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 破白百 带状疱疹 肺炎链球菌 4疫苗长者最好都施打

医句话:

对长者而言最重要几款疫苗为流感疫苗、破伤风白喉混合疫苗(Td)或破伤风白喉百日咳三联疫苗(Tdap)、带状疱疹疫苗,以及肺炎链球菌疫苗。这些疾病在最严重的情况下都可致死,而所谓高风险群体,意味着他们更容易在感染后出现严重并发症,甚至有生命危险。以流感为例,虽然死亡率不算太高,但是传播率很强。根据WHO统计,每年流感可感染全球约5%至15%的人口,并导致大约25万至50万人死亡,当中绝大多数都是长者。因流感住院的患者中,65岁及以上占了54%至70%;死亡病例中的71%至85%也是长者。

“人体免疫系统就像一个国家的防卫队,每当有坏人入侵就需要派兵迎敌。对于首次见面的新敌人,免疫系统需要时间去认识,才能得出有效的对策去攻击或防御。疫苗的作用就是先让免疫系统产生记忆力,待日后相同的细菌或病毒入侵,就如同有了‘作战蓝图’可迅速生产足够的白血球或抗体等抵抗,从而预防在‘认识’的过程中发展成严重疾病。

幸运的是在国家免疫接种计划下,孩子呱呱坠地起就可享有政府免费提供的超过10款疫苗,以预防小儿麻痺症、白喉、百日咳、破伤风、B型肝炎、麻疹、腮腺炎、德国麻疹和 b型流感嗜血杆菌等。很多时候这也是政府强制性规定的,因为该措施对整体社会的好处非常重要。

问题是,孩童需接种疫苗的知识已很普遍,成人或长者却不然。其实成年人,尤其是高风险群体也应接种疫苗,而这不仅仅是单凭年龄,譬如以60岁以上来定义。年轻一些但患有慢性疾病、前线人员或孕妇等在某些疾病中也会被归类为高风险群体,因此今天的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提升成人疫苗接种的意识。

长者打疫苗 减严重染疫并发症

疫苗可预防的疾病有10余种,当然我们不会说长者都应接种一遍。根据大马传染病和化疗学会制定的2020年第三版《成人免疫接种指南》(图1),最重要几款分别是流行性感冒(influenza)疫苗、破伤风和白喉混合(Td)疫苗或破伤风白喉百日咳三联(Tdap)疫苗、带状疱疹(zoster)疫苗,以及肺炎链球菌疫苗。

这些疾病在最严重的情况下都可致死,而所谓高风险群体,意味着他们更容易在感染后出现严重并发症,甚至有生命危险。以流感为例,虽然死亡率不算太高,但是传播率很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每年流感可感染全球约5%至15%的人口,并导致大约25万至50万人死亡,当中绝大多数都是长者。因流感住院的患者中,65岁及以上占了54%至70%;死亡病例中的71%至85%也是长者。

由于流感病毒可在寒冷的气候存活较久,因此于冬天时感染率往往会增加,也让人留下了一种具有季节性、常见于温带国家的印象。实际上,作为热带国家的大马全年都有感染几率,只是我们没有本地的数据,专门研究有多少人因流感而住院。举个例子,一个人因肺炎入院治疗,我们并不会特意去检测是否是流感所致。新加坡研究则发现,75岁以上长者因流感住院的几率是25至44岁人群的47倍,意味着一旦长者感染流感,会有更高的几率需要入院。

接种疫苗是预防流感最经济、安全和有效的措施。虽然许多长者在接种之后的有效率(efficacy)不如年轻人高,但是仍有数据显示能够将肺炎几率降低46%、死亡率降低25%。毕竟长者的免疫系统不像年轻时强健了,然而接种后依旧能减少因流感而出现严重并发症风险,譬如中风、心脏衰竭或或急性心肌梗塞,由此可见接种流感疫苗的必要性。

达群体免疫 护己亦护人

对于疫苗接种,长者往往会出现两种极端反应─‘我老当益壮且没生过大病,不需要去打针!’或‘我年纪这么大了,死了就算了。’无论是逞强的正面想法,或是特别消极的想法,其实可以让长者知晓,接种疫苗有时候不是为了自己而已,同时还能保护他人。

如先前所提的Tdap疫苗,长者接种后更大的作用是保护家中孩童,避免自己成为一个感染源头,因为白喉或百日咳等特别容易在婴孩身上引起严重并发症。因此,换个角度去劝告长者,让他们明白自己实际上也在保护他人,那么接受的程度可能会比较高。

