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比分娩更难受 催眠治疗解决牙科焦虑

医句话:

强烈建议牙医学习催眠相关的技巧并运用在牙科治疗,尤其儿童为对象的患者身上,即使只用于放松或镇静用途,已经对整个治疗带来很大的收效。

“牙科医生基本上不是很受欢迎,因为每提到牙医,每个人就会立即想起过去一次看牙科很糟糕的经验,可能是因为感到害怕,这不仅限于儿童,实际上很多成年人都经历过牙科焦虑症。

现实情况是,这样的印象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尽管我们有更好的技术、更先进的仪器、牙医有更吸引人的衣装,但人们在牙科焦虑的程度仍然与100年前一样。所以,这是我们绝对需要面对的事。

大多数人来到我们诊所,尤其是成人,只要他们没有在牙科椅上喊叫或反应出疼痛的表现,我们理所当然会觉得这个病人情况良好。

儿童反应藏不住

但儿童就不同了,当他们害怕时,他们会让人知道他们害怕,当他们感到痛苦或焦虑时,我们会从他们的反应中得知,而成年人则倾向于把这些感受藏在心里。

所以,对我来说,每一个走进来诊所的病人,我都会仔细打量,然后认为这个病人如有精神焦虑,我们就会采取一些措施来减少病人的焦虑。但是,如果一个病人走进诊所并且看起来很开心,我会认为对方零焦虑。

但研究表明,几乎每个走进牙科诊所的病人都会带着某种形式的焦虑,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作为牙医,必须了解到每个病人都有一些不想要的症状,所以我们至少要采取一些行动来减轻他们的焦虑。

为什么病人会感到焦虑?主要因为牙齿疼痛,一些病人告诉我,牙痛比分娩更严重、更难以忍受,可想而知,牙痛是极度疼痛,而且,这些病人过去看牙科时可能遭遇过不好的经历,可能牙医没有给他们反映的机会,也可能是明知病人疼痛或还未做好准备却强硬拔除的原因。

回避加剧焦虑

因此对于患有多种问题的患者来说,他们会有更严重的焦虑,我认为坐在牙科椅上会让任何人感到无助,因为坐在椅子上张着嘴且无法控制,所以,这种无助感也导致更多焦虑的积累。

牙科焦虑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我们在患者中非常明显地看到,焦虑的患者往往有某种回避行为,所以当他们进行预约后,临时打打电话来说有别的事情,或者感觉好多了。儿童则很直接地哭了或根本不想上牙科诊所。

当患者不断回避,牙科问题则变得越来越糟,所需的治疗也会变得更复杂,可能更痛苦,所以这会增加最初的的焦虑。由此可见,这确实是一个我们需要打破的循环。

疫情期间难全麻

要解决牙科焦虑,主要分为药理学和非药理学两个部份。作为一名儿科牙医,实际上行为管理是我们儿科牙医的核心任务,实际上我们做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

非药理学方面包括解说-展示-操作(Tell Show Do,TSD)、分散注意力、模仿对像、正增强(positive reinforcement)、奖励等。药理学则是口服镇静剂、静脉注射镇静剂、氧化亚氮与氧气镇静剂、全身麻醉。

COVID-19疫情期间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因为这两年来,我们没有机会接触全身麻醉,因为大多数医院都专注于抗疫或让路设立接种疫苗等,所以我们不知道病人的情况。

所以,有很多患者要进入治疗都不得要领,因为我们无法进行全身麻醉的程序,只有紧急情况进行全身麻醉,所以可想而知,我们可以使用的资源少之又少,而我转用了许多非药理学的方式,包括催眠。

言语镇静 无需工具

我把催眠视为‘言语镇静’(verbal sedation)或普通镇静,这实际上能够实现类似于国际上使用的镇静和口服镇静剂的结果,我认为催眠肯定有它的好处,因为没有副作用,而且无需任何的工具,只需要靠你的声音,而且还能灌输积极的行为,因为无需多次用药但疗效更持久。

