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化?除罪化? 医用大麻是“毒”还是“药”?

医句话:

日前,通讯及多媒体副部长拿督查希迪声称,内阁已对哥冬树及汉麻(hemp,通称大麻)种植亮绿灯,目前只待与卫长商讨种植管制措施。同时,国会也专注合法化有医药效用的大麻及哥冬。国际上,已有数个获FDA批准的医用大麻,包括用于提升癌患和爱滋病患的食欲,以对抗体重下降问题的口服胶囊、治疗严重癫痫症引起的痉挛,以及治疗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痉挛和神经性疼痛。

“讲解医用大麻之前,我们需要厘清所谈论的大麻为何。英文中cannabis和marijuana都被翻译成大麻,实际上是有区别的。正是因为名词的混淆令一些商家钻了漏洞,借此宣传大麻的功效,才导致许多人混淆,造成一些人一昧支持大麻合法化,视它为‘神药’;一些人则是一概反对大麻,无论是否作为医药用途。

Cannabis是指从大麻植物中萃取出的一种精神活性物质(psychoactive product,人体使用后对思维、情感、意志行为等产生影响的物质)。通常cannabis是从寻常大麻(cannabis sativa)或印度大麻(cannabis indica)中萃取制成,含有至少3%以上的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THC)。

植物大麻素:THC CBD

至于marijuana是指由大麻植物的干花和叶子制成的产品。大麻植物里已知化学物质超过400种,植物大麻素超过60种,当中有许多成分的作用尚不明了。因此,医用大麻的正确名词应为‘medical cannabis’,即含有3%以上的THC,大约是1克中含有40毫克THC。厘清这些认知非常重要,举例而言,萃取玫瑰花精华制成的精油,与直接将玫瑰花弄干燥以敷脸,效果可是完全不同的。

另外,汉麻(hemp)则是采用自不同的大麻属(genus)。由于THC含量非常低,几乎没有精神活性的特性,而它主要的成分为大麻二酚(Cannabidiol,CBD),在医学上也被证明有药用效果。现今也将THC低于0.3%的大麻品种归为汉麻。

汉麻促工业发展

汉麻也被称作‘工业大麻’,用途广泛,包括纺织、食品和工业等。它的纤维既轻又有韧性,在飞机制造业中具有良好优势。你或许曾听说一些人支持种植和出产汉麻,以促进工业发展,实际上是可行的。

可惜的是与中文语境一样,无论是大麻萃取物、大麻植物或汉麻,我国皆‘一视同仁’称为ganja。大马法律规定,只要持有200克大麻被视为贩毒,将被判处死刑;持有50克或更少将被判处10年以下有期徒刑。就算是持有汉麻,一样构成相同的刑罚。

因此,希望大家不要一听见大麻就认为是毒品。其实大麻与其他药物一样,存在医药效果的同时也含有风险。它也不是一切疾病,例如糖尿病、高血压或躁郁症的答案。我们必须从科学的角度来理性看待和使用大麻。

THC如吗啡 具精神活性

人体的大麻素受体主要是指CB1与CB2,前者多存于大脑和整个中枢神经系统,后者大多分布全身其他器官,与免疫系统较有关系。

前提到两种大麻成分,THC会直接与CB1受体结合,以特定的方式影响大脑。THC的效果则已十分明确,与吗啡(morphine,鸦片类药物)作用相似,包括精神活性作用、放松、镇痛(analgesic)和刺激食欲等。

CBD不亢奋无副作用?

至于CBD并不直接刺激CB1和CB2受体,而是起到间接的作用,然而真正的作用机制还在研究中。因此,医学界尚不确定CBD真正的‘强项’或效果。基本上,我们了解CBD是不具精神活性的,摄取CBD不会引起愉悦感或放松等症状,但这不意味着CBD完全无害,还需更多的研究佐证。

比较特别的是,CBD被发现具有抗精神活性作用(antipsychotic effect),简单而言,THC和CBD的作用是可相互牵制的。这就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同一棵植物上竟会存在相克的成分。

另外,CBD也具有止痛和抗忧郁的效果,但它会抑制食欲。无论如何,市面上一些商家经常宣称CBD油有诸多好处,其实是‘ 断章取义’的。以‘增强免疫力’而言,只有当CB1和CB2受体同时被接触时,才会对免疫系统T细胞起到活化作用,从而增强免疫力。仅靠CBD是起不了作用的。因此,大众不可轻信这些商业宣传。

数药已获FDA核准使用

临床上已有数个获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医用大麻,例如口服胶囊dronabidol和nabilone,前者主要用于提升癌患和爱滋病患的食欲,以对抗体重下降问题,也可减轻化疗引起的恶心和呕吐;后者则可减少化疗引起的恶心和呕吐症状。

另一个是高纯度CBD液体制剂(CBD purified form),主要用于治疗两种严重癫痫症引起的痉挛,包括罕见的Lennox Gastaut症候群和卓飞症候群(Dravet syndrome)。通常是当患者无法对一般痉挛药物起作用才使用。

英国、加拿大和数个欧洲国家也批准了结合THC与CBD成分的口腔喷雾剂,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患者的痉挛(spasticity)和神经性疼痛。

镇痛用途方面,医学上也有相应的准则(protocol)。除非患者尝试了所有类型的止痛药仍无法起效,或是引起非常多副作用,才会考虑使用医用大麻。其实吗啡已是第五阶段的镇痛药物了,只是它较大的问题之一是降低食欲和引起便秘。因此,医用大麻可能可以帮助这类患者。

