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疫情中重新出發 MHTC引领医客 發掘大马医疗“宝藏”

医句话:

即便在COVID-19爆发前,大马已是“世界医疗宝藏”,凭着世界顶级品质、方便快捷和可负担性费用,获得国际多项认证,在2019年便接待超过130万人次医疗旅客;而经此一役,我国应对和控制疫情的表现也十分出色,世界卫生组织也给予好评,种种事迹与认可,都加强了众人对大马医疗系统的信心。

“今年原定为大马医疗保健旅游年(MyHT2020),冀为医疗保健领域带来20亿令吉收入,估计能带来80亿令吉的总体经济影响。自COVID-19爆发以来,它对世界各地乃至经济也造成了冲击,尤其与旅游相关的领域,我们当然也不例外。

大马医疗旅游业为国家带来的经济收入十分可观。在2018年,来马的医疗保健游客人次为120万,收入为15亿令吉,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为64亿令吉。虽然2019年的数据还未统计完全,但我们已接待了至少130万人次医疗保健游客,可以预期收益将超过17亿令吉,对我国总体经济的影响更大,为GDP贡献了70亿至80亿令吉。

旅游业是国家总收入的第三大领域,而医疗旅游在当中占据重要地位(9%至10%)。碍于疫情影响,我们根据去年的基准(17亿令吉)和原定目标(20亿令吉)预测,今年的收入会下降约70%至80%。虽然如此,相比起因为游客人数骤减导致零收入的其他旅游业,我们的境况没有想象中的差。也许1000万看起来不多,但是在这样艰巨的时刻已十分不错。

好消息是,早前国防部长宣布,政府决定向医疗游客开放国门,在首A阶段仅限于紧急运送就医(medical evacuation)者入境;到了首B阶段,医疗旅游的类别可以包括严重疾病如癌症、心脏病等。这项宣布对我国经济而言是一项正面指标,预示了医疗旅游业将强劲回弹。

患者与游客的安全仍是最优先考虑,因此必须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的规定,包括需要先获得MHTC会员医院的预约信件、首阶段只允许乘搭飞机入境和1名照护者随行(12岁以下患者可有2名同行)、入境前3天需要进行COVID-19检测等。待他们抵达机场后,将由医院和MHTC负责前往医院的交通。

MyHT2020推迟至2022年

此外,MHTC已议决将MyHT2020的活动延至2022年。我不认为医疗旅游的水平能够迅速恢复正常,或许需要等到明年或更迟,若继续进行是不切实际的。不过我们并不着急,目前最重要的是对抗和消灭COVID-19,保护好国家与边境的安全,将大马人的健康放在首位,待情况较稳定后,再继续冲刺。

与此同时,我们也并非什么也不做,目前MHTC致力于在网络媒体平台推广大马‘世界医疗宝藏(world healthcare marvel)’的品牌理念(tagline),通过各种利好因素及事迹,让人们在这期间也能继续关注大马,留下好印象。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确保大马继续维持世界级医疗品质,始终维持在首位,为患者提供最好的服务。

以往若被问及推广大马医疗旅游的挑战,我可能会说提升国际知名度等等,但是现在看回之前所做的针对性的策略和付出,可能已不太贴切了。因此,目前最大的挑战便是‘重启(reset)’,需要思考如何重新打造大马的医疗旅游品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医疗旅游的收入大跌,回到了2013或2014年的水平,想要从大约5亿令吉提升至20亿令吉收入,仍有一段路要走。

此外,受疫情影响,国人可能会有些抗拒外国游客的到来,这也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挑战之一。无论如何,我们会遵守政府和国家安全理事会的指示,在接受外国患者时会有严格的SOP。除了确保我们已准备好服务患者,对我们有信心,同时也要让国人放心,不让传染风险带入境内。

大马获评2019全球最佳医疗保健国

以往说起大马医疗旅游的优势时,离不开的便是这3个核心要素:世界顶级品质(world class quality)、方便快捷(immediate accessibility)和可负担(affordability)的医疗费用。如今大家已有所转变,更关心当然是安全性。

虽然3月的COVID-19病例激增,但大马迅速作出应对,控制得当,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及国外媒体的赞扬,无论是防疫措施、SOP、病例筛查和追踪等,都达到了世界级的基准。卫生部总监拿督诺希山也被盛赞为世界3大杰出抗疫医生,这些事迹无不加强了外国对我国的信心。