我们通过催眠减轻病人的疼痛,特别是对牙科感到非常焦虑的患者,催眠能够让牙医真正实现治疗。我们也用催眠来改变个人的习惯(habit breakers),例如吸吮手指、咬指甲、磨牙症等,因为这些习惯可以引发更多的牙齿问题。

催眠还可以减少呕吐反射,因为呕吐反射严重的病人,或在治疗过程中唾液分泌过多,会让牙医很难下手,以致被逼要用到吸入性镇静剂或全身麻醉。
提高孩子依从性

一项研究表明,催眠也能够减少小型口腔手术所造成的出血。

我们知道许多牙齿问题的患者需要某种形式的治疗,而且费用可能相当昂贵,这对患者而言可能非常困难,尤其儿童患者,像小学生、青少年,这些孩子有的需要佩戴牙齿矫正器,有的佩戴可摘除的牙套,有的则佩戴固定式牙套,他们都必须遵守治疗,以得到预期的疗效,这对孩子而言可能是一个挑战。

我们可以设计出最好的配备,但如果孩子不愿意佩戴,就无法得到预期的疗效,所以我认为这种方式可以通过结合催眠与激励的方式落实,并可提高孩子依从的动力。

 

_
安娜布妮副教授(Annapurny)
双溪毛糯玛拉工艺大学牙医学系儿童牙科顾问
临床催眠治疗师


睁眼进入恍惚状态

我的工作经常接触儿童,一般在催眠进行时,接受催眠者会闭着眼睛,但一些儿童情况则不一样,我意识到他们可以睁着眼睛进入恍惚状态,当治疗结束后,你以为这次的催眠不成功时,他们突然会反问:‘现在我可以走出这扇门跳上云层吗?’(恍惚状态)。

所以,我给孩子进行催眠治疗时会变得更加警觉,并寻找其他线索。

我在大学的诊所设有两个治疗区域,一个是椅边(chairside),另一个是治疗室(therapy room)。治疗室较适合成人,因具备隐私而使病人更愿意向治疗师透露更多详情和减忧虑。而年幼的孩子则可直接在椅区把问题解决。

青少年或问题更大

一些青少年可能也需要在治疗室接受治疗,因为有些青少年带着很多潜在但非牙科相关的问题,所以从我与青少年相处的经验来看,我实际上发现了他们其实有更大的问题,例如霸凌、虐待等。

为帮助病人,我运用各种技巧如解离(dissociation)、内在治疗(parts therapy)、时间的假性定向(pseudo-orientation in time)、建立心锚(anchoring)、脱敏(desensitisation)等。

减用一氧化二氮

一氧化二氮(Nitrous Oxide,N2O)是一种常见与氧气并用作为牙科镇静剂的工具,在药理学上的确很管用,不过,我们尽可能避免或减少使用,除了因为一氧化二氮是药物(化学物),另一个原因是它实际上非常昂贵。

在治疗一名儿童的案例,我们尝试利用一氧化二氮作为展开牙科治疗的开始,同时与患者进行交谈,让患者渐进入催眠状态。在这过程中,我们其实并没有输入一氧化二氮,直到治疗结束,全程只是输送氧气,但患者在催眠作用下已进入被镇静且非常放松的状态。

我的学生直呼不可思议,但我们明白这实际上是催眠影响了病人。

受试者家长给好评

后来,我把一氧化二氮当作安慰剂使用,只是在治疗开始时输送,并把整个治疗过程告诉患者家长,如果患者能够放松和接受这样的治疗,我将不会启动一氧化二氮,而继续通过催眠镇静,当然,这必须获得家长的同意。

开始时会有一些困难,毕竟家长没有听闻催眠治疗,但孩子经历过催眠治疗的家长都作出好评,并在下一次有需要时再次要求使用催眠治疗。”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特约.笔录:包素菡.2022.08.30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