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药

陈朝颖/精神药神经药同服 须医药指导 减潜在风险

问:安非他酮(bupropion)、多虑平(doxepin)和普瑞巴林(pregabalin)这3种药一起吃,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答:首先,这3种药物都是处方药,通常由医生根据患者的具体病情来开具。它们分别用于不同的精神和神经系统疾病,例如忧郁症、焦虑症和神经痛等。在开始说明它们彼此间的影响前,希望读者们能明白每一个人对药的反应都不一样,所以发生以下副作用的风险或几率当然也会因人而异。

同时使用这3种药物对于某些方面的风险的确会增加。例如,这些药物都可能引起嗜睡、头晕、记忆力减退和心率改变等不良反应。在同一时间使用,这些副作用可能会相互迭加,导致不适或加重现有的症状。更重要的是,这3种药物可能会相互干扰或影响代谢,从而改变其血液浓度。这可能导致某种药物在体内的浓度过高或过低,增加药物毒性或减弱疗效。因此,患者应该避免自行调整药物剂量或同时使用这些药物,以免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

疾病疗法

李玟及罗宾威廉的呐喊 关于乐观正念心理健康

医句话:

尽管面临挑战,李玟还是取得了国际成功,并成为许多人的榜样。不幸的是,她的去世引发了关于心理健康以及自我接纳和包容的重要性的讨论。虽然积极的思考赋予了她追求的力量,但正念可以提供内心的平静和自我接纳。我们尊重她的遗产成就,也希望从中提高人们对心理健康的认识。

“李玟的去世是一个悲惨事件,深深影响了她的粉丝和娱乐业。李玟是一位极具才华和影响力的艺术家,在亚洲和西方都取得了成就。她的成就包括单曲排行榜冠军以及成为第一个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表演的亚洲人,使她成为许多人鼓舞人心的榜样。

尽管取得了成就,李玟也面临着个人挑战,例如她的左腿天生就有异常,并且一生经历了多次手术。2023年3月,她向歌迷透露,在排练舞蹈时腿部旧伤复发,她不得不接受骨盆和大腿手术,她表示担心她的粉丝可能不会接受她的不完美。

问药

陈朝颖/服米氮平现幻听幻觉 或精神障碍加重

问:请问mirtazapine会不会造成睡觉时会有幻听或幻觉的副作用?

答:米氮平(mirtazapine)是一种去甲肾上腺素和特异性5-羟色胺(5-HT)抗忧郁药 ,主要用来治疗重度忧郁症和其他精神障碍。它常见的副作用包括食欲增加、体重增加、嗜睡、镇静,通常发生在服药后的前几周(此时减少剂量并不能减轻副作用,反而会影响抗忧郁效果)。而其他少见的副作用包括体位性低血压、狂躁症、惊厥发作、震颤、肌痉挛、急性骨髓抑制、药疹等。

如果在服用期间有幻觉或幻听的症状,那极有可能源自精神障碍本身的病情加重。因为精神障碍的人通常会出现一系列令人痛苦和虚弱的症状,包括阳性症状(如妄想、幻觉、幻听、言语混乱)、认知症状(如注意力不集中或难以利用信息做出决定)以及阴性症状(如情绪表达减弱、意志力缺失、失语症和快感缺失)。

所以,这时需要马上到医院复诊请医生评估病情和调整药物才行。同样的,米氮平和其他抗忧郁药也有可能在停止服用后引发停药症候群,使之前的精神症状出现反复的情况,所以建议逐渐缓慢减少剂量,以尽量减少停药症候群的发生。

成人健康

量力而为 多点规划 不让忧郁焦虑 偷走佳节乐

医句话:

对于佳节忧郁症或焦虑症患者,佳节就是一种压力,只因佳节期间所要面对的一切及开销都会成为患者的压力,因此,我们要量力而为,尤其是在财务规划方面,再找到属于自己的减压方式,好让我们能享受农历新年,不再恐惧佳节。

“佳节为每个人带来愉悦及快乐,但对于某些人会因而陷入忧郁及焦虑,这些症状并称为佳节忧郁症或佳节焦虑症,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

在讲解佳节忧郁症或佳节焦虑症之前,必须了解什么是忧郁症或焦虑症,这两种都是心理疾病,前者的症状有持续性心情低落、长期缺乏愉快及兴趣、郁闷、烦躁、注意力不集中、过度内疚、失眠,严重者更会有幻觉、幻听、自残或自寻短路的念头,而后者的症状有莫明恐慌及害怕、焦虑、担心、紧张、呼吸急促、冒汗、手抖、头晕、坐立不安、失眠等。至于佳节忧郁症或佳节焦虑症指的是,患者在佳节前或期间,陷入这些负面情绪里。

问药

林钧柔/退休老人杀手──忧郁症

忧郁症是老年人中较普遍的心理健康问题,尤其当老年人面临退休所带来的巨大生活改变。他们往往会有巨大的失落感,这跟身分和地位与工作密切相关。退休几个月后,“永久休假”的新鲜感开始消退,当事人有可能会怀念工作带来的认同感、意义和目的。那该如何判断自己是否需要帮助?

