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障碍 焦虑 运动力降 pDPN偷走生活品质

案例:

陈先生是一名糖尿病患,他没有戒口,一如往常爱喝甜饮料,吃甜食。某天,双脚突然疼痛,那是很锥心的痛。他服用了止痛药还是无法止痛,这个问题已经影响了生活品质,他最终决定向医生求诊,对症下药。


每3成人1死於糖尿病
“根据国际糖尿病联盟(IDF)发布的《2017年全球糖尿病图谱》(IDF Diabetes Atlas)(第八版),全球约4.25亿成人患糖尿病,预计到2045年,糖尿病患者可能达到6.29亿。2017年,西太平洋(包括马来西亚)约有1.59亿人患上糖尿病,每3名成人就有1位糖尿病患,同时每3名成人死者就有人死于糖尿病,这是最多糖尿病患的区域。

大马有350万成人患上糖尿病,每6人就有一名患者,有一半人数并不知道自己患上糖尿病。如果继续加以忽略,到了2020年每4人就有一名患者,到了2025年,每3人就有1名患者。

糖尿病的并发症包括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丶糖尿病神经病变丶中风丶心血管疾病和外周动脉疾病等。

疼痛性糖尿病神经病变(Painful Diabetic Neuropathy,PDN)可以定义为由躯体感觉神经系统的病变或疾病引起的疼痛,每4人就有1人患上。糖尿病神经病变与神经性疼痛息息相关,通常是因感觉神经损伤而导致的,先以感觉变差为主,像对痛觉及温度的感觉迟钝,从末梢开始如戴手套穿袜子(glove and stocking)的部位。

当细神经纤维和粗神经纤维同时受到影响时,通常疼痛性糖尿病周边神经病变(painful Diabetic Peripheral Neuropathy,pDPN)显示神经纤维功能障碍会提早发生。pDPN是糖尿病周边神经病变(DPN)中,以疼痛为主要表现的病变。

吁学会与痛共存
在马来西亚,pDPN应值得关注,很多患者平均等待1.7年后才愿意与医生谈论他们疼痛问题。90%医生相信pDPN对患者的生活质量产生严重影响,77%医生认为pDPN需要被正视诊断,可是只有51%医生优先考虑减轻与DPN相关的疼痛问题,而他们只是主动筛查43%的患者。53%的医生认为,大部分时间是由患者自己开始谈论pDPN引起的疼痛问题。

患者认为pDPN问题导致睡眠障碍(占69%)丶运动能力下降(占62%)和焦虑(占60%),直接影响他们生活质量。因担心潜在的额外费用(占74%)和缺乏疾病意识(占68%)而导致患者无法解决慢性疼痛问题。

pDPN虽是常见的病症,然而却未被充分认识以及治疗不足的‘衰弱性’病症。由于pDPN诊断是一种挑战,患者要学会适应‘疼痛’生活,此外,临床医生也要主动筛查pDPN。

-
黄伟义医生(Danish Ng Ooi Yee)
雪兰莪士拉央医院内分泌内科顾问

活性症状vs负性症状
pDPN患者会有活性及负性症状。活性症状有不悦异常感丶皮肤感觉异常丶刺激独立的疼痛丶间歇性的痛苦疼痛丶持续灼热感丶刺激引起的疼痛丶痛觉过敏丶异常性疼痛;负性症状则有感官质量已丧失或损害丶麻木和感觉减退。通常患者对疼痛具有矛盾的感官认知,这是因为活性症状伴有的病变引起感觉减退。

我们必须了解病患的症状时程丶质量和次数,必须由病患亲口描述神经病变的感觉,比方说疼痛如刺痛,触电,麻木,灼热,射击等。再来,使用模拟或数字量表来量化疼痛。在向病患询问问题之前,可以先使用筛查工具来筛查神经病变状况.

