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上) · 马大首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成功

今年1月,当大家正忙着迎接农历新年之际,有一个家庭却战战兢兢的期待着“新生命”的开始,林家两兄弟将进行他们准备已久的换肝手术,由哥哥林进福捐肝给病危的弟弟,而且是以活体捐肝法把自己部份的肝捐给弟弟林进兴,希望透过自己的肝,让弟弟可以健康平安的继续未完的人生。

这项前瞻性的活体换肝手术,是在雪兰莪马大医药中心完成,也是马大创办以来第一次做的活体换肝手术。

除了令人感动的手足情,这次手术的阵容也令人动容,因为不但集合了马大的精英团队,更邀请到香港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团队到来协助,跨国携手完成这项连续16个小时的马拉松手术。

在星洲日报基金会的牵线下,本刊记者得以在手术当天直击手术室,在手术室外由两位主导医生,即马大肝脏移植计划主任杨文锟副教授及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总监卢宠茂教授现场汇报手术进展,并且在两个团队交替之间接受本刊专访,分享这次手术的挑战性与手术成功所带来的意义。

医生们
信心满满的手术团队,换上手术服,准备进入手术室的大马及香港团队。左起为马大手术医生玛登哈米达、卡马拉占医生、黄楚琳医生、陈智仁副教授、卢宠茂教授、杨文锟副教授、竺兆豪副教授、陈汝威教授、孔俊杰医生、高炳顺医生及诺哈雅蒂。

器官移植,在马来西亚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因为全国签署捐献器官的国民不到0.000001%,与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患需求相比是杯水车薪,加上还要捐与受者各方面都配对,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亲人捐赠是器官捐赠的捷径。

但作为亲人,是否真的应该义无反顾的把器官捐赠给嫡亲?如果不捐,是否应该受到社会的责备,被视为见死不救?

香港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总监卢宠茂教授说,捐是人情,不捐是道理;捐,才需要找捐赠的理由,不捐是不需要理由的。因此,能够有亲人在危难时伸出援手,甚至愿意把身上部份捐出来,是难得的手足之情,林进福与林进兴就是这么一对愿意共享肝脏的好兄弟。

50医护人员参与16小时马拉松手术

林进兴在出生后就患上先天性胆管阻塞症,做了胆管切除手术,平安度过了23年,至去年出现肝严重衰竭,必须做换肝手术才能续命。

身为哥哥的林进福,眼见弟弟生命危在旦夕,毅然决定捐肝予弟弟,而且是进行活体肝脏移植手术,而负责这次手术的医院是马大医药中心,也是该院首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该院肝脏移植计划主任杨文锟副教授(Dr.Yoong BoonKoon)邀请到对活体肝脏移植手术非常有经验的香港玛丽医院医疗团队来马从旁给予指导,并由其老师之一──卢宠茂教授带领5名医生到来亲自指导。

杨文锟表示,这次手术的捐肝者是病人的哥哥林进福(35岁),受肝者是弟弟林进兴(24岁),哥哥在知道弟弟必须换肝才能生存后,决定捐肝给弟弟,在做完各项检测之后,医院就马上安排了这项手术。

林进兴的肝脏从半年前开始就出现严重退化迹象,胆黄素非常高,已经到了一定要做换肝手术的地步。杨文锟说:“根据卢教授的意见,如进兴不做换肝手术,可能活不过两年!”

楊文錕

杨文锟:我们花了几年时间物色适当人选组成团队,而这些人选都必须很有经验,因为每个人体结构都不同,需要有丰富临床经验,才会当下对各种状况做决定。

活体捐赠需要3个手术同时进行

曾经在玛丽医院研习的杨文锟,认识了卢宠茂,也在后者的教导下学习到很多器官移植的技术。为了确保这次的手术成功,他邀请卢宠茂专程飞来大马给予指导,卢宠茂除了一口答应,甚至把香港的肝脏移植医疗团队也带过来,从旁指导各个步骤,倾囊相授他们的临床经验,让马大团队在技术转移上受惠更多。

杨文锟表示,活体捐赠需要这么多的人力资源,是因为活体捐赠需要3个手术同时进行,一队负责捐肝者的肝脏切割手术,另一队则负责把受肝者损坏的肝脏取出,还有一队则负责处理切割出来后的肝脏,然后马上把肝脏移植到受肝者身上。

而他是负责捐肝者的切割及处理,然后把新肝移植到受肝者身上。坏掉的肝脏切割由另一队同时进行。

这项开启马大换肝手术新章的手术,是在今年1月10日进行,耗时16个小时才完成。两名捐肝与受肝者在上午8时就被推入手术房,9时30分开始动刀,直至傍晚5时才完成份割肝脏手术,然后在午夜12时整个移植手术才完成,大功告成。

