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卵巢?打停经药?标靶药?乳癌復发转移  控制好可与之共存

问:医生,你好,我来自芙蓉,今年34岁,2015年得了乳癌,切除右边乳房和淋巴,当时肿瘤科医生说我的情况无须进行化疗和放疗,只需持续服药10年即可。在服药的这段期间我曾中断一些时间,因为我觉得半夜会身体发热、头痛及不能入睡,而且我需要工作,头痛造成我时常请假,工作偶尔会一下头痛不能继续,只能睡觉或吃药来减轻痛苦。

今年我开始觉得自己胸口的皮肤会刺痛,过后背部也会酸痛,过后我前往雪州医院咨询医生,医生建议我进行骨骼扫描(bone scan),看到有影子,过后我就做活体组织切片(biopsy),之前胸口的伤口也是有两粒,扫描肺和肝都有影子,报告出来是ER +、PR-、 HER2 -, Invasive CA Grade 2。

随后见肿瘤科医生,医生建议我做卵巢手术或打针停月经(leuprolide acetate),过后拿了一些药物包括来曲唑(letrozole)、帕博西尼(palbociclib)加上唑来膦酸(zoledronic acid)等,但这些药物每月需要大概7000令吉。

至于第二选择就是化疗,可以比较经济但也很痛苦。

我的问题是这些药物真的能帮助到我吗?还是会不会中途说药物不能抑制我的癌症过后又需要做化疗呢?我有两个孩子需要抚养,我也不想家人拿一大笔钱来医我,我很困扰,因为担心做化疗会导致我不能继续工作。

我还有什么选择吗?我担心我骨头或内脏会越来越糟糕,希望医生可以解答我的疑惑,谢谢医生。

 

医生解答:

从你所附上的资料来看,看起来是癌症的复发,而且已经转移到骨头、肝和肺,这个问题是严重的,因为已经算是第四期乳腺癌,通常不能根治,只能用药物来抑制肿瘤的生长,减少癌并发症和延长寿命,假如控制得好,其实也不乏长期存活的个案。

建议:
假如可以接受,考虑进行卵巢切除手术,以减少体内的雌激素。因为太多雌激素刺激肿瘤的成长,增加复发的机会。注射leuprolide acetate也是一个权宜之计,不过因为需要不停的注射,长期下来,会花掉不少钱。

假如以上方法成功停止卵巢制造雌激素,还可以进一步减低体内的雌激素,即服食来曲唑(letrozole)、阿那曲唑(anastrozole)或依西美坦(exemestane)这些药物,以抑制源自肾上腺的雌激素。

 近两年标靶治疗的发明,让荷尔蒙疗法有了新的方案,即(2)的药方,加上一个“细胞分裂抑制剂”,又称CDK4/6抑制剂,如palbociclib、ribociclib或abemaciclib。

研究证明这个配方可以进一步增加生存率和减少复发率,只不过价格非常昂贵。

最近某药厂推出一些优惠政策,即有注册的病人,在购买药物的时候,买几盒送一盒,然后购买到一定数量,再送半年药物。可以要求医生帮忙查询和告知如何注册。

因为这个药物是长期服用,所以服食前必须把需要的数额算好,以免出现吃到一半没办法负担的窘境。

假如有骨头转移的现象,可以考虑加打一个药物,即唑来膦酸(zoledronic acid)或地诺单抗注射液(denosumab),以减少骨折和骨头痛等问题。

20200209_DrHo
何国煌医生(肿瘤科)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问医.何国煌医生(肿瘤科).2020.02.09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