我们可以向病患更详细了解疼痛特征:

●质量:
一丶尖锐丶射击丶燃烧丶抽痛或刺伤的痛。
二丶不悦异常感
三丶异常但不痛苦的感觉,例如刺痛。
四丶疼痛的质量随时间而变化
五丶自发还是挑衅
六丶由非伤害性刺激诱导,例如轻触(异常性疼痛)
七丶与刺激(痛觉过敏)不成比例

●疼处:
一丶哪里疼?
二丶哪里引发?

●持久性:
一丶偶发还是持续性?
二丶如是偶发,多久发生一次?
三丶每一次偶发疼痛,持续多久?

●恶化与舒缓因素:
一丶什么事情导致疼痛加剧?
二丶什么事情让疼痛舒缓?

焦虑忧郁加剧疼痛
疼痛,的确严重影响患者的运动和行走能力。pDPN通常限制糖尿病患可以行走的距离,不过不管步行或运动体能训练都可以改善糖尿病患的糖化血色素(HbA1c)。

通常病患在晚上时会疼痛加剧,影响睡眠品质,身体的新陈代谢和内分泌也因此受到影响。此外,pDPN也降低葡萄糖耐量及促甲状腺激素水平,升高皮质醇水平。疼痛性糖尿病神经病变病患的疼痛程度较高,这与焦虑和忧郁症状有关。

受影响的神经纤维有粗细之分,且有不同的临床表现:

●细神经纤维受影响:
一丶疼痛扩增和痛觉过敏
二丶通常足部先受影响
三丶失去灵敏度
四丶自主神经症状
五丶易患糖尿病足
六丶电生理学可能无法检测到小纤维神经病变

●粗神经纤维受影响:
一丶失去振动感知和本体感受(肌肉运动知觉)
二丶持续性深层剧痛
三丶肌肉萎缩
四丶可以通过肌电图检测异常”
 

-
马姬拉医生(Mazlila Meor Ahmad Shah)
雪兰莪士拉央医院麻醉兼重症专科医生

逐步用药 先从第一线开始
“pDPN诊断目的是要提供潜在的病况治疗,处方合适的药物或非药物方式来治疗神经痛,并治疗共病。所谓共病症,就是病人在接受治疗或研究的主诊断之外,其他病症已经存在,且会对这次的诊断疾病产生影响的疾病状况。当然,越早诊断,越能改善病患的身体状况,减轻疼痛问题,包括改善身体机能丶心理状况及睡眠品质,甚至提高整体的生活质量。

如果非药物治疗,就必须严格控制血糖以降低神经性疼痛的发生率。非药物性治疗包括物理治疗丶心理治疗丶灵性治疗以及病患教育课程。各式各样的另类心灵以及与宗教有关的治疗,如静坐和拔罐治疗也是选择之一。一般而言,非药物性治疗是非使用药物另外的‘补充治疗’,并且考虑到这些治疗的安全性。

患上糖尿病神经病变的病患,其足部的神经线已受损,经常做足部的护理是很重要的。护理足部方面,病患必须经常清洗足部和使用保湿乳液涂抹足部。如果你无法直接观察足部情况,尤其是脚底,你可使用镜子来观察状况,必须了解足部有否红肿丶割伤和起泡。再来,观察鞋子有否破损或为尖头鞋。

药物治疗方面,开始的治疗会使用一种或多种的一线药物治疗,比如加巴喷丁(gabapentin)丶普瑞巴林(pregabalin)丶度洛西汀(duloxetine)丶文拉法辛(venlafaxine)丶去甲替林(nortriptyline)丶地昔帕明(desipramine)和外用利多卡因(topical lidocaine)。

如果出现局部疼痛,就得增加另一种一线治疗药物。如果足部没有得到任何缓解功效或疼痛缓解不足,就更换其他一线治疗药物。如果一线药物治疗失败,就进行二线药物治疗,包括鸦片类药物(opioid)丶曲马多(tramadol);三线药物治疗包括安非他酮(bupropion)丶西酞普兰(citalopram)丶帕罗西汀(paroxetine)和托吡酯(topiramate)等。”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特约.笔录:王宝玲 .2019.04.08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