龄约30至60岁的女性确诊为乳癌患者。同时,每19名女性当中,有1名会有罹患乳癌的可能性。

尽管患者已经得到争取的治疗及采取预防措施,但乳癌的患者还是会发展为转移性乳癌,癌症扩散到其他身体其他器官,如肝脏、肺部、骨骼或脑部。

转移性乳癌风险群:

1.55岁以上

2.曾经罹患乳癌

3.家庭病史

4.基因突变如BRCA1及BRCA2

病人分享1:

拿督端姑慕米拉姬瓦(84岁,3名孩子)
服用5个月肿瘤已受控

“我在2014年确诊患上晚期乳癌,当时癌细胞已经扩散至肺部及脊椎。由于年龄关系,我没动手术或化疗,医生建议服用帕搏西尼配搭复乳纳膜衣锭,5个月后情况良好,肿瘤受到控制。

记得当时医生确诊后,告诉孩子们,我只剩下3星期寿命。也许有人认为我年纪已经这么大了,没有必要再接受治疗,但我没有放弃,在医生建议下服用新药,同时也做了最坏打算,但我却活到现在!”

玛斯杜拉分析:“虽然年长者患上晚期乳癌,可以接受的疗法有限,但不意味该放弃,毕竟现在有这么多选择疗法,最重要患者与家属想法要正面,医生治得了病,治不了心。以端姑为例,年纪大加上转移性乳癌不适合做手术,但还有其他疗法可用,根据病人肿瘤特性选择,最重要病人愿意配合改变生活方式,以积极心态面对,才能事半功倍。”

....
玛斯杜拉(Mastura Md Yusof)
肿瘤内科(吉隆坡)

病人分享2:

莎丽娜(42岁,环境工程师,2名孩子)
确诊第四期接受尝试新药

“我在2010年发现乳房导管原位癌(Ductal Carcinoma In Situ,简称DCIS),是一种潜伏期乳癌。虽然转变为乳癌的风险很低,但医生还是为我做切除手术,后续也做化疗及服用荷尔蒙药物。

但2014年却被确诊患上第四期乳癌,接受过各种疗法,最后医生建议尝试上述新药,肿瘤才得到控制。”

刘胜辉分析:刚开始发现莎丽娜乳房有肿瘤,但只属于癌症潜伏期,扩散机会很低,所以也叫做0阶段癌症。一般上手术切除肿瘤或切除整个乳房后,治好的机率是98%,但偏偏莎丽娜就是那2%的复发机率。

潜伏期癌症的标准疗法是手术切除及放射性治疗,若患者有荷尔蒙受体就给她服用荷尔蒙药物tamoxifen,以预防癌症复发。曾经有过DCIS的人患乳癌的风险会比较高,所以医生必须追踪病人的发展,确保病人定期做乳房检查,以防万一。”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张露华·2017.04.1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