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中) · 人体器官可有超过一次的生存机会

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生存机会,但人体的某些器官却可以有超过一次的生存机会,尤其是我们的肝脏,若没有损坏,它是一个不会变老的器官,可以二手,甚至三手再循环使用,一肝活三命。

肝脏,虽然只占人体体重的2%,但却是再生能力很强的器官,即使活体捐肝,捐赠者可以在几个月后长出“新肝”,继续发挥排毒的功能,而捐出去的肝脏,却可以救活另一个人,一肝二用。

应马大医药中心的邀请,香港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总监卢宠茂教授带着其医疗团队来马给予马大肝脏移植医疗团队指导,确保马大首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成功完成。

对于首次与大马医疗团队合作,卢宠茂感到开心与兴奋,开心的是喜见马大成立了第一支肝脏移植医疗队伍,而兴奋的是,通过这次手术两支队伍可以进行技术转移,这是作为医生最大的成就感。

他表示,香港玛丽医院一直与马大团队都有合作,甚至也曾到香港交流,而杨文锟医生更曾经到玛丽医院研习,所以双方都已经非常熟悉,但在马大做活体肝脏移植手术则是第一次,所以必须谨慎其事。

他认为,其实马大团队已经做好准备,但因为这次手术较为复杂,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一起进行,再者是活体捐赠手术,一定要确保捐赠者的安全,让捐赠者在健康的情况下进入手术室,离开时也必须是健康的人,因而寻求他的合作。

“活体移植手术最讲究的就是团队配合,手术才能顺利进行。好像这次的受肝者,因为之前做过一次大手术,所以伤口组织黏连其他器官,手术时间较长,如果团队无法很好配合,就很难一气呵成完成整个手术。”

玛丽医院是香港唯一可以做活体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该院在20年前(1996年)就开始做活体肝脏移植手术。

卢宠茂表示,开始时,捐赠者的切割肝脏手术需要5至6个小时,而受肝者的移植手术是8至10个小时。现在他们平均每个手术是花14至16个小时,所以大马团队这次可以在16个小时完成已经算快了。

以往香港做的器官移植手术,很多都是急症,所以需要更长的时间(包括手术准备功夫),现在技术更成熟了,手术所需时间自然缩短。

他强调,这次手术他们只是扮演辅助角色,最重要的就是技术转移,帮助大马发展活体器官移植领域,而不是代替大马医生做这次的手术,毕竟“教人捉鱼好过送鱼”。

他说:“我们是真心想帮助大马发展活体器官移植这项可持续服务,帮助本地病人。其实,大马团队已经懂得捉鱼,只是需要有人在旁指导与支持,百分百确保手术安全,所以才会请我们到来。相信有了这次的临床经验,他们下一次可能不需要这么多人来帮忙,也会做得更好!”

这次卢宠茂的随行医生包括4名外科医生、1名显微医生及1位麻醉师。

大合照
在手术之后,林进兴(前排做二)留院观察一个多月后终于获准出院,家人及参与手术及照顾他的医院人员都感到非常欣喜,更在他出院前与他来张大合照,纪念这次的历史性手术。前排左起为杨文锟、林进兴、林进福及山吉医生。后排中站者为林进兴父母林碧峰及邱秀琴。

先天性胆管阻塞症引发肝硬化并发症

这次马大医药中心进行的首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参与的除了是肝脏移植医疗团队,还有其他部门做了很多事前准备与术后照料工作,其中一个部门就是儿科部门。

原来这次的受肝者林进兴,出生时患先天性胆管阻塞症,所以一直由马大儿科胃肠病学和肝病学顾问医生李纬夏教授照料,2个月大时候就为他做了切除阻塞胆管手术,此后一直追踪他的发展,尽管现在已经24岁,不再属于儿科范围。

由于一直追踪林进兴的身体状况,所以当李纬夏察觉他出现肝功能衰竭时,就开始为他张罗换肝手术,也幸其哥哥林进福符合捐肝条件,因此就促成了这次马大医疗团队所进行的首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

李纬夏表示,进兴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病人,出生时患了先天性胆管阻塞症,转介到其部门,之后做了切除阻塞胆管手术,用小肠与胆接驳,让小肠取代胆管以排泄毒素。

他解释,胆管,是排泄胆汁的管道,而胆汁是人体新陈代谢后的副产品,若无法排出就会累积成毒素,所以一旦婴儿出生患上先天性胆管阻塞症,就必须把阻塞的胆管切除,用小肠取代,才能让婴儿排除胆汁。

