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专栏】盛晓峰.放射性坏死囊性变化.只要排水和减压即可

方女士,51岁,左脑长了一颗水瘤,疑是20年前的脑部电子刀手术后遗症。

方女士进来时神色慌张,同行的友人不断轻拍她的手背,要她放轻松,但也安抚不了她的情绪。问诊时,方女士更显得焦虑,张着口咿咿呀呀,却是答非所问,只好由友人代替回答。她的朋友告诉我说,方女士的情况已经维持了一个月,不是词不达意,就是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回答一道简单的问题。

方女士之前不是这样的,她不但可以正常说话沟通,还能用手机发送短讯,打字的速度不输年轻人。

来见我之前,方女士到马六甲中央医院做了磁力共振扫描,被告知左脑长了一颗水瘤,压制大脑里操控语言神经的部份,以至影响语言表达能力。

再追问下去,又发现方女士20年前曾经在邻国动过电子刀手术,切除脑部畸形血管瘤。我读了当年的医药报告,发现她在术后几年有定时回去医院做追踪检查,之后就没有再回去了。

细看方女士的扫描图,我发现水瘤旁有一亮点,应该就是当年电子刀留下的痕迹。我心里有数──方女士的水瘤极可能是放射治疗的副作用,20年前的电子刀技术还不发达,下刀不够精确,往往有殃及正常脑细胞的可能性,若干年后出现后遗症,轻则脑水肿,造成水瘤,重则严重突变形成恶性脑瘤。

听完我的解说后,方女士顿时花容失色,眼底的焦虑和不安更深沉了。

我把方女士的病案带到医院里的多团队会议上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先做排水和穿刺术,给脑部减压,并把水瘤液体送往化验。

化验报告出炉,吉人天相,方女士左脑的水肿和水瘤证实是由脑细胞的放射性坏死(Radionecrosis)引起,只要排水和减压即可,不必进一步治疗。

最近方女士回来复诊,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已经恢复过来了,手机短讯也像以前那样发得又准又快。我叮嘱她说,不要再像从前那样故意忘记到医院做追踪检查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让医生盯紧大脑里的放射性坏死部份比较好,以防任何突变。

111
放射性坏死囊性变化(Radionecrosis with cystic change)。

 

■盛医生的话:

“放射性外科手术(Radiosurgery)如伽玛刀(Gamma Knife)、诺力刀(LINAC)、
质子束放射治疗(Proton beam therapy)等,治疗时都会产生强大的辐射,
虽然今天医学技术进步良多,但还是无法预测其副作用,所以术后必须密切追踪检查,
即使十年八年已过,也不能掉以轻心。”

11
盛晓峰(Dr.Sia Sheau Fung),马大医药中心的脑神经外科医生,也是神经外科和脊柱专科顾问,同时也在马大医学院教课。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特约专栏: 盛晓峰· 2017.06.29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