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包炎心肌炎 病毒感染最常见 接种疫苗防感染间接降风险

医句话: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之前发布的资讯,他们的确有收到mRNA疫苗引发心肌炎和心包炎的报告,以年轻男性居多,通常发生在第二剂接种后的3至5天内。然而,此类现象仍属于罕见情况,实际上有无关联仍在调查中。其实,COVID-19危重患者常发生急性心肌损伤,原因就包括了心肌炎,与富含ACE 2受体有关。
 

-

 

“心脏炎(carditis)是指心脏发炎。心脏壁可分为3层,每一层的发炎都有不同的名称。若我们解剖心脏(图1),从外到内依次会看见的是心包(pericardium)、心肌(myocardium)和心内膜(endocardium),因此分别称为心包炎、心肌炎和心内膜炎。

心肌是心脏最主要及最厚的一层,负责控制心脏跳动,人们常说的心脏病发或心脏衰竭等,往往指的便是心肌问题;心内膜则是心脏最内层、复盖各腔室表面的一层组织,而心瓣其实就是心内膜延伸的皱襞(fold)。因此,心内膜发炎往往会提及心瓣发炎,也可说心内膜炎其实专指心瓣的问题。

心包如气泡垫保护心脏

那何谓心包?心包是一个坚靭的双层膜囊,包裹整颗心脏。就像是网购时为包裹加多一层气泡垫防撞一样,这层外膜也具有保护心脏的作用。首先,心脏位于胸腔,周遭还有肺、胸腺、淋巴组织和各种大小血管,因此心包可以将心脏与其他器官组织分隔开来。

其次,心包的脏层和壁层之间的间隙为心包腔,一般会含有10至15毫升(ml)微量的心包液。如同汽车引擎需要黑油来进行润滑一样,心包液能够减少心脏不停舒张和收缩时所产生的摩擦。就像我们受伤后会流血甚至流脓,心包发炎时心包腔内的积液会变多,可能是血液、脓液或是单纯的水分,并且随着发炎严重程度而增加。这种状况是不容忽视的,因为心包炎最危险的并发症就是心包膜积水(pericardial effusion),严重能导致心包填塞(cardiac tamponade)。

若心包膜积水达100毫升还不算棘手,但是超过200毫升就会对心脏造成伤害,因为大量的液体会导致心脏受压,在无法适当地放松的情况下,舒张期血液充盈量会减少,那么收缩时的泵血量也会减少。随着血压下降,患者会出现各种症状,随时可能死亡。

防御毒素或病毒入侵

再者,如同皮肤是身体对外防御的第一层屏障,心包也能够保护心脏,不让毒素或病毒造成损伤。这也是病毒或毒素侵袭时,‘首当其冲’的往往就是最外层的心包。

病毒感染是造成心包炎最普遍的原因,包括引起儿童手足口症的克沙奇病毒(coxsackievirus)、肠道病毒(enterovirus)、细小病毒(parvovirus)等,平常导致我们伤风咳嗽的鼻病毒(rhinovirus)亦有可能引起心肌炎。至于结核性心包炎(tuberculous pericarditis)在大马也稍微常见,这属于细菌性感染所致,也就是俗称的‘肺痨’。

此外,一些像是蛇或蝎子的毒素、恶性肿瘤(癌症)、放射治疗和某些化疗药物也可引起心包炎。外力造成的伤害(trauma),像是被球踢中胸口亦可导致心包和心肌发炎。其实临床上单纯的心包发炎比较少见,心包炎和心肌炎经常会同时发生,好发群体为儿童或青壮年。

骨痛热症严重心律失常

如同用手时需要肌肉去控制动作,心脏的收缩与放松也需要心肌来控制。当心肌受损,就会导致心力衰竭,意即心脏变得虚弱,无力泵血。

心肌炎的致病原因很广泛,但是有50%是病因不明的。剩下的50%之中,最为常见的是病毒感染,与心包炎一样,其他还有人类疱疹病毒第四型(Epstein-Barr virus,EBV)、麻疹病毒、腮腺炎病毒和德国麻疹病毒等。这也说明了接种疫苗的重要性,麻腮德三联疫苗(MMR vaccine)能够减少这类病毒感染的发生,从而降低心包和心肌发炎的风险。

骨痛热症在我国十分常见,但是登革病毒不只是会导致发烧、血小板降低或出血而已,严重时也可引起心肌炎。曾有患者因骨痛热症入院,之后出现心跳过速现象,造成心律失常。他的心跳在休息状态下高达每分钟190次,需要采用除颤器来恢复心脏正常节律,这正是心肌炎的症状之一。

