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施双轨制医药分家 吁落实优良药局规范


在医药分家(Separation of Dispensing & Prescribing,SDP)制度上,医生负责处方而不配药,药剂师负责配药而不处方。

医生为病患诊断及开出药单,病人领着药单到邻近的药剂行购买药物,药剂师则依据医生开出的药单调配药品,并为病患提供用药指导等服务。

早于20年前,台湾已落实医药分家,但有别于正统的医药分家制度,而是以“双轨制”进行。在双轨制度下,药剂师受聘于诊所医生,病患在看病后无需到邻近的药剂行购药,诊所里的药剂师会直接为病人配药,受质疑为“换汤不换药”。

非配药机器 需专业知识判断

“双轨制的医药分家并非换汤不换药,而是确确实实地换了“汤底”。若是以往,在诊所的配药工作是由非专业人士执行;如今,台湾分区分阶段实施“双轨制”医药分家,即事实医药分家地区诊所可以聘请药剂师配药,或交付药方给民众到特约药剂行配药,病患可以自由选择。

医药分家令人进一步探讨社区药剂行及药剂师的角色。药剂师的配药工作是发挥医药护理(medical care)的功能,而他们的工作也发挥预防(prevention)功效。

药剂师接受多年正轨教育课程,并通过执照考试取得药剂师证书,符合专业定义,其工作不仅限于配药,其特质是在职业过程中加入专业判断,为病患传达药物的知识,提升民众对药物的认识,甚至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如提醒病患定时服药丶分辨清楚药物种类及剂量,也关心病患服药后,是否出现副作用。

若药剂师的职务仅是依据医生的药单配药,无需思考判断,则可由任何非专业人士执行配药服务。更何况,现今科技日新月异,新药物种类繁多,更需要药剂师的专业知识。

以糖尿病为例,糖尿病患得透过药物丶饮食及运动三大要素控制病情,缺一不可,并不是说病患到来药剂行配药服药后就可以控制病情。

教导病患自我监督 推动预防医学

在这方面,药剂师可发挥预防的角色,除了为病患配药外,也向病患了解日常饮食及运动习惯,再发挥专业知识为他们提供意见,督促病患改善生活习惯。

我曾向日本取经设计简单易明的控制血糖课程,在药剂行里免费为血糖高病患上课,让他们测试血糖,指导他们如用药丶运动丶计算卡路里等知识。

我们要求病患自我监督,记录饭前饭后血糖指数及体重,每周到来药剂行汇报成果。我们成功收集200宗个案,发现在两个月内,病患的体重平均减少2公斤,饭前血糖下降20%,饭后血糖下降30%。

我也与面包厂商合作,生产无糖无油的健康面包,供糖尿病患及民众吃得健康。类似步骤不仅发挥预防功能,也获得病患的信任。

长期下来,社区药剂行可演变成护理中心,甚至在卫生紧急事故时如SARS,可成为公共安全的前哨站,为民众提供卫生服务,如派发口罩等。

收集药历用药更安全

台湾的医药分家在首个落实阶段已把所有角色定位好,第二阶段着重于提升角色,因此社区药剂行应充分发挥功效,收集病患的“药历”资料,从中了解病患曾服用药物种类,进一步巩固对病患的药物安全文化。

诊所医生为病患存有的病历倾向于诊断方式,药剂师为病患记录的药历则多数与药物资料有关,如病患过去曾服用的药物种类,是否曾服用非处方药或辅助品,饮食习惯是否影响药物效果或导致副作用等。

由于药剂师每次都是口头上叮咛病患,不可能牢记每名病患的购药资料,若没有病患的药历参考,难以了解病患过去服药情况。

在台湾,社区药剂行可从国民健康保险(NHI)资料库下载病患过去6次的用药纪录,然而药剂行在这方面仍做得不够完善。

同样已落实医药分家的日本,药剂行在收集病人药理方面做得非常完善,药剂师取得病患完整的用药资料。

收集药历的资料系统非常重要,尤其在人口老化的国家,前往购药的可能是病患的家属,一目了然的资料为人们带来方便。

警惕系统 避免配药失误

在医药分家系统里,任何一个角色都会有失误的机率,药剂师也不例外,我们称为配药失误。到底要如何避免配药失误事故?

日本设有一个专门收集医药失误个案的协会,这是一个成熟进步的创举,更是药物安全的重要环节,值得学习。大家可从失误个案中学习如何改进,不要再犯错。

举个例子,有些药物是磨成粉状服用,然而一旦磨成粉后都呈白色粉末状,难以辨认药物种类及剂量。若其中出错,患者也不得而知,因此我们需要一个警惕系统,打造安全药物文化。

-
王文甫(Joseph Wang)
亚洲药学会主席

药副作用入院 药历助揪病因

我曾在本身70所连锁药剂行推动“药历”措施,邀请医生就一种调脂药,为药剂师进行培训,再由药剂师为前来配此调脂药的病患进行筛检。

一年后,约8000名病患进行筛检,发现其中88人(约1%)用药后出现副作用,1人甚至因此而入院。

在这宗入院事故里,相关药剂师得悉该病患入院后,联系其家人告知或是药物引起不适,家属把讯息传达给医生,得以揪出病因,病患最终痊愈。

身分及收入均增值

在医药分家系统里,药剂师透过指导病患用药,将会获得民众的信任及尊重,身分无形中增值,无需担忧收入来源问题。

部分药剂师担忧在执行医药分家后收入受影响,然而过去的例子否定此项说法。台湾的药剂师于20年前的每月收入平均为700美元(约2850令吉);如今,药剂师的每个月收入达2500美元(约1万181令吉)。

更重要的是,药剂师可发挥专业知识,协助民众提升用药知识,继而获得民众的尊重;前来配药的民众不再唤药剂师为“老板”,而是尊称他们为“药剂师”。

如今,许多学校都设有医药学科系,药剂师的就业机会也大为提升。

制定方案 打造药安文化

若要良好地执行医药分家,为病患提供安全药物文化,药剂行应落实优良药局规范(Good Pharmacy Practice,GPP)。

在GPP里,药剂行采取良好操作模式,确保产品(即药物)的品质及安全,同时确保药物良好地储存及输送至病患手上,并指导如何保存药物。

亚洲药学会建立一个分享经验及提供建议的平台,让大家了解医药分家的好处。基于每个国家的政经文教水平参差不齐,欲执行医药分家的国家应制定方案。

医药分家是一项长远计划,争取的过程可长达10至30年,如果无法迈开第一步,就永远停顿那里。大马药剂师应设定共同目标及共识,共同争取利益,达致目标。”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笔录:叶珮盈.2017.12.11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