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过动 注意力不集中 或与长期打鼾有关

医句话:

生活中,不少人觉得夜间睡觉时打呼噜(打鼾)是睡得香甜的表现,其实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打鼾的背后很可能隐藏着致命的威胁,这也是为何临床上偶有听到有人在睡觉中猝死的案例,尤其是肥胖者。

“在英国有一世界创举,那就是打鼾声的最高纪录,高达111.6高分贝。创造此纪录者就是珍妮查普曼(Jenny Chapman),她的打鼾声比低飞的飞机声音高出8分贝,实属夸张。

一般上,分贝可分为4级别:

30分贝以下─轻声絮语
31至60分贝─一般说话音量
61至90分贝─喊话、车笛声、狗吠声。
91至120分贝─喷气式飞机起飞的声音

打鼾远至7屋都听到

试想一下,枕边人在睡觉的时候有高分贝打鼾声时,绝对是一种折磨。我曾有一位病患的打鼾声音量远至7间屋子也仍然听到,对无数邻居造成很多的困扰,甚至收到邻居们的投诉。

在马来西亚,打鼾的男女比例是3:1,每4名里有3位是男性,1位是女性。

为什么会打鼾呢?打鼾的成因是因为部分上呼吸道(鼻子和喉咙)阻塞而引起。其中,阻塞的部分有86%涉及腭部塌陷,因此,医生会以弗里德曼腭部位置分类(Friedman's Palatal Position Grading)评估腭部状况。另外,扁桃体的大小也会造成病患打鼾,所以,医生会筛查病患扁桃腺大小,以找出打鼾的成因。

鼻窦炎患者的鼻通道被分泌物堵塞之下,变得狭窄,呼吸时会对鼻通道黏膜边缘或分泌物造成震动,造成鼾声阵阵。

还有一点的是,鼻过敏者容易有鼻粘膜肿塞问题,在睡觉时就会不由自主地用嘴呼吸,软腭等软组织部分就会加剧震动,导致打鼾。

长者咽喉肌力降 可危及生命

在上呼吸道各部位当中,舌根也是造成打鼾的成因之一。由于舌根太厚,舌根肌肉缺乏支撑时,整个舌头就容易往后倒,压迫或堵塞上呼吸道。所以,鼻鼾的由来就是因为上呼吸道狭窄,气流冲击上呼吸道震动而发出声音,是呼吸欠通畅的现象。

打鼾问题会导致成年人善忘、容易疲累、集中力不足、精神不振等,甚至可诱发高血压、心脏病、心律不整、心肌梗死、中风,严重者可造成上呼吸道完全堵塞而吸不到空气、窒息死亡,这也是为何临床上偶有听到有人在睡觉中猝死的案例。

对老年人而言,打鼾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咽喉部的软组织肌力下降,肌肉松弛等导致了阻塞性睡眠窒息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OSA),这在夜间睡眠中会有生命危险,绝对不能轻视。

马来西亚肥胖人口占了44%,因此被誉为东南亚最肥胖的国家,大部分的肥胖者都有打鼾及糖尿问题。肥胖者睡觉时打鼾,睡眠质量下降,易疲累,为了提神会摄取更多的糖分,导致更加肥胖,自然血糖也会随之升高,这也是一种恶性循环。

小孩用口呼吸要注意

现在的儿童也有打鼾问题,尤其是肥胖的小孩,肥胖儿童睡觉时长期用口呼吸,颌骨就会过度发育,上唇短厚翘起,鼻唇沟消失,牙齿排列不齐,形成腺样体面容(adenoid/mouth breathing face),甚至孩子智力发育容易受到影响,如学习力不足、记忆力减退、注意力不集中、睡眠不足等。

儿童打鼾与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有绝大的关联,这也是儿童与成年人打鼾最大的差别。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的儿童对需要专注或集中精神完成的任务感到特别的困难,因此,当儿童长期有鼻塞和打鼾时,父母勿叫孩子用口呼吸,更要带孩子就医。

欧洲长途司机须做睡眠测试

长期打鼾恐是阻塞性睡眠窒息症的警讯之一。

有研究显示,雪隆地区里就有44%巴士司机患有阻塞性睡眠窒息症。这群组的睡眠特征在于睡眠期间气道的反复塌陷,这也意味着睡眠质量差,即使睡眠时间充足也仍感到疲倦和眼困,如果这种状态发生在驾车的过程中,后果不敢想像。在欧洲,长途司机都必须做睡眠测试(sleep studies),以确保道路使用者安全,但马来西亚却没有这一政策。

当患者患有阻塞性睡眠窒息症,医生就会以STOP问题问诊:

S(Snore):你打鼾大声吗?
T(Tired):你白天经常感到疲倦或眼困吗?
O(Observed):有没有人观察到你在睡觉时停止呼吸?
P(Pressure):你是否患有高血压或正接受高血压治疗?

