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疫苗吗? 假讯息阴谋论构信任危机

全球翘首以盼的COVID-19疫苗逐步进入临床实验最后阶段或和批准上市之际,疫苗信任度从未显得如此重要。其实除了COVID-19,疫苗也是遏制其他传染病不可或缺的部分,却也是目前尚未得到充分利用的公共卫生防御措施。此次主讲者们谈论了增强亚洲地区疫苗信任度的障碍和解决之道,而可制造恐慌和混乱的“讯息传染病”也是其中主要的“难关”。

“在我看来,想要提升亚洲区域的疫苗信任度(vaccine confidence)最主要的障碍是错误、不实讯息和阴谋论的传播。这些讯息制造了恐慌和混乱(confusion),降低了人们对疫苗接种之重要性的信任度。简单而言,论及儿童疫苗接种比较简单直接,因为大多数国家或地区都有通过学校提供疫苗接种的机制;但对于成年人或长者就明显会有更多问题,譬如他们会关心提供方、运输、接种地点等,总之复杂得多。

提升疫苗信任度并不容易,非常需要关键利益者之间的合作,而非全让某个组织肩负。多部门的合作是必需的,包括政府、专业学会(professional society)、媒体、私人领域和公民社会等。我认同其他主讲者所提及的要点,而我想另外带出一点,那就是社区的重要作用,也不一定是要多大型或高级别的。以印尼为例,我们有睦邻计划(Rukun Tetangga,RT)和居民委员会(Rukun Warga,RW)制度,一组包含约30至40户家庭,都是当地的小型社区组织。若他们能够意识到一些关键讯息,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由于COVID-19疫苗研发速度惊人,还有近来有研究人员在临床试验中不慎弄错剂量等,都加剧了人们的恐惧、混乱和不信任。无论是从科学角度或监管角度,都可能引起人们的疑惑─是否抄捷径(fast track)?我认为政府在这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以韩国为例,前阵子当地出现对流感疫苗安全问题的恐慌,一如既往许多‘故事’冒出来,譬如人们会因施打疫苗而死。对此,韩国政府反应非常迅速,他们收集数据并很快地向公众提供讯息,站出来捍卫疫苗接种计划。在2至3周内整个情况便好转,该计划又恢复正常运转。因此,行动迅速和透明问责制可克服这种恐慌与不信任。

反疫苗者是支持者3倍

针对萨尔玛所言,希望世界卫生组织(WHO)能够针对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讯息,将相关资料放在官网上,我们也要想到另一个问题:实际上有多人有能力或有意识地去浏览WHO官网?因此,社媒公司如脸书、推特和谷歌可以引导网民到可靠的网站,不仅是WHO,还包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不同地区的专业学会网站等。

另外,我也想特别提及在运用社媒时遇见的困难。我曾阅读一些资料,发现活跃于网络的反疫苗接种组织(anti-vaccination group)是支持疫苗接种组织(pro-vaccination group)的3倍。相较之下,反对组织更精通网络、更擅长使用多元化平台,以及使用更吸引人方式传播讯息;而我们这些公共卫生人员倾向于喜欢数据和图形。因此,我们要更加熟悉网络,尤其是在于‘打动人心(heart and mind)’, 而不是试图用科学、数据、信息和图表来‘淹没’人们。

说实在的,无论我们说些什么,都无法改变反对疫苗接种者的想法,至于支持疫苗者则无需担心。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尚未决定的‘中间人群’。请记得不是所有人都反对疫苗接种的,有大部分尚未作出决定的是我们的目标群,当中包括了年轻人,而他们也可影响家人、父母。因此,运用好社交媒体也是提升疫苗信任度的重要部分。”

-
蒂克教授(Tikki Pangestu)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客座教授


政府及药厂应肩负责任

“一般大众对疫苗接种的知识有限,连新加坡也有许多成人并不知道带状疱疹疫苗(shingles vaccine)的存在,甚至也不懂有助于预防脑膜炎和减轻某些类型肺炎的肺炎链球菌疫苗(pneumococcal vaccine)。那么谁应该提供这些资讯?

