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是因为坏运气?系列3之3】“我们与白人不同!”CRM助开发亚洲适用癌症治疗

医句话:

我国有许多癌症组织,例如马来西亚国家癌症理事会(MAKNA)丶马来西亚国家癌症学会(NCSM)丶乳癌福利协会(BCWA)等,这些组织扮演着“撑伞”的角色,提供癌症患者经济丶关怀及身心灵的援助,如果我们不对癌症进行研究的话,他日的社会可能需要两三倍更多的“雨伞”提供给癌症患者。如果今天已经缺乏“雨伞”,肯定的是,我们的下一代一定没有“雨伞”可用。

信念影响存活率

“在抗癌过程中,我们在社群中是否存在差异?我们有需要进行亚洲区的癌症研究吗?西方国家的抗癌治疗是否有效用于亚洲人口?有什么理由可以相信西方国家会为我们(亚洲)着想?

事实反映了我们与白种人是不同的,首先,我们拥有不同的基因,例如我们普遍长得较矮小丶扁平的鼻子等。除了外貌,基因也反映了我们在患病风险和治疗反应存有不同。

所以,我们进行的研究主要还是想了解癌症在我们自己的社群所带来的影响,这就是大马癌症研究机构设立的目的。

饮食和生活习惯也让我们在癌症上存在差异,例如饮食改变肠道菌群,并影响我们的免疫系统,而免疫系统是抗癌的重要因素。癌患对治疗的反应有时候胥视肠道菌群的表现,而饮食是否与治疗反应相关,我们(亚洲)至今缺乏这些研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beliefs),例如女性每月生理期饮用中药保养丶有些人认为化疗会杀死身体好坏细胞而劝癌患拒绝治疗,这些信念对癌患幸存带来巨大影响。

例如在马来西亚,相同阶期的疾病,巫裔女病患比华裔女病患有两倍更大的可能因病死亡,而且,大多数并非治疗失败死亡,而是她们确诊后的态度,例如有的放弃治疗丶只接受数次的正规治疗等。

癌症好发类型 东西方不一样

有些癌症也说明了我们与其他社群的不同,例如我国羽坛一哥李宗伟早前罹患的鼻咽癌其实好发于比达尤原住民丶生活在中国南部的华人丶新加坡丶马来西亚丶香港丶台湾。

鼻咽癌在欧洲地区属于罕见癌症,例如苏格兰人患上鼻咽癌的机会是亚洲人的40倍更低。如果一名西方人颈项肿块,很大可能是淋巴瘤,而大马人颈项突起则很大可能是鼻咽癌,这就是两地人存在的疾病差异所致。

还有口腔癌好发于男性和印巫,而三大好发群是孟加拉丶尼泊尔及大马印裔。口腔癌已连续多年成为大马印裔的头号癌症,最近则有下降的趋势,其病因主要是生活习惯所致,比起西方人更常见。

一些化疗的副作用常见发生在亚洲人身上,当我们知道亚洲病人接受化疗后很大可能出现副作用时,就会减少化疗的剂量,避免病人被化疗杀死。

亚洲人研究<10%

至今,亚洲人所涉及的研究少于10%,这是我们必须关注的,因为许多治疗的假设是基于其他人群的研究而定。

很多时候,我们所看到的研究都显示亚洲人对治疗的反应并没有太大差异,其实,这些研究已经添加了一些我们无法确知的假设性因素。

很多人以为,医药研究是在大学或由政府展开,当初CRM在马来西亚设立时,我们希望CRM是一个只专注于癌症研究的组织。

2001年,我从英国返马开始癌症研究组织的筹备工作时,邀请了大学教授参与,当中包括一名对大肠癌研究具丰富经验的教授,不过,这名教授同时也参与了骨痛热症丶疟疾丶基因等研究,现在更是进行与癌症完全没有关系的研究。

其实,大学所专注和展开的研究每数年就会更换一次,而且,大学主要还是通过研究来培训专员,并非为了寻找解决方案。

可负担乳癌治疗中心 首站驻巴生中央医院

CRM则与大学合作,但专注于癌症研究,以找出改善癌症治疗的方案,我们尝试努力做到这点。

我们都知道,我国许多癌症患者对化疗和放疗感到恐惧,宁可选择其他替代治疗也不接受化疗或放疗。根据调查,韩国的乳癌患者5年存活率高达92%,但大马乳癌患者5年存活率只有49%,反映了我国病人害怕治疗所造成的差异。

为了提高乳癌患者的存活率,我们在巴生中央医院设立了乳癌治疗中心,帮助贫困患者解决经济等各种问题,让她们可以得到治疗。2020年将有另3家乳癌治疗中心分别在古晋丶亚庇和芙蓉。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更多乳癌治疗中心的设立,让全国癌患都可以受惠。

-
张素芳博士(Teo Soo Hwang)
马来西亚癌症研究机构(CRM)首席执行员


开发口腔癌疫苗 预今年人体试验

CRM是一个操作昂贵的组织,因为大家都知道,研究是昂贵的,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每年预算50亿美元(约200亿令吉)用于癌症研究。

所以,当初我设立癌症研究组织时曾问过自己,与美国相比,我国每年只有一两百万令吉的预算进行研究是否还有意义?为了提高竞争力,我们只好选择可带来影响的领域进行研究,并从森那美及国油所提供的赞助展开研究工作。

我们首先展开口腔癌的研究,并开发了一种可以增加免疫力对抗口腔癌的疫苗注射剂。虽然这项研究目前只用于小鼠研究阶段,但是,至少在动物研究上已看到疫苗有效抗癌。

我们已经和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接洽,如果一切顺利,我们便可展开第一个疫苗用于人体上的临床试验,预料今年可以落实。

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研究计划,因为一切是从零开始,经过了20年的努力,才能来到临床研究这个阶段,这对大马组织而言是项重大的成就。

与其大小皆宜 不如选对治疗更有效

对于亚洲癌症,我们意识到许多的癌症研究数据都是以白种人为主,像乳癌的基因图谱刚开始时有3000名来自欧洲人口,亚洲人口少于15人,如今,基因图谱有上千名大马人,让我们知道哪些治疗对哪些病人有效,并可测试新的治疗选项。

与其提供大小皆宜的治疗给所有病人,倒不如选择对的治疗提供给适合的病群,让患者得到更好的疗效。我们将在新的一年展开更多相关研究,给亚洲病人带来更好的治疗。

虽然国际的研究可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谁是患癌风险群及如何拥有更有效的筛检,但是,我们不因此而罢休。

23医院60%卵巢癌患接受辅导筛检

我国刚开始卵巢癌的基因辅导和检验时,全国只有4家医院提供这项服务,并且只照顾到2%的卵巢癌病人。

由于我们设立全国性的研究及推广服务,目前已有23家医院接近60%的卵巢癌病人进行辅导和检验。

在新的一年,我们将基因辅导和检验延伸至乳癌丶前列腺癌丶胰腺癌,那么,我们就可以改变全国性的癌症研究结果。

作为研究单位,CRM不只是提供研究服务,更重要的是如何提供服务,并与政府部门合作让这些服务成为可行性,并让其他地区的人们学习和仿效,提供癌患和社群可负担的服务。”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包素菡.2020.02.25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