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岁不阻抗癌心 乐观面对 与癌共存22年不言累

-

 

-
余其伟坦言,他的身体经不起再次手术,只能与癌共存。


Profile:
姓名:余其伟(Yee Khee Wee)
年龄:81岁
职业:退休人士
病情:前列腺癌肺及骨转移
治疗:手术开刀、放射疗法、荷尔蒙及药物治疗。


“我今年已经81岁了,发现自己患上癌症的时候,我才59岁,因为那时我每年都会去做一次身体检查,当时发现有前列腺肿大的情况,就进行前列腺切除手(prostatectomy),动了手术后,我的格里森分数(Gleason score)是4+3。

那是1998年,医生最终检验得到的答案:第二期前列腺癌,那个时候,患上癌症就如同宣判死刑,但我其实不太相信,因为我没有任何症状,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前列腺特异抗原(PSA)指数,我是不会发现我已患上癌症。

因为前列腺癌不同于其他器官的癌症,比方说肺癌和肝癌,它总是无声无息的到来,所以我常以幸存者的身分,去劝告那一些年过50岁的男人,真的需要定期去做身体检查,以提早察觉前列腺的疾病。其实,现在要做PSA检查,已经很容易了,越早发现就会越早治愈,最重要是跟着医生的指示去做。

而在这之前,我每年都有做身体检查,因为我曾经做过前列腺手术,导致再一次动前列腺癌的手术变得困难和复杂很多,相等于重新在同一个地方再次动刀,结果第二次手术,医生花了6个小时,手术才完成,而且那时候没有像现在的医疗科技,如没有机器人手术。手术过后,医生吩咐我在家观察,定时检查PSA指数,就这样,检查了一年半,发现我的PSA还是高(多过1.1),严格来说,我动了两次手术,还是失败了。

虽然说手术失败,但我还是不放弃,在医生的劝告下,我决定采取放射治疗法,可惜,一年后我再去检查,我的PSA指数直接跳到5.0。为此,我就一直采用荷尔蒙治疗法,一边服药一边观察,看看在药物控制下,PSA有没有降低。可惜的是,在2015年,我的PSA又增到2点多到4点多。

于是我再做一次的全身检查,包括骨头和肺部的电脑断层扫描(CT Scan),发现肺的部分出现了一点阴影,经过化验,证实是前列腺癌肺转移,导致我的脚的骨头变得脆弱,一直靠吃药抑制着癌细胞。

感恩太太及病友扶持

我现在81岁,情况还不至于恶化,我觉得这和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有关。在我太太(也是癌症幸存者)的陪同下,我和她每天都有锻炼气功,注意饮食并注重健康养生,每年去做身体检查,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这22年来,我很庆幸,太太对我的支持和一群在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学会(Prostate Cancer Society Malaysia)认识到的病友。在这个组织里面,大家都在一起分享,彼此支持和加油,而在这个组织的医生跟医护人员,也常常给我们一些忠告。

我想说的是,很多人觉得癌症,就是世界末日,我倒不这么觉得,最重要是你时刻保持心情愉快,不要觉得患癌就是死定了,我也不是这样走过了22年吗?”

-

■欲知更多详情,请扫描二维码。
浏览IG:https://instagram.com/onlymencan?igshid=mfooc0pdorvc
脸书:https://m.facebook.com/Onlymencan-105372001375056/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梁盈秀.2020.11.30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