其实推广疫苗普遍上就是为了达到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形成一道防护墙,COVID-19疫苗也是一样的道理,因此对社会与国家都非常重要。虽然如此,政府无法强制规定或免费提供接种许多的疫苗,因为费用始终是个大问题。就算是孩童的国家免疫接种计划,也需要去计算成本效益(cost-effective),对比疫苗费用与预计可省下的医疗开销,才可以推出。

大马正步入老龄化社会,而使用医疗系统最大的群体也是长者,再加上公共医疗服务的收费低廉,换言之政府承受了庞大的费用,当他们发现疫苗能避免更多的医疗开销,也许有朝一日会制定政策,免费提供长者接种流感疫苗,而这也是为生命免疫(Immunise4Life)在积极争取的。

-
罗宗明医生(Low Chung Min)
老人医学内科顾问

长者非过去式 应尽力保护

不同于Tdap疫苗或肺炎链球菌疫苗等,流感疫苗每年都需要接种。流感病毒的变异一般可分为两类:抗原漂移(antigenic drift)和抗原移形(antigenic shift),前者是比较缓慢而且较小的改变,这也是为何流感疫苗需要每年更新的主要原因;后者属于比较突然且往往有着较大的改变,如若发生通常会导致疫情。每年2月和9月WHO会收集去年流行的病毒株,经计算后建议厂商更改流感疫苗的组成。

目前政府未免费为长者接种流感疫苗,而在私人诊所的收费大约低于100令吉。其实社会应该要为被忽略的群体发声,譬如小孩、残疾人士和贫穷人士等,而长者往往也是未被看见的一群。人们经常对长者有成见,好比小孩代表着希望,青壮年代表生产力,而他们却属于‘过去式’,但拥有这样的想法是不应该的。

别忘了你我都会变老

长者以前生活的年代里,医疗知识没有如今普及,更曾经历战乱和物资匮乏等;到了今天,生活水平有所提高,资源也变得丰富,那就成为了我们的责任,无论是社会或政府应该出一份力去保护他们。别忘了终有一日你我都会变老,若从比较自私的角度而言,努力将医疗系统变得更好,为长者争取更多福利,以后的‘享用者’便是自己。

每年4月的最后一周也是‘世界免疫周’,目的是促进接种疫苗,也希望倡导成人也需要接种疫苗。疫苗接种被认为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之一, Immunise4Life亦举办‘预防流感是爱的表现(www.actoflove.ifl.my)’运动,希望大家了解接种疫苗既能保护自己,亦能保护所爱之人。”

-

疫苗4问:长者或小心活性减毒疫苗

问1:以流感疫苗为例,为何有人接种了疫苗依旧会得病?
答: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款疫苗可百分之百预防疾病。不过科学论据证明,虽然一个人接种后仍被感染,但是若他不曾接种疫苗,症状可能不止轻微,或会严重至入院或威胁性命,而这是没人能预料的。我们不能夸下海口,譬如宣称百分之百不会生病,而是应该着重在疫苗能够减轻症状、缩短病程和降低重症风险。

问2:可否分享你观察到的接种疫苗对长者的好处?
答:临床上大多长者都不曾接种流感或肺炎链球菌疫苗。以吸烟过量导致的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患者为例,有者差不多每月都得入院1次。我曾见过接种流感和肺炎链球菌疫苗的年长患者入院次数变少。虽然很多时候流感是上呼吸道感染,但也会引起下呼吸道,也就是肺的问题。再加上有肺病,就非常容易出现并发症。因此,接种疫苗以预防减少呼吸道感染,也能够帮助减少入院次数。

问3:长者免疫力下降或患有慢性病,适合接种流感疫苗吗?
答:其实患有慢性病更应接种,通常不被建议接种的是曾对疫苗出现过敏反应的人。其实接种疫苗常见副作用是轻微的,譬如接种部位红肿、疼痛、不适、发烧、疲惫或肌肉酸痛等。有任何疑虑,建议向医生询问。

问4:长者接种疫苗需注意什么?
答:疫苗有不同的类型,譬如COVID-19就有mRNA疫苗、灭活疫苗和腺病毒载体疫苗等。接种疫苗时,长者比较需要小心的是活性减毒疫苗(live attenuated vaccines),因为这种疫苗是将病毒弱化而已,并未完全死亡,对于免疫系统较弱者可能比较不合适。除此之外的疫苗普遍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除非本身曾有严重的过敏反应。若有任何疑虑,还是先咨询主治医生为佳。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5.11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