由于是一场马拉松手术,这场访问也是在杨文锟完成了切除受肝者肝脏,在等待捐肝者手术完成的空档,匆匆的走出手术室,穿着手术服接受记者访问。

虽然手术只完成了一半,但杨文锟欣慰地告诉记者,受肝者的手术非常顺利,所有医生都松了一口气,等待着接下来的移植肝脏手术接力赛。

编按:林氏兄弟现已经出院回家团聚,在1月10日完成了手术之后,林进福住院10天后就出院,林进兴继续留院观察,以确定身体没有出现排斥状况,一直到2月14日,情人节当天进兴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与家人欢庆新年。这对林家来说,是最好的新年礼物,父母及3位哥哥都不再需要为林进兴的病而担心。

25%肝脏就可以维持身体操作

比起其他换肝手术,林进兴的手术是比较复杂,因为他在很小时候就做过切割阻塞胆管手术,身上留有手术疤痕,所以在手术中或会出现大量出血情况。

捐肝者林进福,把60%的肝脏捐给弟弟。在做器官移植手术时,通常会选择体重比接受器官者来得重的人,这对双方都比较好。不过,香港玛丽医院所研发的技术,即使捐赠者比接受者轻,也可以成为捐赠者。

至于捐赠的肝脏比率,一个正常人只需要25%的肝脏就可以维持身体正常操作,但为了安全起见,医生会保留捐赠者至少30%的肝脏。当捐赠者逐渐康复后,剩余的肝脏会自行生长,也就是说,捐赠者以后至少会有一个完整肝脏的50%。

在完成移植手术后,捐赠者需要住院观察一个星期左右,若无任何问题就可以出院。而受肝者的观察期则大概两个星期,如无排斥或并发状况就可以出院。

杨文锟在2009年曾到香港玛丽医院研习换肝手术,为期一年,过后回马重振队伍,在2015年带马大医学队伍再到玛丽医院取经。这次在马大做的第一宗活体肝脏手术,是效仿香港医院的做法,让捐肝者捐出大右叶肝给受肝者,这次的手术也与一般左叶肝移植稍微不同,保留了所有静脉,有较高成活率。

这应该是马来西亚首宗。

捐肝手术以捐左叶肝为主

一般捐肝手术都是以捐左叶肝为主,这是因为右叶肝比较大,切除部份后还可以保留下来,让它继续生长,而且也可以保留左肝。目前在马来西亚的活体肝移植大都只用体积较小的左叶肝,但未必足够受肝者来存活,所以大都只能从大人移植到小孩。但相对的,捐左肝对捐肝者会比较安全,但对体型大的受肝者则可能不足够。不过,若是移植体积较小的左肝,一般都会完全切除,但受肝者不一定可以全部接受。

在肝脏移植手术上,右肝对受肝者会比较好,血液流通会比较理想,肝功能会恢复得比较好。

活体肝脏移植手术过程:

 

手术过程
图一
手术过程
图二

香港肝脏移植医疗团队从旁指导各个步骤

“香港与大马医疗团队首次合作,是马大的一个创举,对这次大马团队首次主刀进行活体肝脏移植手术,香港团队对大马团队的表现也非常满意。

香港团队总共派出6位医生,包括5位医生和一位麻醉师,而大马团队则有5位医生,还不包括手术内值勤的护士及工作人员,需要动用两间手术室同时进行手术,所以无论人力与设备都比一般的手术来得多,单单人手就已经50人。

这次手术最大的挑战,是把整个队伍凑合在一起,因为需要各部门配合,包括医生也来自不同科系,所以在决定成立这个医疗团队之后,这几年间我就不断物色适合人选,以成立一个最好的团队。

虽然我已经掌握活体肝脏移植手术的技术,但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手术,所以我们需要有经验人士可以从旁协助与指导整个手术过程,确保手术万无一失。

再者,每个人体结构都不一样,当我们剖开身体之后,才能真正确定里面的情况,所以临床经验非常重要,若有异于寻常必须当场做决定,所以有经验的医生在旁给予建议,将可协助我们做到做好。”

盧寵茂与团队
早年到香港玛丽医院研习的杨文锟,与卢宠茂结下师徒情缘,为了确保手术万无一失,特意邀请卢宠茂带领一支团队到来协助进行手术。左起为香港玛丽医院陈汝威教授、马大肠胃病学顾问山吉教授、杨文锟、马大院长端姑卡玛鲁查曼、卢宠茂、马大儿童肠胃科顾问李纬夏教授、香港陈智仁副教授、竺兆豪副教授、黄楚林医生及黄田镇医生。

 

【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上) · 马大首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成功】
【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中) · 人体器官可有超过一次的生存机会】
【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下) · 捐肝与受肝的风险】

*本刊内容只供参考,读者请自行判断,不可直接作为看诊的依据,必要时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副刊 · 报道:张露华, 摄影:黄冰冰、何正圣 · 2017.03.2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