当然,COVID-19不例外,危重患者常发生急性心肌损伤,原因就包括了心肌炎。大多数时候,他们也会出现多重器官衰竭,主要是富含ACE 2受体的是肺部、心脏与肾脏。

胸口痛喘心跳快须就医

如先前所提,毒素、某些乳癌和淋巴癌化疗药物、外力伤害、可引起心肌炎。其他罕见的原因包括结节病(sarcoidotic)或巨细胞的浸润、急性风湿热(可导致全心炎)、周产期心肌病变(peripartum cardiomyopathy)和甲状腺功能亢进。

疫苗方面,天花疫苗是目前已确定唯一可能引起心肌炎副作用的疫苗。至于COVID-19的mRNA疫苗,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6月23日发布的资讯,他们的确有收到心肌炎和心包炎的报告,以年轻男性居多,通常发生在第二剂接种后的3至5天内。然而,对比已接种人数,此类现象仍属于罕见情况,实际上有无关联仍在调查中。

那为何CDC仍要说明此事呢?这是为了警惕大众在接种后出现症状,譬如胸口痛、喘或心跳加速时须要就医,作为不良反应呈报。因为大多时候心肌炎是自行痊愈的,若不就医就无从知晓了。无论如何,接种COVID-19疫苗的益处,远远超过罕见副作用或感染导致并发症的风险。

-
林建贤医生(Lim Kien Chien)
心脏内科顾问

心脏发炎3问:心包炎闹胸痛 心肌炎或猝死

问1:心包炎和心肌炎有何常见症状?
答:心包炎最标准的症状是胸口疼痛,在因胸痛到急诊科求医的患者中占了约5%至10%。其典型的特征包括痛楚发生在胸口中央或左侧(心脏位置)、深呼吸或躺下时会特别痛,坐起身会稍微缓解。有些患者可能会觉得喘、心跳变快;有时心包炎也可能是无症状的,患者只是曾感冒或咳嗽(通常是病毒感染所致)。

心肌炎可以是无症状或可能像突发心脏病发作那样,出现胸痛、喘、心跳加速、或昏厥(syncope),也可能有心衰的症状、心律失常,甚至猝死。

问2:如何诊断?
答:若患者因胸痛到急诊就医,心电图(ECG)检查是第一线诊断的标准,通常可显示心包炎引起的异常变化。不过,ECG较难用以分辨究竟是单纯心包炎或合并心肌炎。其次,胸部X光检查可以看见心脏是否有变大,意味着有无积液或心包填塞状况。心脏超声波(Echocardiogram,ECHO)也可发现无心包膜积水。因此,当患者有典型的胸痛、心电图变化和ECHO看见积水现象,通常便能够确诊为心包炎。有时,患者需要接受CT扫描和血液检查,主要是找出病因和查看有无合并心肌炎。

验血检测心脏酵素(cardiac enzymes)可帮助诊断心肌炎。如同正常的引擎不应渗漏黑油,心肌也是一样,正常情况下的肌红蛋白(myoglobin)不应进入血液。

若出现心肌炎,ECHO可看见心脏功能障碍(stunned),就像是手骨折后需要固定避免移动,心肌受伤后也无法像以往那样泵血,会尽量不要动太多以免疼痛,因此心脏跳动强度会变弱。当左室射血分数(LVEF)低于55%,意味着心脏无力;低于35%就是非常严重的心衰了。

此外,磁力共振造影(MRI)也是非常有效的影像工具,除了能看见心肌有无受损,也可发现导致发炎的特定原因。

最后,心脏组织活检是最具针对性的,惟这属于侵入性检查,一般较为少用。对于有一定程度心包膜积水的患者,我们会建议他们做心包组织活检的小手术,第一能将细胞取出化验找出病因;其次可以进行积液的穿刺引流。

问3:治疗方法?
答:心肌炎和心包炎在临床上都无针对性的药物,主要是找出病因和对症治疗。

单纯的心包炎是以减少发炎和疼痛为主,通常会给予非类固醇消炎药(NSAIDs)或秋水仙素(colchicine)。这些药物“治标不治本”,主要是缓解症状,因为大多数心包炎是自行痊愈的。

至于心肌炎患者可能要服用抗心衰药物;若心跳过快需要抗心律失常药物;心跳过慢则得暂时依靠起搏器来帮助稳定心跳。另外,卧床休养对于心肌炎患者而言非常重要,至少4至6周不可做激烈运动,给心脏造成压力。

大多数时候,心肌炎患者需要长期复诊,这关系到他们的预后。虽然70%的心肌炎得以痊愈,但是有30%患者出现心衰,特别是当LVEF低于35%,心脏功能完全恢复的几率非常低。他们一年内的死亡率接近20%,而4年内增至二分之一。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9.22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