马曾有医麻供应商

事实上,当我们提及医用大麻合法化,主要是希望医生处方或患者使用大麻进行治疗时,不会构成犯罪。好比我在治疗海洛因(heroin)成瘾患者时,使用的是同为鸦片类的的替代品即美沙酮(methadone)。由于不存在使人兴奋的成分,医生处方美沙酮予患者进行治疗,并不属于犯罪。

卫生部长凯里曾披露,符合法规的医用大麻是可进口并使用的。其实数年前就有一家澳洲公司曾引入医用大麻,惟大马很少医生使用大麻进行治疗,对他们而言市场销售额不大,于是在合约到期后就没有再更新。因此,我国目前没有可用的医用大麻供应商。

 

_
余安麑副教授(Anne Yee Hway Ann)
马大医药中心精神及成瘾医学专科顾问

娱乐用Vs除罪化

关于大麻合法化,我希望大众应该厘清几个概念。

第一种是娱乐用大麻(recreational marijuana)的合法化,是指不会因为任何目的而受到刑事处罚。若遵守了年龄、地点和剂量的法律,就不会因大麻而被逮捕、开罚单或定罪。简单地说,在自家种植大麻是被允许的,且吸食大麻作消遣用途是合法的。不过,这不是我们所提倡的概念,因为大麻的使用应该受到监管。

我们致力于推广的是医用大麻合法化,意即当符合条件的患者被医生证明可从医用大麻中获益,持有或使用大麻是合法的,并不会被逮捕或判死刑。同时,患者必须携带医用大麻卡。

另外一个概念是大麻除罪化(decriminalization)。这不意味着大众可以合法抽大麻,而是当一个人持有大麻,并且是自用(非贩卖)时,将不会被起诉、留下犯罪纪录或监禁。

事实上,由于严厉的惩罚性毒品法律,许多国家的监狱都有过度拥挤的现象。大马政府每年至少花了100万令吉在打击和关押涉毒者,当中衍生出的贪污事件也层出不穷。

坐牢无法解决毒瘾

其实有许多涉毒者并非不想戒大麻,尝试了许多方法仍不成功;有些甚至是第一次或被利用,就这么直接被判为罪犯,一生就毁了。对我而言,监狱并非一个适合治病的地方。要知道大麻成瘾本身也是一种脑部疾病,任何疾病到了监狱里都很难被治疗。因此,不难看见许多个案是不断进出监狱的,证明了根本问题未获解决。

打个比方,若法律规定糖尿病患的血糖不可超过某个数值,而一旦验出超标患者将坐牢3个月。这期间,虽然他们的血糖会因为监狱饮食受限而下降,但若是没有进行正确的教导和治疗,他们在出狱之后仍然会受不了美食的诱惑而大吃大喝,血糖再度飙升。此时,警察又再度将患者逮捕入狱,同样的事情反复发生,可见监狱并不能解决毒品的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大麻除罪化的范围仅局限在‘自用者’。通过大麻除罪化,不仅能降低监狱人数、减少政府财政负担,还能让更多涉毒者戒毒,重新回到社会。”

大麻4问:CBD克THC 治大麻成瘾?

问1:大麻对神经系统造成什么影响?
答:这可分为4大方面:
情绪:产生愉悦感,然而长期使用或高剂量会引起幻想和焦虑等反应。
感知:干扰对时间和空间的感知
生理症状:起初感到放松,使用久后会出现疲劳运动协调问题或头晕。
长期使用可引起认知障碍,包括精神错乱、注意力不集中、短期和工作记忆受损。

问2:大麻是否能治疗精神疾病,例如忧郁症、创伤后压力症(PTSD)和强迫症等?
答:长期服用大麻可导致易怒、忧郁、积极性降低、压力等,剂量高的话甚至会引起急性的精神症状(acute psychosis),通常是偏执狂(paranoia,被害妄想症)。许多文献证实,倘若重度大麻使用者本身具有精神分裂症风险,那么大麻不仅不起治疗效果,还会将病发时间提前3年。虽然一些商家将大麻“卖点”放在治疗精神疾病,但是至今都未有足够的证据证实疗效。还有一些商家推广在住家后院种植大麻,不适时就摘来服用或泡茶,“包治百病”,这也是相当不正确的。

问3:大麻植物(marijuana)为何不被获批作医药用途?
答:迄今科学证据仍不足以使让FDA批准大麻植物,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种物质必须具有明确且可测量的成分,这些成分从一个单位(如药丸或注射剂)到下一个单位都是一致的,但大麻有100种具有不同作用的可变化合物。
‧没有足够的临床试验,因为通常很难获得批准。

问4:既然大麻成分中的CBD能够“克”THC,那么是否能使用CBD治疗大麻成瘾?
答:根据美国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若在12个月内至少有以下两种症状,可确诊大麻成瘾或大麻使用障碍(Cannabis Use Disorder,CUD):

  1. 服用大麻的量或时间比预期的多
  2. 难以控制或减少对大麻的使用和欲望
  3. 大量的时间围绕在大麻使用或获取等
  4. 渴望大麻
  5. 大麻使用导致工作、学校和家庭出现问题。
  6. 尽管存在社交关系问题,仍继续使用大麻。
  7. 因为大麻而放弃或减少其他重要的社会、职业或休闲活动。
  8. 在高风险情况下反复服用大麻,例如明知不可而为之。
  9. 尽管存在大麻引起的身体或心理问题,仍继续使用大麻。
  10. 出现耐受性,需要增加大麻剂量。
  11. 戒断反应,不使用时非常辛苦。

对此,医学界尝试了许多药物,例如抗忧郁剂、抗精神性药(antipsychotic drugs)、情绪稳定剂(mood stabiliser)等,但是大多对治疗大麻成瘾无效或不够理想。至于CBD的疗效属于低至中度,能够帮助缓解患者的戒断反应。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2.05.05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