不过,他说,这并非根治方法,如林进兴在过去20年一直没事,直至两三年前开始出现肝硬化现象,血流过肝脏时不通畅,以致内出血,尤其是过去半年的胆黄素不断增加,反映了病人的肝功能已经失效,必须要做换肝手术。

“换肝手术是非常挑战的手术,首要的就是找到适合的肝脏,所幸他的哥哥肝脏与他吻合,所以才能这么快就进行换肝手术。”

其实,在马大医药中心的换肝等候名单中,林进兴是排行第三,第一个迫切要做换肝手术的是一位印裔妇女,因为C型肝炎导致肝硬化,由儿子捐肝给母亲,是原定计划中马大第一宗活体换肝病例,但因为儿子有脂肪肝问题,所以手术无法进行,必须先治好捐肝者的脂肪肝才可以动手术。

第二个迫切要做换肝手术的是一名因酒精肝导致肝硬化病人,惟还没有找到适合的捐肝者,所以也无法进行手术。而林进兴是名单中的第三位,刚好有适合的捐肝者,所以就先给他做手术。

李纬夏表示,与另外两个迫切要做换肝手术的患者比较,林进兴的手术是更复杂,因为他在两个月大时候就做过切割胆管手术,属于大手术,留下的手术疤痕或细胞组织可能会使到这次手术大量出血。在成功换肝之后,也需要长期吃抗排斥药,避免身体排斥外来肝脏。

马大医药中心首宗成人活 体肝脏移植手术,由哥哥 林进福(右)捐赠60%右 肝给弟弟林进兴,如今都 已经康复出院。
马大医药中心首宗成人活体肝脏移植手术,由哥哥林进福(右)捐赠60%右肝给弟弟林进兴,如今都已经康复出院。

先天性胆管阻塞症易受忽略

先天性胆管阻塞症是相当普遍的儿童疾病,在英国每1万8000名新生儿当中有一个,台湾是每4000名有1个,大马还没有确实数据,不过以台湾也是亚洲地区为比照,大马应该也是5000~6000名婴儿中有1名。

李纬夏说:“很遗憾的,我们至今还没有找出原因,可能是因为母亲在怀孕后期感染到不知名病毒,以致婴儿胆管出现发炎反应。我从1993年开始就做这疾病的研究,截至去年为止,马大医药中心共有153宗先天性胆管阻塞病例,患者存活率(包括换肝)是51%,其他的患者都是太迟发现,即使做手术也没有帮助。”

很多父母,甚至医生都会忽略患上先天性胆管阻塞疾病的孩子,其主要症状是出生2周后,婴儿的黄疸依然不消退,大便呈灰色,甚至是浅黄色,有的婴儿小便会呈茶色,若出现这些情况父母就要留意,带孩子到儿科检查,普通医生是难以察觉,必须要有经验的医生才能判断出来。

虽然90%婴儿出生时都有黄疸现象,但正常来说2个星期内就会消退,若不消退当中就有问题,很多父母就忽略了这一点,不以为意,有的医生也不掌握这个知识,所以他建议若孩子的黄疸现象不退,最好找儿科医生检查,家庭医生可能无法分辨出来。

若出生后证实为先天性胆管阻塞,医学上显示,在6周内动手术成功率是70%,60天以后成功就降低至40~50%,90天之后成功率只剩下30%,120天过后成功率是非常低。

再者,胆管疏导手术只是延迟病情恶化的方法,以便病人将来做肝脏移植手术时成功率更高,但也是一项风险很高的手术,婴儿必须超过10公斤才可以做手术,但在外国即使是5~6公斤也可以做手术,只是比较复杂。手术的风险包括术后水肿、黄疸过量、皮肤出血、昏迷,甚至死亡。

【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上) · 马大首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成功】
【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中) · 人体器官可有超过一次的生存机会】
【肝脏移植手术室直击(下) · 捐肝与受肝的风险】

活动预告:【爱肝护肝,享受健康】了解肝炎与肝癌的预防及治疗讲座
日期: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时间:7.30PM
地点:JB Mutiara Hotel, Dewan Johor, 2nd Floor, JB.
链接:http://easily.sinchew.com.my/events-calendar/day/20170331

*本刊内容只供参考,读者请自行判断,不可直接作为看诊的依据,必要时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副刊 · 报道:张露华, 摄影:黄冰冰、何正圣 · 2017.03.2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