首先,我不觉得告知患者现有疫苗和花时间说服接种是医生的责任,因为他们在会诊时应该没有时间这么做。医生应了解疫苗,是为了在患者在询问时能够回复正确资讯。

我认为政府和制药公司应负起这个责任,以提升疫苗信任度,当然媒体也能配合发挥作用。

其实现有的疫苗和COVID-19疫苗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对前者了解甚多,而后者则很新,我们还需要尽可能获知详细资料。由于COVID-19疫苗研发速度快,这也触及了许多人的恐惧,会涌现一些问题如:当疫苗研发如此仓促,我们是否还能得到完全的资料?由于各国政府如此迫切地需要疫苗,包括负责批准的机构在内,是否会允许捷径,该如何证明?如何在不走捷径情况下,研发速度如此之快?这些是需要真实地解释的。

谣言比病毒传播快

我认同其他主讲者所说,就是给媒体所有需要的资讯,这是最好的方法。老实说身为媒体工作者,我们经常试图快速获取讯息以报导,可是我们需要的是真相,所以政府或相关部门的反应要快,在更多人对疫苗有错误印象之前,迅速地公布事实。

实际上,谣言的传播速度比病毒快。如同WHO所称的‘讯息传染病(info-demic)’,网络上涌现许多讯息,却并非全部都是正确的。出于对朋友的信任,人们会将这些讯息再转发给不同的朋友,导致情况变得糟糕。因此,我认为在这种特殊情况下,WHO应了解网络上正流传哪些讯息,并将相关资料放在网站上,究竟是被证实正确或错误,以及解释原因等,以便人们可以浏览,这将会非常有帮助。

总之,我认为提升疫苗信任度的关键在于让大众获得资讯。尝试提高疫苗信任度并不是媒体的职责,而我们的角色是告诉人们疫苗的作用、实际功效、风险、不接种的后果等。接种疫苗是个人的决定,但是在那之前我们要让他们知晓所有的事实,以作出明智的选择。”

-
萨尔玛(Salma Khalik)
新加坡《海峡时报》高级医药通讯员
新加坡报业俱乐部会员


疫苗信任度2问:COVID-19疫苗 是否该强制性接种?

问1:若情况允许,你会否接种COVID-19疫苗?
蒂克教授:究竟要不要将COVID-19疫苗列为强制性也是一个大议题。这是个人责任与社会利益之间的永久的两难困境(perpetual dilemma)。究竟一个人接种疫苗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是为了整体社会的利益,这是一个难以简单回答的问题。

萨尔玛:我认为是否接种疫苗是个人的决定,并取决于国家的状况。若疫情野火般蔓延,我觉得人们会选择接种的可能性较大。目前新加坡的疫情受控,并没有需要接种的迫切性,所以我愿意先等待和观察其他国家接种后的情况。由于我97岁的母亲属于高风险人群,经常会出门见人的我接种疫苗也是在保护她,因此我的决定需要取得一个平衡。

问2:你本身是否曾接种疫苗,譬如流感疫苗?
蒂克教授:是否选择接种疫苗是个人的决定,通常会考虑到工作或家庭等情况。其实我个人害怕、也不喜欢打针,目前我也不在医院工作,家中没有孙子孙女,所以即便我的年纪属于易感人群(vulnerable age group),我也不太会去接种流感疫苗。

萨尔玛:我并没有每年接种流感疫苗,之前曾经接种一次,但是之后就中断了。新加坡没有冬季,感染风险较低,是否要每年重复接种以防止有可能发生,但可能性不高的事情呢?若流感疫苗是一生中只需施打一次,那我很愿意。不过,我会选择接种肺炎链球菌疫苗,不需每年重复且提供较高的保护效果。虽然我支持疫苗接种,但是并非所有的疫苗都是一样的,有些的保护效力不高,或有不同的副作用,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1.0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