不过,千万别忘记大马作为‘世界医疗宝藏’,即便在疫情爆发之前,实力已备受认可,譬如美国《国际生活》杂志在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9年评选大马为全球最佳医疗旅游目的地榜首;《国际医疗旅游杂志》(IMTJ)在2015年起连续3年颁发“年度最佳医疗旅游目的地”予大马等。

不仅如此,大马也当选了2019年入境医疗游客人数最多的目的地第一名,其次才是美国、韩国和泰国等国家,种种奖项都肯定了我们做得非常好。因此在宣传的同时更要努力维持水准,向世界证明这些荣誉都是应得的。

-
瑟琳阿兹里(Sherene Azli)
马来西亚医疗旅游理事会(MHTC)首席执行员

 

主打助孕心脏及癌症治疗

MHTC是由内阁批准设立,隶属卫生部的官方理事会。在世界各国中也仅有我们有这么一个机构,专门负责促进医疗旅游业的发展,而我们的特点是不只专注在向外‘宣传’和‘售卖’医疗旅游,还着重于行业发展的可持续性。

常常也会有人问我,为何理事会取名‘Malaysia Healthcare Travel Council’而非‘Malaysia Medical Tourism Council’,明明后者是更多人熟悉的词汇。我认为,‘tourism’是出于娱乐或休闲等目的的旅行(travel),譬如人们来马旅游2周,顺便进行身体检查或牙科保健等。

我们可以发现不少患者是专门前来治病的,尤其是癌症患者,他们需要进行化疗等一系列相关疗程,并不会想四处走走观光。‘travel’的范围更大,囊括了‘tourism’,因此我们在推广医疗旅游的同时,能够更全面地照顾不同类型的游客的需求。

在未来,我们仍会致力提升服务和品质,继续提升和巩固我国‘亚洲助孕和试管婴儿中心’( fertility hub of asia)、‘亚洲心脏中心’(the cardiology hub of asia),以及‘肿瘤卓越中心’(center of excellence for oncology)的地位,确保医疗生态系统继续升级,否则仅有宣传功夫好,没有实力的话,即便医疗费用再便宜,也不会有良好的口碑。

降私院费用减公院负担

有些不了解的国人可能会担忧,当越多外国游客来到大马寻求医疗服务,是否会减少了本身的医疗资源?其实并非如此。

医疗旅游帮助减轻了我国公共医疗体系的负担,也降低了私立机构的医疗费用。要知道大马是一个很小的国家,私立机构并不能仅依靠国人,当他们投资了先进的医疗仪器时,若仅限于国人使用,投资回报过慢时,就会导致费用提高。当费用上涨至人民无法负担时,就会涌入政府医院,令公共医疗体系的负担变重。

此外,医疗旅游也能够确保私立医院持续提升和保持水准,这其实是双赢的,我们需要有更大的市场和更多的病例,医生也才能从‘实战’中获得更多经验,届时受益的也不仅仅是外国患者。

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发现过去10年来(2009至2019),医疗旅游业已早就超过100亿令吉的投资额,和创造1万5000个就业机会,且不论对其他行业带来效益,包括交通、住宿和旅游活动等,相信未记录的数额更大。

除了吸引更多投资,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医疗旅游业也减少了人才外流问题,让许多专才都能留在国内私立医院服务。所以,我们更要敞开心胸,欢迎更多外国游客的到来。”

医疗旅游1问:印尼为最大客源国 中国居次

问:我国医疗旅游访客大多来自什么国家?
答:根据2019年的数据,约130万人次中有60%是来自印尼,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最大的客源国,他们的需求复盖许多领域,从简单体检,到心脏病、神经类疾病或复杂的肿瘤手术皆有。

第二大的客源国便是中国了,他们目前倾向于选择助孕疗程,自2011年起人数增长了300%。如今他们更熟悉大马,一些人开始寻求心脏科和肿瘤科的治疗。

其他前10名的国家还包括印度、菲律宾、日本、孟加拉等,也有不少是来自美国、英国、澳洲、纽西兰,他们的需求和感兴趣的项目也有不同,譬如越南是癌症高发国,前来寻求的都是癌症相关的治疗。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0.07.28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