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人免感染 救760万人命 世卫抗疟20年取巨大成果

医句话:

过去20年以来,各国已成功避免了15亿人罹患疟疾和760万人死于疟疾,这是前所未有的进步,也是自本世纪初以来,全球卫生领域回报最高的投资之一。惟之前为2020年设下的全球疟疾战略技术的里程碑目标,即与2015年相比,将全球疟疾病发率和死亡率减少至少40%的进展则明显偏离了轨道。

“世界卫生组织(WHO)所发布的《2020年世界疟疾报告》是特别版报告,因为它不仅涵盖2019年全球在疟疾防控方面的最新数据、预测了2020年全球疟疾负担趋势,更回顾了常被认为是对抗疟疾的黄金年代─过去20年全球应对疟疾的关键事件与里程碑。报告也详细分析了《2016至2030年全球疟疾技术战略》在实现2020年里程碑的进展,以及关于疟疾和COVID-19的专门章节。

特别的是,距离非洲领导人签署的《阿布贾宣言》也已过去20年。在2000年至2019年间,全球疟疾病发率下降29%,即从每1000名风险人口80例下降至56.8例。不过,该下降趋势在近5年开始进入停滞期(plateau),因为从2015年起仅减少了不到2%。

2019年全球共有2.29亿疟疾病例,而当中94%的病例发生在非洲区域,即2.15亿。对此可以总结出两点:主要的问题仍集中在非洲区域,以及就总体数量而言,实际上仍然需要处理的病例尚未发生巨大变化。特别要指出的是,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的人口在2000年是6.65亿,而到了2019年已增至11亿。

从2000年至2019年,全球疟疾死亡发生率(mortality incidence)减少了60%,即从每10万风险人口24.7例下降至10.1例,这是重要的成果,然而近四五年的进展也有所减缓,可见2015年的数据为每10万风险人口11.9死亡病例,而自2015年起全球疟疾死亡发生率减少了15%。

就死亡人数而言,全球自2000年的73.6万例死亡,下降至2019年的40.9万死亡病例,当中94%(38.4万人)来自于非洲区域。报告显示,过去20年各国已成功避免了15亿人罹患疟疾和760万人死于疟疾,这是前所未有的进步。我认为这是自本世纪初以来,全球卫生领域回报最高的投资之一。

冀2030年实现4大目标

2015年世界卫生大会批准了《2016至2030年全球疟疾战略技术(GTS)》,为疟疾防治工作设立了目标和用于追踪进展的里程碑。我们希望在2030年能实现4大目标:

-将疟疾死亡率降低至少90%
-将疟疾病发率降低至少90%
-至少35国消除疟疾
-防止所有无疟疾国家出现复发

第一项里程碑设在2020年,包括将全球疟疾病发率和死亡率与2015年相比减少至少40%,以及至少10个国家消除疟疾。对于前者,我们明显地偏离了轨道,无法实现该里程碑。据预测,到了2020年所减少的疟疾死亡率和病发率为18%与3%,与预定目标差了22%和37%。不过,我们已成功在10个国家中消除疟疾。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以2000年至2019年的趋势来预测2020、2025和2030年的疟疾工作进展,而这并不包括COVID-19所造成的破坏和影响。

21国消除疟疾10国获认证

自2000年以来,全球在消除疟疾方面的进展取得了惊人的进步。当时属于疟疾流行(malaria endemic)的国家中,有26国的当地新染病例每年少于1万宗,而到了2019年已增至46国,我们认为这些国家一定程度上可以消除疟疾。另外,每年少于10例疟疾病例的国家,也从2000年的3国增至24国,意味着距离消除仅一步之遥。

至今已有21个国家消除了疟疾,意即连续3年无当地新染(indigenous)病例,有10国获WHO无疟疾认证,分别是阿拉伯联合大公国(2007年)、摩洛哥(2010年)、土库曼斯坦(2010年)、亚美尼亚(2011年)、吉尔吉斯坦(2016年)、斯里兰卡(2016年)、乌兹别克(2018年)、巴拉圭(2018年)、阿根廷(2019年)和阿尔及利亚(2019年)。中国和中美州国家萨尔瓦多(El Salvador)也已提交了无疟疾认证申请。

此外,我们不得不提取得重大进展的大湄公河次区域(greater Mekong subregion)。该区域6国即柬埔寨、中国(云南省)、寮国、缅甸、泰国和越南自2000年的疟疾病例减少了90%。在面对抗疟药耐药性的持续挑战下,恶性疟原虫(P. falciparum)的病例下降了97%,这是值得留意的。

-
阿隆索医生(Pedro Alonso)
WHO全球疟疾计划总监
流行病学专家兼内科医生


投入1575亿令吉抗疟

自本世纪初以来已投入390亿美元(约1575亿4000万令吉)对抗疟疾,其中260亿来自外部资源。资金大多来自疟疾流行国家或由全球基金所提供,美国仍然是主要贡献者,接着为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

回顾这些庞大资源的复盖范围,包括了2000年至2019年间所投放的22亿个药浸蚊帐(Insecticide Treated Nets,ITNs),有超过80%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让当地拥有至少1个ITN的家庭从5%增至68%,并且让能够睡在ITNs里的5岁以下儿童(与怀孕妇女)从3%增至52%。

当地目前已有2100万儿童通过季节性疟疾化学预防(Seasonal Malaria Chemoprevention ,SMC)规划得到保护。另外,最具成本效益的干预措施─接受3剂量或更多的间歇性预防性妊娠治疗(Intermittent Preventive Treatment in Pregnancy,IPTp ),以预防妊娠期疟疾的妇女也从2%上升至34%。

资金缺45%难达标

在疟疾诊断和治疗方面,在过去20年间也提供了27亿的快速诊断测试(Rapid Diagnostic Tests,RDTs)以及31亿的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Artemisinin Combination Therapies ,ACT)。

在2019年,全球抗疟资金总额达30亿美元,然而想要实现2020年目标预计需求为56亿美元,约少了45%。在国际和国家层面的资金短缺,令获得验证的疟疾控制工具受到严重影响。”

《2020世界疟疾报告》:WHO西太平洋地区篇

过去20年,此区域的疟疾负担大大减少,从每1000名风险人口4.5例减至2.3例,总病例从大约300万降至170万,即43%。死亡发生率则从每10万人口中1例下降至0.4例,总死亡病例减少了52%。

中国自2017年以来没有发生过当地新染疟疾病例,而韩国和瓦努阿图共和国(Vanuatu)在2019年所通报的疟疾病例少于5000宗,分别是485宗和1047宗。

至于大马在2018年和2019年没有发生人类疟疾病例,不过2019年通报了3212宗的人畜共患类型(zoonotic)的诺氏疟原虫(plasmodium knowlesi)病例。

近年来,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的疟疾负担严重影响了该区域的病发率趋势。2019年当地所发生的的病例占了区域近50%的病例。

鉴于当前趋势,该地区将错过2020年的GTS里程碑,2030里程碑的进展也偏离了轨道。

疟疾防治1问:疫情干扰药供增死亡率

问:COVID-19对全球疟疾防治工作的影响严重吗?
答:根据《世界疟疾报告》,2020年大多数预防疟疾运动都能够推进,未出现重大延迟。然而,疫情可能影响疟疾治疗工作,导致一定数量的患者死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若有效抗疟疾药物的获取出现10%的中断或干扰,那么因为疟疾死亡的人数可能增加1万9000人。若出现50%的中断,那么可能会令死亡人数增加10万。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3.01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