忧郁症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觉。以下是忧郁症的一些常见体征和症状:

●生理:疲倦或精力不足,即使在休息时也是如此;烦躁不安或难以集中注意力;难以进行日常活动;食欲或睡眠模式的变化。

●情绪和心理:持续悲伤、焦虑或烦躁;对喜欢的事物失去兴趣;远离他人,选择孤独;无价值感,出现绝望感或内疚感;具自残或自杀念头。

出现一种或多种上述症状并不意味着患有忧郁症,但可以寻求专业帮助或采取一些措施来应对退休后的常见生活挑战。虽然适应退休生活有些困难,但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或寻找新的目标,达到一个更健康及顺畅的退休过程。确保退休生活既快乐又有意义,不要让退休后的状态忧郁成为你的阻碍。


 

问医

杨申兴/政治动盪诱发受伤因子 认知行为疗法 改变极端想法

问:我是一名销售员,现年42岁,已婚,与妻子育有2名孩子,分别是7岁及9岁。2018年大选我曾参与助选,当时我所支持的候选人中选,可是之后这位中选的议员却跳槽去其他政党,从那时起我就察觉自己的心情若有所失,之后更郁郁寡欢,也对政治失去兴趣。

在那段期间,妻子建议我去见辅导员及转介到政府诊所,根据诊断我有初期忧郁症,但无须吃药,只需维持他所交代的运动即可。在COVID-19期间我有遵循指示在家运动,因着鲜少接触人,情绪也安稳了很多。

可是就在宣布解散国会后,我的情绪又再出现了,这次感觉很不安,好像又要发作了。

请问医生,我该怎办呢?我很担心自己的忧郁症会更严重,因为之前看过报道有提及,再度出现的忧郁症会更恶化,是真的吗?

问医

杨申兴/长期吃抗忧郁剂变性冷感 补充睾酮有否帮助?

问:我先生(42岁)因为忧郁症服药已经三四年,导致毫无性欲,偶尔(1年可能只有1次)可能会有欲望,却有心无力,请问:

Q1:这样的情况会否导致他一辈子没有性欲?吃睾酮会否有帮助?
Q2:停药后会否恢复性欲?如果停药后会恢复,那请问需要停药多久呢?
Q3:我们一直都想多要一个小孩,请问这些药会不会导致副作用而生出不健康的小孩?
Q4:这些药长期吃会否导致他的健康受损?

他试过在医生允许的情况下减药,从一开始的4到5种药(我忘记名字了),逐渐减少到现在的两种,现在这两种药如果没吃情绪会烦躁、想很多和情绪低落,所以医生只能维持这两种药,他也不愿意和医生谈他的性欲问题,说不好意思开口。附上他所使用的药物清单。

问医

杨申兴/受焦虑症忧郁症困扰 服药4年仍不癒 3方面着手干预

问:我母亲今年56岁,身体验血报告都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她有焦虑症和忧郁症的困扰;4年前开始接受精神科医生检查,直到今日每天都有吃药,附上她服用的药物清单。

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她会一直感到身体和精神疲惫,整个人提不起劲,然后身体只要一点小毛病比如肚子不舒服、脚痛及头痛,整个人就会开始坐立不安,感到紧张然后就会哭,目前这些情况使得她无法有良好的正常作息
想请问医生,为什么她吃了药那么久,她的病情还是没办法很好的控制或康复呢?

医生解答:

服了多种药已4年了,为什么还久病不愈?从你的来信可知你母亲还是承受着焦虑以及忧郁的煎熬,服药多年也未见康复,在解答你母亲的状况为何久病不愈,让我们先重温心理及情绪的发病因素,你可以查看以下图表。

问医

喹硫平 不同病情剂量不一 宜谘询主治医生

问:我目前在吃着一种精神疾病的药物,名字quetiapine fumarate 100mg,但我并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疾病,根据开药的医生指出,我好像是有思觉失调的问题,但我觉得自己没事啊!究竟我是否适合这个药物,我也不知道,也不晓得可以请教谁。

医生解答:

根据你提供的药名是喹硫平(quetiapine),它是一种非典型第二代的抗精神病用药,主要医治思觉失调症(schizophrenia)、躁郁症/双向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的躁症(mania)或郁症以及辅助医治忧郁症。

它通过调整头脑里的化学物,如血清素与多巴胺来提升心情、情绪、思想和行为,最高的剂量是800mg(一天)。
以下是关于它针对不同病情的推荐剂量,但必须强调的是,你仍须咨询开药给你的医生:

问药

吃抗忧郁剂就想睡 能否换晚上吃?

问:我有忧郁症,现在吃着escitalopram 10mg 和lorazepam 1mg,问题是医生叫我早上吃一粒escitalopram 10mg,晚上吃一粒lorazepam 1mg,结果我24小时都很渴睡,做不到工,想问药剂师这种药物会让人嗜睡的吗?可以换去晚上吃吗?

答:艾司西酞普兰(escitalopram)为一种“选择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剂”(SSRI)药物,可以用来治疗或预防忧郁症或焦虑症。常见副作用包括失眠、疲劳、头痛、嗜睡、困倦、口干、恶心、多汗、腹泻、便秘和可逆的性功能障碍。

Lorazepam 是借由活化抑制性的神经传导物质(GABA),来达到镇静安眠、抗焦虑以及肌肉松弛的作用。常见副作用则包括疲劳、嗜睡、轻微头痛、乏力、眩晕、运动失调等。所以,在你身上所发生嗜睡的情况是正常反应,通常发生在治疗后的第一到第二周,持续治疗后,嗜睡强度及频率会逐渐减弱。




医识力

以「服务、实用、互动」为目标,同时提供五大服务范围:(一)提供医学须知; (二)提供医院、科系指南(; 三) 指导养生、防病、治疗的选择参考; (四)透过医疗讲座与读者面对面交流; (五)回答读者的医疗/用药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