STOP中两个 高几率被盯上

以上的问题里,你有两种或以上的症状,就显示你高几率患有阻塞性睡眠窒息症。患上这疾病的病患在睡觉时,都有很高分贝的打鼾声,而且不规律,分贝更会不断提高,甚至被自己的打鼾声吵醒,在旁的人也会被患者的打鼾声吓怕。

临床上,常以睡眠窒息指数(Apnea-Hypopnea Index,AHI)或睡眠呼吸障碍指数(Respiratory Disturbance Index,RDI)作为诊断和评估阻塞性睡眠窒息症严重度的工具。测验时间共4小时,该指数以每小时平均次数计算:

5至14次:属轻微
15至30:属中度
30次以上:属严重

在测验期间,医生也会评估该病患的氧气饱和度,85%至95%属轻微,75%至85%属中度,低于75%属严重。
最后,患者若选择以手术为治疗方法,耳鼻喉科医生会透过鼻内窥镜检查、评估患者打鼾或睡眠中止时上呼吸道产生完全或局部阻塞的位置,并针对阻塞部位拟定手术计划,以改善术后睡眠状况,并提升手术成功率。

_
陈川谷医生
(Raymond Tan Suan-Kuo)
耳鼻喉及头颈外科顾问

打鼾5问:趴睡压着肺 呼吸更困难

问1:睡姿可否改善打鼾?
答:改变睡姿是可改善打鼾,建议可采用侧睡姿势以减轻上呼吸道阻塞情况。有患者尝试将网球放在颈后,每当患者想要仰睡,就会因网球的缘故,不得不转换侧睡继续睡眠,这方法可让舌头、悬壅垂等组织不会因为仰睡往后塌陷而阻塞上呼吸道,对于部分患者能有效改善打呼,并减轻呼吸中止的次数。

有人认为趴睡可改善打鼾,但我不建议趴睡,只因长时间压着肺部,会导致睡觉时难以呼吸。

问2:可否喝酒或服用安眠药加深睡眠深度以停止打鼾?
答:不建议OSA患者喝酒或服用安眠药,酒精和安眠药可放松患者的咽喉部肌肉,这会加重打鼾的风险。

问3:市面上的止鼾牙胶、鼻道扩张器、头套可否有效改善打鼾?
答:药房所卖的止鼾器效果不大,目前持续性正气压睡眠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是睡眠中止症的黄金标准治疗方式,它能有效地将空气持续地注入患者的呼吸道,以撑开呼吸道,避免肌肉塌陷而阻塞呼吸道。

不过这方法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而且永久性,每晚睡眠都需要穿戴它。有调查显示,每4位OSA病患里有3位无法适应穿戴这呼吸器睡觉。一般上,医生会让OSA病患免费穿戴CPAP1周,以观察该患者适应与否,若可适应才建议患者购买。这呼吸器价格介于6000至8000令吉。

止鼾牙胶透过轻微调整下颚,以维持患者的呼吸道畅通,从而改善鼻鼾问题,不过佩戴止鼾牙胶是有后遗症的,只因下颚在调整后会造成下排牙无法对齐上排牙,导致面部走形。曾有医生为了要卖止鼾牙胶,强调止鼾牙胶无任何后遗症,患者在长期佩戴之下导致面部走形,医生也因而遭到起诉。

_
陈川谷医生示范如何穿戴CPAP。
_
呼吸器CPAP


问4:哪些手术可治疗打鼾?
答:手术方法取决于打鼾成因。目前有多种鼻部手术可改善打鼾,其中一方法是,止鼾支架植入术(Pillar Implant),这手术适合于轻度OSA病患,总体疗效有限。

腺样体及扁桃体切除术(adenotonsillectomy)也是改善打鼾的手术方法之一,这手术适用于扁桃体和腺样体肥大的患者,以前的人做这手术是因为扁桃体发炎,但现在这手术用于预防OSA。这是儿童OSA患者的主要治疗方式,治愈率达85%。

另一种手术是射频消融手术(radio frequency ablation somnoplasty),这手术在局部或全身麻醉下进行,使用电极针释放出无线电射频来紧缩(硬化)多余的软腭组织,以此达到“消融”,也可用来消融舌头和鼻膜组织。有80%的OSA病患的打鼾得到改善。

其中一个可改善打鼾的手术是悬壅垂腭咽整形术(Uvulopalatopharyngoplasty,UPPP),这手术是移除喉咙后方多余的组织(扁桃腺丶悬壅垂及三分一的软腭)。

最后一种是腭部抬高术(palatal fift operation),这手术是改良后的电烧灼辅助性腭部硬化手术(modified cautery-assisted palatal stiffening operation),通过缩短悬雍垂(uvula)并移除悬雍垂上方的软腭粘膜(水平条状),以此“抬高”腭部。

问5:减重可改善打鼾吗?
答:可以,不过减重1或2公斤是无法得到改善的,肥胖者平均要减重12公斤,打鼾才有明显的改善。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陈孝全.2022.11.21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